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信中纪委:红黄蓝幼儿园“性活塞运动”虐童,什么人的罪恶试图掩盖?


昨天是美国的感恩节,在我国也被很多人庆祝。感恩节中,发生的大新闻是北京朝阳区新天地的红黄蓝幼儿园严重的虐童事件。这个小区离我北京的住所不远。我们是看着它们的住宅兴建起来、十几年前以开盘价格7000元发售,当时推广的条件之一就是有国际化的幼儿园入驻。

没想到现在这所国际化的幼儿园是如此破烂不堪的局面——给孩子喂药、打针、组织光溜溜体检、围观“活塞运动”(尼玛的忍不住爆脏口)。北美的上市公司,被徐小平誉为“幼儿园的新东方”,就是这样展开对祖国花朵的教育活动!

01

有人在豆瓣写了篇文章,标题是《整个虐童事件中,我最畏惧的是删家长采访这件事》,文章最后作者质疑:

“我想问一句,为什么受害人家长接受采访的视频,要被疯狂的删除?为什么知乎上完全不允许讨论这个事件?

你让我如何相信政府?如果你们把所有家长采访视频删的干干净净,告诉我,只有针扎喂药片,查实了没有性侵,你让我如何相信你们?

就算这个案子最终查明了,性侵做实了,该抓的人抓了,判了。我仍然还是想问一句,是谁在要求删视频,是谁让知乎删的话题?

难道这件事,不重要吗?”

这也是我想问的。作者是丁克,幼儿园其实永远和他无关。我的孩子已经长大,他上过的幼儿园非常好,幼儿园的虐童也与我无关。但是,我赞同那首刻在新英格兰犹太人大屠杀纪念碑上的诗:

“起初他们迫害共产党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马克思的信徒。

后来他们迫害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日耳曼人。

再后来他们迫害天主教徒,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新教牧师。

最后他们迫害到我头上,我环顾四周,却再也没有人能为我说话。”

社会的公义要靠大家维护。任何人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都是平庸之恶,是助纣为虐。

02

被国内网上删除的两段家长采访视频我找到了。一段是一位爸爸的采访,4:50长度;一段是一位妈妈的采访,16:25长度。

爸爸的采访中肯定:1、有位小朋友已经去医院体检,被诊断为肛裂。但是原因不明。2、有三位小朋友被脱光衣服罚站了,两位女孩、一位男孩。

被采访的妈妈的女儿就是那三位被脱光衣服罚站的孩子之一。也正是她的孩子的比较清晰、完整的叙述让事件曝光。

大约两周前,孩子回来哭着说被罚站了。有位叔叔威胁他们说:如果不听话,就把脑袋割下来扔垃圾桶。当时孩子没有说是被脱光衣服,妈妈对于“叔叔”也没有在意。第二天,这位妈妈去找园长,只是希望老师们不要罚站和威胁孩子。园长矢口否认,不给家长看监控录像,并说是孩子的幻想。

一周前,孩子又念叨说被打针了。可能由于连着几天被打针,孩子到了钟点就说“我又没生病,为什么要给我打针”。妈妈去问幼儿园,说没有打针。再问孩子,孩子说体检了。说爷爷医生是穿着衣服的,摁了摁就让起来了。叔叔医生是光溜溜的,被选择由老师抱着去一个屋子里的孩子们体检时也是光溜溜的。

孩子和另外的小朋友目睹了叔叔医生对其他小朋友所做的“活塞运动”。她之所以没有被侵犯,可能与她被脱衣服时挣扎、哭喊“别脱我衣服”有关。被采访妈妈说:大概是闹得太凶了,败坏了他们的兴致。老师把衣服狠狠地扔给孩子,让他们“滚出去”。后来孩子回忆起罚站,也是以同样的衣服被扔给孩子、让孩子滚出去结束的。孩子明确地说,衣服是“园长妈妈”给穿的。

幼儿园里没有男老师。叔叔医生、爷爷医生是谁?

03

携程网幼儿托管所的文章被删,可能是由于关乎上海妇联。大兴火灾的消息被删,可能是因为死伤者数量多。那么,北京新天地红黄蓝事件被删,又可能与什么有关呢?

虐童本身可能已经不算什么“事儿”了吧。给孩子打针,无论是注射安眠药还是仅仅用针头扎孩子以体罚都不是第一次发生。给孩子们喂安眠药让孩子睡觉也不是新闻。各地幼儿园曾经爆出的体罚孩子的手段很多,我们能想到的、想不到的,那些不知道从哪里招聘来的人渣“老师”(以老师来称呼这些看护者是对老师这一称呼的玷污)都使用过。

猥亵孩子在中国和全世界也很平常。林奕含自杀事件将这个话题再度提出,越来越多被侵犯者敢于报警、出面指证罪犯。但幼儿园由于一般是女性看护孩子,猥亵或者说性质严重的猥亵被爆出的不多。

然而,倘若这位小女孩的回忆完全属实,问题就太严重了。这绝非个别无良老师的个人行为,这是有组织的犯罪。那些光溜溜“体检”的成年男性会是免费来参加“活塞运动”吗?如果不是,这件事是否可以理解为有预谋的性交易?而每个月交五千多园费的国际小班的孩子们是他们牟利的工具。

3岁的孩子属于小班,不足3岁的是小小班。小小班的孩子也有被打针的。一个孩子被打了13个针。老师说,有些秘密老师只能告诉打针的孩子。什么秘密?打针、观摩“活塞运动”、被脱光了体检、被侵害,是一个系列的各个步骤吗?

有媒体指出那些叔叔是驻扎附近的某某团的,园长的丈夫也是某某团的。由于没有找到其他资料佐证,不能下此论断。但是如果这些叔叔们(及爷爷)仅是普通的市民,是否帖子就不会被删得如此凶悍?视频不会被屏蔽?

04

昨天刚开始看到报道的微信文章时,转发的读友就建议我写。当时我正在写艾滋病在高校、年轻人中有泛滥之势的文章,难以分神,便未打开文章看。今天早晨看了多方面的报道,包括澎湃新闻、瞭望东方周刊这些大媒体的一线采访后,真是愤懑至极。于是在写了一段话:

读友让我写北京红黄蓝幼儿园的文章,我真是写不动了。前几天刚写了上海的,现在又是北京的。从主管单位、到园长、幼师队伍、招聘机制分析完了,更大的案件就出来了。虐童花样不断翻新,不是挑战底线,是突破底线直坠地狱,十八层都不够。

时评写多了,内伤。每一次愤懑一番,新的事件又迎面砸来。采访家长的视屏被删了,据说是园长夫妇勾结部队性侵、猥亵——当然,要等司法机关判断。

也许是蚍蜉撼树、杯水车薪,我仍然要呼吁加快立法,严禁虐童,呼吁加重对猥亵罪的处罚,恢复对情节严重的犯罪分子处以死刑。

每一个不眠之夜的结束,总会是下一个黎明。我只能以眼泪陪伴受害的孩子们和家长们。请原谅,真的写不动了。

然而,这样一段单纯表达情绪的无关紧要的话一秒钟内被删了。我凭借记忆重写重发,连续三次,三次被删。现在,我哭着看完了采访视频、也写完了文章。至于这篇文章的命运如何,便无从知晓了。

8位家长联合报警后,这间涉嫌扎针、喂药、猥亵(性侵)的幼儿园还在继续开园,并举办了感恩节庆祝活动。

教育部已经部署启动专门调查,表示“损害幼儿身心健康必须严肃查处”;北京市朝阳区政府表示“若属实绝不姑息”。这封信希望中纪委能够看到,强力出击,清查各种危害幼儿身心健康的有毒势力、打倒拦路的权力大老虎。

本文由星火记者联盟莫言主笔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