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亞洲行與韓國同盟政治學

美國總統川普在本月5日亞洲行首站訪問日本,與對北韓持強硬立場的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會面後,將陸續訪問韓中越菲4國並出席13日的東亞高峰會,朝核議題將是東亞各國關注的焦點。

日前筆者前往聆聽南韓大統領特別補佐官、延世大學教授文正仁在京都的演講,文正仁曾經陪同南韓已故總統金大中以及盧武鉉參加2000年跟2007年的南北韓高峰會,是進步派政權最重要的外交政策建言者。

韓民族主義成阻礙

文正仁在會議中表示必須要承認北韓為擁核國家,以朝鮮半島非核化為重開六方會談的先決條件已脫離現實。他對美國在未與南韓事前協商,便派遣B-1B戰略轟炸機前往北方界線(NLL)表示憂心,美韓軍事同盟可能使韓國捲入戰爭,此番言論在南韓保守派主流媒體引起一陣譁然。

美韓同盟是南韓安全保障最重要的支柱,1953年美韓共同防禦條約簽訂後,南韓依靠在美國的核保護傘下。過去南韓一直存在著被美國拋棄或者捲入戰爭的憂慮中,對美國戰略布局充滿矛盾的情感。

小布希時代處理六方會談的前國安會亞洲事務主任車維德(Victor Cha)用準同盟(quasi-alliance)來形容美日韓三邊關係,美國以美韓、美日安保條約形成了三方合作的軸心。在美國東亞戰略的施壓下,1965年南韓朴正熙政權與日本簽署日韓基本條約,雙方建交後由日方提供了無償貸款3億美金與有償貸款2億美金經濟援助給南韓,南韓則放棄了殖民時代對日本國家責任的請求權要求。此條約簽署在軍事威權時代,然而民主化後的南韓,民眾針對歷史認識問題而高張的民族主義,卻成為美日韓三邊合作的阻礙。

讓習軟硬兼施拉攏

南韓保守派與進步派對北韓的看法也大不相同,進步派從金大中的太陽政策到盧武鉉、文在寅主張透過對話與北韓展開交往帶來和平,基本視北韓為同一民族,因此對美日用軍事手段有所顧慮,文在寅便表示不希望美日韓成為三邊軍事同盟。

保守派李明博與朴槿惠則認為強化美日韓同盟的嚇阻力能帶來和平。2016年朴槿惠批准了日韓軍事情報交換保護協定(GSOMIA),並同意美軍部署戰區高空防禦飛彈系統(THAAD,薩德)阻擋北韓洲際飛彈試射,因此引起中國限韓令的反制。從國際關係理論來看,進步派是自由制度主義,保守派則是現實主義的嚇阻理論,兩者都期望和平,但手段卻截然不同。

美日韓同盟關係的擺盪,讓中國有了使用經濟槓桿的機會。習近平的對韓外交兼具棒子與糖果,一手軟、一手硬,透過歷史問題拉攏南韓,並且用貿易與市場為誘因藉以弱化美日韓三邊同盟。

美戰略妨礙陸利益

川普的亞洲戰略高舉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強調南海航行的自由,與中國海上絲路的利益有所衝突,出席東亞高峰會更能避免東南亞小國走向扈從中國的外交轉向,然而無可否認的是,作為過去六方會談地主國的中國握有了解決朝核問題的關鍵,這也是川普亞洲行的主要目的之一。

川普亞洲行牽動了大國博弈,作為中等國家南韓的戰略選擇將影響區域和平與美日韓關係的變化。

沈家銘 京都大學法學研究科博士生

台灣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