朝鲜战争中的联合国军第二任总司令李奇微

 

马修·邦克·李奇微 (Matthew Bunker Ridgway,1895年3月3日-1993年7月26日),美国陆军四星上將。李奇微将军生于维吉尼亚州门罗堡,1917年毕业于西点军校,被授予陆军少尉军衔。李奇微军事生涯中最重要的一次任命是在1950年,他接过了第8集团军的指挥权,並在1951年成为了联合国军总司令,1955年6月退役。

朝鲜战争爆发时,美军总司令是麦克阿瑟(Douglas MacArthur,1880年1月26日-1964年4月5日),李奇微是其手下的一名将军。麦克阿瑟是西点军校最杰出的毕业生之一,母校为他建立了一座铜像,以示纪念。麦克阿瑟擅长正规战,曾打得日本人丢盔卸甲。然而用正规战的方法来对付中国的志愿军,却收效甚微,以至美军一败二败连三败,从鸭绿江一直退到三七线,连首都汉城都二次丢给志愿军。为此麦克阿瑟与李奇微发生激烈意见冲突。

李奇微指出,中国军队不按常规出牌,我们也不应该按常规出牌。志愿军擅长运动战,擅长长途偷袭,这种作战方式不符常规。大部队深入敌后作战,没有后方供应,非常危险,但同时又有极大的偷袭效应。志愿军非常聪明,我们完全不可能预计志愿军将在何时何地出现,因此必须假定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有可能出现志愿军的长途偷袭部队。李奇微发明了一套专门对付志愿军的作战方法,并获得了极大的效果。

1951年初,李奇微将军的第八集团军一部突然遭到从天而降的志愿军的包围,李奇微下令不准突围,而是把所有军队集中在在一个狭窄的地区,令所有的轻重机枪围成一圈,分成两组,整夜不停地轮番对外盲目射击。这种射击虽然打不着志愿军士兵,却使得志愿军无法组织进攻。经一整夜的射击,消耗的弹药数以吨记,到天亮时,射击的烈度终于渐渐地缓慢了。志愿军正准备发动进攻,天上出现了几架美军轰炸机,对着志愿军阵地狂轰滥炸,又弄得志愿军无法组织进攻。一架飞机还没有走,下一架飞机又来了,如此一架接一架,一直到天黑。在持续轰炸志愿军阵地的同时,数架运输机向美军阵地空投了大批粮食、弹药、医药。天黑之后,美军又开始用轻重机枪向外盲目射击。就这样双方僵持了三五天之久,使得志愿军完全丧失了偷袭的力量,被迫撤退,一无所获。

李奇微的这种作战方法不符合常规,军队过度密集,很容易遭到敌方的飞机或大炮轰炸,但李奇微指出,长途偷袭的志愿军没有重武器,不必墨守成规。此后又加了一条新的经验,长途偷袭的志愿军没有后勤供应,随身携带的粮食弹药不会超过一个星期,只要被围的美军在空中支援下能坚守一星期,志愿军必定撤退。一旦发现敌军撤退,美军必须立即出击,拖住敌军的后腿。此法极为有效,1951年5月底,志愿军发动第5次战役,60军长途偷袭美军后方未遂,被美军拖住后腿。据志愿军自己报道,60军180师被美军围歼,损失八千余人,而据美军报道,60军全军覆没,歼灭志愿军三万五千余人。这是志愿军在朝鲜战场上发动的最后一次进攻,此后,志愿军惯用的运动战偃旗息鼓,而逐渐转为阵地战。李奇微率领美军稳扎稳打、步步为营,从三七线逐渐打回三八线,直到双方停战。

志愿军总司令彭德怀后来曾说,李奇微将军是他戎马一生中遇到的最难对付的将军。

张又普,华夏文摘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