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思變成了共產黨黨產

陳芳明 政治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教授

在中共召開十九大之前,習近平忽然高舉左翼的旗幟,強調「鍥而不捨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代化、大眾化」。當中國變成資本主義大國之際,又重提馬克思主義,不免使人產生時空倒錯的感覺,既是非常後現代、又是非常前近代。所謂後現代,就是把兩種悖反的價值並置在一起。而所謂前近代,就是把中國推回到共產黨還未革命成功之前的時代。中國都已經搖身變成資本主義大國了,為什麼習近平對馬克思還如此戀戀不忘?其實答案很簡單,如果不堅持馬克思的偶像,共產黨的統治就失去了政治正當性。

欲合理化統治中國

放眼中國境內,已經沒有多少百姓理會馬克思了。縱然中國教育體制還繼續講授「馬克思概論」、「毛澤東概論」,卻沒有多少年輕人相信這些東西。尤其是1980後出生的世代,總是在言談中奚落馬克思與毛澤東。他們很明白,現在是財團統治中國,而且共產黨是不折不扣的最大財團。習近平要掌控那麼巨大的權力,就必須構築合理的政治論述。既然是以左派理想獲得政權,就無法輕易放著馬克思不談。尤其他要掌控比毛澤東還要大的權力,就不能不祭起馬克思的旗幟。

然而,中國共產黨照顧農民嗎?照顧工人嗎?擺在眼前的事實是,農民與工人早就被黨放逐了。那麼多高幹擔任龐大公司與工廠的資本家時,農民、工人所受到的剝削,比起舊時代還要淒慘。有太多農民工人已經淪為盲流,早就居無定所。為了使共產黨統治穩固下來,習近平還特別強調所謂的「七不講」,有計劃地規劃言論禁區。包括「普世價值、新聞自由、公民社會、公民權利、中國共產黨的歷史錯誤、權貴資產階級、司法獨立」。這些禁區,才是共產黨的真正痛處。

全世界的資本主義國家,往往都是崇尚新聞自由與司法獨立。當一個社會富裕了,伴隨而來的自然是政治環境更開放,司法制度更公平。習近平反而重提馬克思,並且刻意遮蔽共產黨在歷史上所犯的錯誤。如果以1958年的反右運動為例,超過100萬的知識份子被打成右派、被標籤為壞份子,到今天都還未受到平反。整個國家到今天已經變成資本主義國家,共產黨卻徹底背叛了農民、工人階級,卻完全不承認歷史錯誤。這說明了為什麼習近平必須拿馬克思主義做為擋箭牌。只要馬克思的幽靈還在,共產黨就可以繼續合理化統治中國。

戒嚴體制更加森嚴

習近平所劃出的言論禁區,正好是台灣社會最崇尚的公民權利。台灣社會從來不避諱討論過去的歷史錯誤,不僅如此,還不斷追求司法獨立與人權價值。當共產黨繼續一黨專政之際,台灣社會則持續朝向政黨輪替的道路前進。事實上,在共產黨的統治底下,就是不折不扣的戒嚴體制。從1949年建國以來,戒嚴體制就已經展開,即使升格成為經濟大國之後,反而使戒嚴體制更加森嚴。馬克思主義是不是中國化、時代化、大眾化,似乎不是重點。依照習近平的說法,馬克思已經變成共產黨的黨產了。

台灣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