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端人口輸出到香港


北京的貧窮人口被當局強行逼遷,前路茫茫。資料圖片

早幾年討論到香港人買不起樓時,某分析員曾石破天驚地講過:「低增值人士應該離開香港,以騰出空間讓高增值人士來港。」當年引起了不少哄動,認為很少有如此赤裸裸言論,把人分為高增值、低增值;如今中共官方卻追隨納粹法西斯的步伐,把社會主義變成了希特拉式的國家社會主義,根據大陸網民的揭發,在北京的路邊掛起「清退低端人口」,北京石景山的政府文件揭示,把基層窮人稱為低端人口,正是中共目前對賤民的稱謂。

事緣北京大興區公寓大火19人死亡,事後中共政府沒有反思社會制度對貧民保障不足,也沒有任何折衷方案,令貧民勉強居住同時加強安全,而是決定把賤民趕走,問題就不存在。這和上述「低增值人士應離開香港」的思維,完全一樣。近年特區政府的處事手法,正是鼓勵或者誘騙香港的年輕人,「抓緊大陸的機遇」去發展,去減輕年輕人沒有出路,以至買不起樓的壓力。政府一方面論人口老化,說要輸入外勞;另一方面就把年輕人斥為廢青,鼓勵他們離開香港,這就是中共由上至下的思維方式。

1953年聖誕節石硤尾大火,3死51傷令5.8萬貧民無家可歸,英治年代的香港政府沒有驅趕這些低端人口,反而立即在災場附近興建包寧平房,再改為徙置大廈,發展成日後的公屋制度。對比起今日的特區政府,再對比起如今要和美國爭霸的中國政府,大家可感受到其差別是甚麼。

濫發單程證 民生問題難解

世界各國發展經濟的模式,由發展中國家變已發展國家時,莫不以同時改善人民的福利,令社會達至均富為己任;然而中國各地的市政府,卻有戶籍制度與保護主義,只要追逐GDP發展的經濟成果,再把責任互相推卸到其他地方;大陸的城市與鄉鎮,爭相輸出低端人口,以減少政府的開支與責任,以追求黨國企業得到最大的利益。因此早前不少市民致電電台節目,指出大陸鄉鎮濫發香港單程證,把鄉鎮眼中的負累送來香港要求特區政府關愛,去輪候本港市民難以得到的福利;而香港人面對中共輸出殖民,以及資金「買起香港」的上下夾擊之下,則持續令本地人口出走與移民。於是高層買起香港,低層則接替香港基層與窮人的工作,以解決人口老化。

在北方這種荒謬而無恥的政策之下,香港的民生問題永遠無法解決;資金不停衝入香港炒起資產,於是經濟泡沫可以永續發展而不破,樓價無止境炒高;另一方面輸入的單程證人口,在沒有資產審查下,永遠在數字上比起香港本地的貧窮人口更貧窮,更能搶先符合社會安全網的需求,於是本地的貧窮問題就越扶越貧──2016年香港的貧窮人口達到135.2萬,創自2009年有紀錄以來的新高。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面對質疑政府辦事不力,不但沒有反省錯誤,反過來惡言相向:「那麼政府是否應該停止扶貧?」甚至說「政府不能完全滅蚊,但仍會採取滅蚊行動」云云,甚至自稱這是坦白之罪。

即使退後一萬步以滅蚊來思考,政府是否應該先清除積水?蚊隻之滋生,在於積水鼓勵其生長,單靠噴殺蟲水,又如何能解決問題?市民質疑政府無心做,以錯誤的方式去做,局長就反罵不如不做,由民主派變高官的變臉,先有張炳良,再有羅致光,令人大開眼界。

林忌 時事評論員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