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黃之鋒羅冠聰:有心理准備重回監獄

China Studentenführer Joshua Wong und Nathan Law in Hongkong (Getty Images/AFP/A. Wallace)

兩位香港眾志領袖人物即將於下週二接受終審法院有關其「沖擊公民廣場案」的判刑上訴聆訊。經歷過69天牢獄生涯的他們接受了德國之聲的專訪,表示即使要再受牢獄之苦,亦無悔投身政治。

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主席羅冠聰及學聯前秘書長周永康於2014年9月沖擊"公民廣場"案,原被判社服令及緩刑,但律政司成功復核刑期,今年8月三人被上訴庭改判實時入獄6至8個月。隨後三人提出上訴,其中黃之鋒和羅冠聰於10月24日獲批保釋外出。

周永康因有學業考慮而不申請保釋。終審法院將於11月7日聽取三人的上訴許可申請。經過69天牢獄生涯,黃之鋒、羅冠聰坦言有心理准備重返獄中,強調即使要再受牢獄之苦,亦無悔投身政治。因另有佔旺 (佔領旺角) 刑事藐視法庭案在身的黃之鋒,或於今年再度入獄,黃表示,"政府能困住身體,不能困住思想。"

保釋期離上訴聆訊僅兩個星期,二人極度珍惜這段時光,爭取與家人及朋友相聚。期間二人抽空接受德國之聲的專訪,剖白獄中的生活、表示對家人感到虧欠、不忘感謝團隊的堅守與及寄語年青一代,在政治低沉的時刻,仍不要放棄希望。

德國之聲:請形容一下對獄中生活的感受?最難受及感到煎熬的是甚麼?如何克服及調適?

黃之鋒:監獄是一個迫使人們在只能服從命令的環境下生活的地方。最難受的是失去自主的權利。

羅冠聰:能夠在工餘及休息時專注閱讀,也算是不幸中之大幸,在苦難中找到慰藉。在獄中無聊是最傷腦筋的事情,因此由入獄開始培養些有生產力的知性勞動。我們都有寫寫日記,我自己也有寫散文和新詩,也有出獄後出書的計劃,以更好利用獄內時間。

德國之聲:這段時間最想感謝的人是誰?最感到虧欠的人是誰?

黃之鋒、羅冠聰:都是家人,這段時間他們比獄中的我們更辛苦。

德國之聲:你們在獄中服役時,家人及"眾志"團隊仍然堅守崗位,他們是否成為支持你倆的一股重要力量?你們是怎樣看這一支團隊?

黃之鋒、羅冠聰:對"眾志"在三人 ( 另一名眾志常委林朗賢因另一案件也在獄中服刑 ) 囚期間更願意主動提出想法、籌劃直接行動並願意付出更多,十分安慰。相信團隊在這兩個月來的成長是有目共睹的。

德國之聲:不少港人認為,近期香港的政治氣氛陰霾低沉,年青一代也沮喪不安;此時此刻你們有什麼話要跟香港年輕一代的人說?

羅冠聰:讓我引用判刑前一晚發表的文章與年輕朋友互勉:"不是看見希望才堅持,而是堅持才看見希望,這是我們在雨傘學來的,不是嗎?路遙遙,找到攜手的人,至為重要。政治,或許是妥協的勢利;但民主運動,是從枯井取水,是絕望中尋找希望的藝術。"絕望之為虛妄,正與希望相同。"假如你因香港的頹勢而感到氣餒,我希望你想到在監獄面對政治打壓的朋友時,可以為這個城市,為你的內心,找到一些希望。"

黃之鋒:民主運動不應依賴英雄主義,更希望每一名香港人都可以一起投身民主運動。

德國之聲:11月7日上訴聆訊,面對有機會重返獄中,有甚麼感受?是勇於面對還是無奈接受?

羅冠聰:對上訴獲得許可有期望,因為今次提出上訴重點不在於自己的刑期,而是希望藉上訴得值為日後的抗爭者爭取撤回如此嚴苛及無理的量刑准則。無論成功與否,都有心理准備重回監獄。

黃之鋒:即使下週二上訴許可獲批准,我仍有另一宗案件在身,所以幾乎肯定要重回監獄服刑。我只是希望趁這段時間在公共領域上盡最大的努力,喚醒公眾關注現時的政治爭議和不同光譜的政治犯處境。

德國之聲中文網 作者 黃穎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