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加贝——非洲版拒政改爆政变的警示

20171124mujiabei.jpg (455×256)

津巴布韦前总统穆加贝(网络图片)

日前,中共老朋友穆加贝陷入拒政改爆发政变的乱局中,虽然,不像中共那么你死我活地火拼,那军队包围总统府、民众上街示威、向总统发最后通牒、罢免穆加贝的党魁,促他辞职总统的逼宮,一下成世界的一焦点,最后暴君与他老婆不得不黯然下台。暴君是西方媒体给他的封赠,中国媒体惯称他老朋友。

在穆加贝被软禁中,各方势力还让他去参加一家大学毕业典礼,仍尊重他兼任全国一切大学的名誉校长,毕竟他在南非与伦敦读过正规大学的文学学士与法学硕士,不是什么在职硕士或党校授的博士。看来,受过正规教育的黑人与黄人,在贪恋权力染的权瘾,有真文凭的与假文凭的,非洲与亚洲的,没有区别。穆加贝不逊于毛泽东,而且他还是个非洲毛粉,1980年代访华,他还向邓小平为毛被拉下神坛,抱不平。现在,津巴布韦民众终于忍受不了他们这暴君打造的国父,要推翻他了。仍在向中国证明:谁不政改,必爆发政变,这政变,虽有津巴布韦的特色,若与中国对比:津巴布韦发生在他们伟大领袖生前,中国以打倒四人帮形式政变,发生在毛死后,至于他像戈尔巴乔夫或齐奥塞斯库的不同结局,还看局势的演变了。

津巴布韦那总统宝座,毕竞被老穆已坐了37年,且坐到93岁的老迈了。应该说,这职务终身制,算被他的贪权,表演到古今罕见的高龄了。何况,他统治下,经济崩溃,货币贬值达120000万倍,已成废纸。该国历史上是南部非洲粮仓,闹到饥馑求救中国给8000万美元粮食告急。原因是:2000年,老穆以革命名义暴力土改,抢夺白人农场主的资产,破坏生产力与经济秩序。闹到民不聊生,他这红太阳还不想落,可打的社会主义旗帜,早落了,要他让贤,还权于民,已成为该国的中心主题,可是,老穆仍学老毛,权要交老婆,他叫自已老婆格雷丝.穆加贝接班继续专权,怎么,亚洲的老毛与非洲的老穆,玩这种公权私有私授,竟做着同一种梦。毛泽东自称绿林大学毕业,竟然与老穆这伦敦大学毕业的,吸到权的甜头,入魔入幻,都梦着自已老婆做女皇,老穆却不看中国那女皇已自杀秦城的下场。

这出非洲政变戏,中国人一看,都讪笑起来:这不是克隆中国专制老谱么?像路易、波拿巴克隆他叔父拿破仑,穆加贝这毛粉,也在克隆他的偶像老毛,真是漁樵唱的:古今多少亊,却付笑谈中。而笑中仍隐着话外音:不政攺,必政变。世界进步到已不容窃权盗国者,无论以任何假民主共和或社会主义名义,还把权力由家族或垄断集团长久世袭了。

看来,专权、贪权、霸权的的戏剧,无论19、20到21世纪了,还是爱仿效咱东方专制的样版戏,只要那专制角色,定位不改,哪能演出新的戏剧情节呢。政论界何频先生发明的新辞叫“中国病毒”看来,穆加贝吸收了这中国专制病毒,中毒最深,摹仿最俏,剧情也大同小异了。

今天,略上点年纪的人,熟悉毛泽东坐上龙椅,便披上马克思的外衣,不披袁世凱龙袍,就把秦始皇帝位坐稳。认为给自已罩起伟大领袖、导师等的光环,便可蒙蔽人心。可是要由实践检验,还经历史审判,那审判四人帮,未必不是审判他?当下,国际法庭审判毛的好学生波尔布特等,仍是审判的毛。老毛的非洲学生穆加贝,将他学的毛氏专权样板戏,只演出到中国样板戏的1976年,不是很值得留恋毛氏王朝的徒子徒孙们思忖么?

这恋权的职务终身制,确实是一种中国式病毒,而且,认识其祸害,是用10年文革腥风血雨死亡无辜千百万的痛苦代价换来的,那时吸收教训,便在《党政领导干部职务任期规定》里,定下领导干部任期不得超过两任任期10年。在缺乏问责与监督制度的体制里,在没有普选制的竞争上岗程式下,这规定实际是缓解专制专权下行政弊端的深化,也阻止执政时间久了,积重难返的恶化。穆加贝以他超长37年执政,积累的弊政恶法造成的奇迹是世界罕有的失业率高达80%。不能上班的公民,他能不上街去抗议,求自已的生存权吗?

邓小平除了以这任期时间的限定来缓解职务终身制的造罪,江泽民掌权时,为了排挤异已政治对手,又兴起七上八下的规矩,再从年龄来中断老人恋权,你年龄到了68岁,便只能下台了。这办法也省去了赖在位上不下的緾斗与扯皮,使任期不超过两任10年的规矩,更具化为不能超过68岁。这规矩,不也省了权臣王歧山是下或上的纠缠吗?

看来,中国这些操作权力的权术,穆加贝还没有学到,或者,他还处于老毛晚年那交权老婆再由老婆交权侄儿毛远新的沉迷中,认为交权自已老婆,才可免于死后遭清算与鞭尸,这便是专制体制难解的死结。

其实,专制不改其政制,政变就不可避免,永远如鬼相随。

若去翻一翻中共党史,90多年来,就是一本权斗演出的政变史。

莫斯科开六大,史大林叫工人向忠发把陈独秀取代。江西宁都会议,李德与周恩来两国际派就夺了山沟派毛泽东的指挥权。长征路上,毛泽东、张闻天与王稼祥睡在单架上商量:到遵义如何夺博古的权。去陕北路上,毛泽东叫张浩发电犌假苐三国际之名,叫张国焘服从毛的中央。延安整风整王明教条主义整周恩来经验主义,也是演的迂回夺权目的。进北京坐江山后,从高岗到刘少奇再到林彪,无不是政变游戏,而批彭德怀、邓子恢、习仲勋,未必不是准政变风波。而文革的打走资派与逮四人帮,更是政变,直到八届十一中全会,邓小平搞下华国锋、胡耀邦与赵紫阳3总书记,也是政变行为。而十八大搞下薄熙来,十九大抓了孙政才,何尝不是政变的延续?

由于中共权力的缺合法性,与交权的程序与制度未解决,便永远在政变或准政变的旋渦里打漩,只要不用民主制的公开选举,取代他们的公权私授,不由民授而由党授,那么毛式与穆式的政变,便永远在路上。

如果专制者认为左手有钱右手有枪,胯下还挟着宪法与党,苏共与共产主义垮了,还可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是专制主义〕加民族主义的爱国主义,便可再重演毛式穆式的专权终身。还用什么不爱国爱党,便有亡党亡国之灾。这些话能吓唬民众吗?最近鲍彤先生就说破:亡国之痛,只属于国王,亡党之灾只属于党魁。压根儿不归平民所有的党和国,亡不亡跟咱老百姓有甚关系!

这些话对那些爱国贼真是智慧葴言。而郭文贵用盗国贼批评那些权贵,用来一验证,叫你忠心爱国,他们死心蹋地盗国,从前嘉庆皇帝打虎,和珅一倒,嘉庆吃饱,今天依然,贪官打倒,权贵吃饱,而吃了重庆民企几百亿的薄熙来,他倒了,破产的企业家至今还在伸冤哩!

走笔至此,传来穆加贝开始转弯,同意交权以保家人安全,还有许多条件未谈妥。

由此观之,那种迷信枪杆子会保卫自已永坐江山的人,应看到:枪杆子给他表演了另一面:逼他交出权力。穆加贝若效中囯隆裕太后退位,也避免了齐奥塞斯库夫妻下场。

中国想把政治强人演到底的,未必有穆加贝的政治资本,他毕竟是南部非洲解放运动与曼德拉等同时领袖,且是执政的非洲民族联盟一爱国阵线的创始人。自已底气不足硬充强,也是外强中干,当靣临穆加贝的处境,就难享这种尊重,难有这下场吧!

穆加贝留学过南非与英国,应看到过萨切尔、布莱尔那体面的离职,多好,多有尊严,自已这不要脸的贪权下场,多么耻辱,穆加贝这面镜子,许多专制者,并不想照出自已的下场,就像苏共解体,人家久加诺夫也总结出三垄断是根源,中共却总结出没有像帝王们把权交给自已儿子。若这种交权最好,最长治久安,中国就还是明清王朝子孙统治中国了,还有你们痞子流氓子孙来专权吗。由此也可证明:他们的马克思主义里包装的是什么货色了。

穆加贝这东施效颦毛始皇者的下场,不值得以毛为祖为范者看作历史的警示吗?

曾伯炎,民主中国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