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的敌人——从一个真实的故事说起

 

辨别一个国家的品行,先去观察它如何对待最弱势的国民。
鉴识一个国家的品格,不妨去检视它怎样对待自己的敌人。

一、奥玛尔·卡德尔——一个真实的故事

奥玛尔·卡德尔(Omar Khadr)可谓是一个可怜又可恨的家伙。在许多人眼里,他也是一个十足的恶棍。1986年9月19日,他出生在加拿大安大略省多伦多市一个魔境般的家庭中。他的父亲阿曼德·赛德·卡德尔(Ahmed Said Khadr)是埃及裔加拿大籍公民,与巴基斯坦裔的妻子共生了七个孩子,五男两女。奥玛尔·卡德尔3岁的时候,他的父亲就把他带到巴基斯坦和阿富汗,因为他的母亲不愿意让自己的孩子受到“西方社会意识形态的影响”。1995年,他的父亲阿曼德·赛德·卡德尔被巴基斯坦政府指控资助埃及伊斯兰极端组织爆炸埃及住巴使馆而逮捕,一年后因证据不足释放。奥玛尔·卡德尔的童年在飘泊动荡中转辗于加拿大、巴基斯坦和阿富汗之间。

阿曼德·赛德·卡德尔与阿富汗圣战组织关系密切,早在90年代末,他就把四个儿子送到圣战组织去接受军事训练,奥玛尔·卡德尔就是其中一员,他后来成为恐怖分子的翻译。他的父亲阿曼德·赛德·卡德尔是恐怖组织首领奥萨玛·本·拉登(Osama Bin Laden)的座上宾。阿曼德·赛德·卡德尔的大女儿扎伊娜·卡德尔(Zaynab Khadr)结婚时,基地组织(Al-Qaeda)的首领本·拉登和艾曼·扎瓦希里(Ayman al-Zawahiri)都参加了她的婚礼。

光凭这些事实和背景,在许多人的眼里,毫无疑问这家人就已经成了国家和人民的敌人。

然而,这仅仅只是故事的开始。幼年的奥玛尔·卡德尔在臭名昭著的基地等圣战组织的培训下,学习了制造炸弹等战斗技能。他所制作和改良的炸弹,就是我们经常在新闻中听到的“路边炸弹”。这些炸弹被用来作为恐怖袭击的武器,造成反恐部队和平民大量的人员伤亡。这些证据都有恐怖分子自拍的视频为凭。

2002年7月27日,美军在阿富汗村庄阿卜·克亚(Ayub Kheyl)对恐怖分子进行清剿的战斗中,地面部队在搜索被空袭后的恐怖分子营地时,美军特种兵一级中士、医生克里斯多夫·斯皮尔(Christopher Speer)被突然扔来的一枚手榴弹当场炸死,另一名士兵莱恩·莫里斯(Layne Morris)受伤,眼睛被炸瞎。当时在恐怖分子的阵地上,奥玛尔·卡德尔是唯一活着的人,他被美军捕获时,眼睛受伤,背部中弹,年龄仅仅15岁。

奥玛尔·卡德尔在阿富汗巴格拉姆空军基地(Bagram Air Base)关押疗伤数月之后,于2002年10月转押至古巴关塔那摩监狱(Guantanamo Bay detention camp)。奥玛尔·卡德尔就此成为被美军羁押在关塔那摩监狱内年龄最小、也是当时唯一一位拥有西方民主国家国籍的囚犯。

在狱中,他承认了包括用手榴弹炸死美国士兵斯皮尔、炸伤莫里斯等多项罪行。正是因为他的家属与本·拉登不同寻常的关系,美国与加拿大政府对他的调查尤为重视。2003年和2004年期间,加拿大情报官员和皇家骑警在关塔那摩监狱也对奥玛尔·卡德尔进行了调查。奥玛尔·卡德尔则投诉称他在狱中受到了包括剥夺睡眠等疲劳审讯和逼供,并声称自己是被迫承认罪行。

二、奥玛尔·卡德尔的人权诉讼

2003年,奥玛尔·卡德尔的父亲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边境的一场战争中被打死。随后,他的家庭人员就陆续回到加拿大定居。2005年,阿曼德·赛德·卡德尔的大女儿扎伊娜·卡德尔也从巴基斯坦回加拿大。扎伊娜·卡德尔于1979年出生在加拿大的首都渥太华,因此她是加拿大的自然公民。回国是《加拿大权利与自由宪章》(Canadian Charter of Rights and Freedoms )中规定的加拿大公民的法定权利,无论她曾经做了什么,谁也无法剥夺她回国的权利。当她搭乘的航班在多伦多皮尔逊国际机场(Toronto Pearson International Airport)落地时,加拿大皇家骑警早就带着搜查令等待着她。她的手提电脑中装满了恐怖分子的训练手册和武器知识,以及恐怖组织的宣传材料和那些歌曲——翻译过来就是“我是一名恐怖分子”和“袭击和杀死异教徒们”这样的歌曲。

2005年关塔那摩监狱的虐囚丑闻曝光后,卡德尔家属在加拿大指责加拿大政府违反《加拿大权利和自由宪章》,并要求政府将犯罪时尚未成年的奥玛尔·卡德尔引渡回加拿大。加拿大的一些媒体和组织竟也为他呼吁。奥玛尔·卡德尔的辩护律师声称加拿大政府在此案中存在非法行为,奥玛尔·卡德尔受到疲劳审讯,要求政府公开相关记录,以助奥玛尔·卡德尔“恢复清白”。

2007年,加拿大联邦上诉法院(The Federal Court of Appeal)判决命令加拿大政府公开奥玛尔·卡德尔在押期间的记录。加拿大政府则以公开恐怖分子资料可能危害国家安全为由,上诉至加拿大最高法院(The Supreme Court of Canada)。2008年5月23日,加拿大最高法院法官一致裁定加拿大政府违法,违反了《加拿大权利和自由宪章》中七项法律规定,并命令政府公布违法审讯的视频录像。后来,根据这些录像,两位纪录片制作人卢克·库特(Luc Côté)和帕特里库·亨立克兹(Patricio Henriquez)制作了一部轰动加拿大的纪录片:“你不喜欢的真相:关塔那摩的四天”(You Don't Like The Truth: Four Days Inside Guantanamo),2010年上映后,该片引起极大的关注,并获得了多项国际和国内奖项。

2009年9月4日,加拿大联邦法院(The Federal Court of Canada)依据“侵犯了奥玛尔·卡德尔在《加拿大权利和自由宪章》中规定的权利”为由,又为奥玛尔·卡德尔作出引渡裁定,其中包括加拿大“有义务保护”奥玛尔·卡德尔,并“命令”加拿大政府尽快将奥玛尔·卡德尔从美国引渡回国。这场官司经过逐级上诉,一直打到加拿大的最高法。同年8月,加拿大联邦上诉法院以2比1票维持裁定;2010年1月,加拿大最高法院以9比1票作出终审裁定,加拿大政府在关塔那摩监狱参与“疲劳审讯”(interrogations)明显违反了宪章所规定的权利。虽然加拿大最高法院最终作出了停止执行立即引渡的法院令,但法院判定加拿大政府应当在外交事务中承担政府职责,并履行维护奥玛尔·卡德尔的宪法权利之义务——让加拿大政府通过外交途径来保障一名恐怖分子犯罪嫌疑人的法定权利——看,这才是真正的人权和法治。虽然在许多人眼里,这一家人几乎全是十恶不赦的恶棍,但法律赋予他们的权利,法院判决支持,政府无权剥夺,舆论还在为他们呼吁,更不要说把他们关黑监狱、扣上一顶寻衅滋事的帽子,让他们去电视认罪了。

2010年10月,奥玛尔·卡德尔被关押了8年之后,在关塔那摩监狱被美军军事法庭按照2006年军事委员会法案(Military Commission Act of 2006)以违反战争法进行谋杀等共五项罪名判定有罪。判定有罪的证据之一包括:虽然没有直接证据证明奥玛尔·卡德尔就是扔出手榴弹导致美国士兵伤亡的凶手,但他是当时战场上唯一活着的恐怖分子,只有他能够实施投弹袭击。但是,美国调查人员中也有人质疑当时眼睛受伤、背部中弹的奥玛尔·卡德尔几乎已经丧失了投弹袭击的行为能力。而战场记录中则有士兵称奥玛尔·卡德尔受伤是后来受到反恐部队的射击所致。总之,法庭记录了有利于和不利于奥玛尔·卡德尔的各种证词。最终奥玛尔·卡德尔同意将继续服刑的刑期定为8年,条件是服刑一年后引渡回加拿大。

据联合国报告,奥玛尔·卡德尔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首位被军事法庭指控战争罪的未成年人。

针对奥玛尔·卡德尔一案,前美国国家安全顾问(U.S. national security adviser)、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ted Nations Children's Fund (UNICEF))行政长官安东尼·莱克(Anthony Lake)指出:“任何人被指控为少年犯,都应该得到按照国际未成年人的司法标准提供特别保护。奥玛尔·卡德尔不应该在(军事)法庭上被指控,那里既没有也不需要有提供这样的保护,和满足那些标准。”(原文:Anyone prosecuted for offences they allegedly committed as a child should be treated in accordance with international juvenile justice standards providing special protections. Omar Khadr should not be prosecuted by a tribunal that is neither equipped nor required to provide these protections and meet these standards.)

这就是西方社会的言论自由。对于一个少年恐怖分子的人权问题,不但加拿大的媒体和公民可以说三道四,联合国也可以对此说三道四,就连美国自己的前高官都在说三道四和妄议、胳膊往外弯,朝着政治不正确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2012年9月28日,奥玛尔·卡德尔终于回到了加拿大,在安大略省密尔哈文监狱(Millhaven Institution)继续服刑。2013年5月28日被转到阿尔伯塔省(Alberta Province)的埃德蒙顿监狱(Edmonton Institution),此后又被转到波登监狱(Bowden Institution)继续服刑,直至2015年5月7日,被有条件保释出狱。

但是,奥玛尔·卡德尔的司法诉讼并没有因为自己的释放而停止。2013年,奥玛尔·卡德尔就已经入禀民事诉讼,指控加拿大政府密谋美国对他滥用权力,要求法院判令加拿大政府对其赔偿两千万加元。

赔偿两千万加元?按照现在的汇率,折合人民币达一亿零四百九十万之多!这仅仅是因为他是未成年犯罪?这仅仅是因为加拿大政府剥夺了他的一些法定权利?仅仅是因为加拿大政府对一个恐怖分子实施了几天的“疲劳审讯”?

三、冯改娣的遭遇与敲诈政府罪

2008年8月3日,就在加拿大最高法院判令政府公布奥玛尔·卡德尔的审讯录像之时,中国河南省内黄县一位53岁的农妇冯改娣与在国税局工作的邻居发生了一场纠纷,从此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据内黄县《关于处理冯改娣反映问题协议书》称,冯改娣与邻居焦书民发生纠纷后,焦书民带领多达九人两次到她家里闹事,把冯改娣18岁大的女儿吓得精神恍惚,从此落下了癫痫。她去国税局反映情况,却遭到该局职工的殴打。冯改娣认为公安机关出警不力、处事不公,因此开始去北京上访。

据北京《法制日报》报道:“内黄县政府委出具的《冯改娣案件协调会会议纪要》显示,2012年11月12日,内黄县委书记主持召开由相关单位参加的冯改娣案件协调会。会议决定,采取帮扶救助的方法更有利于化解矛盾。帮扶采取单位救助和政法救助相结合的办法。单位救助共35万,其中,国税局解决10万、信访局9万、工商局6万、石盘乡政府、长庆路办事处各5万。政法救助金25万元由公安局长肖英亮牵头解决。所有款项分批分期支付信访人冯改娣,冯改娣要出具收款凭据并签订相关协议,签署息诉罢访表,其女儿医疗问题由冯改娣自行解决。随后,该纪要以《中共内黄县委信访工作领导小组文件》的形式下发给相关部门。”

2014年7月22日,冯改娣被刑事拘留,四天后被批准逮捕,关押在安阳市看守所。报道称:“检方指控:2010年4月至2012年12月,被告人冯改娣因与邻居焦书民纠纷等事多次到北京进行非正常上访。2012年1月,冯改娣在京上访期间,要挟向内黄县信访局等单位所要1万元,为避免给内黄县带来负面影响,内黄县信访局、工商局等单位被迫共同支付1万元。同年12月,冯改娣以上述同样理由向政府索要60万元,内黄县委领导协调6家政府单位被迫以救助的名义给了冯改娣这笔钱。检方认为,冯改娣敲诈勒索公私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应以敲诈勒索罪追究刑责。”

2014年12月26日,内黄县人民法院对冯改娣作出【(2014)内少刑初字第118号】一审刑事判决,判定被告人冯改娣敲诈勒索罪名成立,判处其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0元,被告人冯改娣违法所得赃款610,000元,依法予以追缴。

四、无尽的结局

2015年5月7日,就在河南访民冯改娣为“敲诈政府罪”被判处十一年刑期而忐忑不安地上诉之时,实施爆炸、杀人等多项恐怖犯罪的奥玛尔·卡德尔在加拿大已经轻松走出了监狱的大门。他并不否认是他炸死了美军士兵克里斯多夫·斯皮尔、炸伤莱恩·莫里斯,但他申诉称他在“宽恕协议”上签字,是因为当时认为这是从关塔那摩回到加拿大的唯一途径。他声称在战场上身体负伤,当时已经完全丧失了记忆。现在,奥玛尔·卡德尔扮演起弱者的角色,他把自己定位和穿越在未成年人、环境逼迫、臭名昭著的关塔那摩监狱和政府疲劳审讯的酷刑之间,在一个言论自由、讲究人权和法治的国家,这很能搏得人们的同情。

斗转星移,面对这场旷日持久的诉讼,加拿大政府自知因为在人权上犯下错误,将导致诉讼的结果必败无疑。2017年7月4日,加拿大政府部门发出消息指政府决定对奥玛尔·卡德尔作出正式道歉,并提出对其赔偿一千零五十万加元(按照2017年7月汇率约折合人民币55,072,500元)。2017年7月7日,加拿大国会议员、司法部长兼总检察长王州迪 (Attorney General Jody Wilson-Raybould)和公共安全部长莱弗·高戴尔(Public Safety Minister Ralph Goodale)在加拿大广播公司(CBC)黄金时段的电视节目《权力和政治》(Power & Politics)中,接受了著名主持人露丝玛丽·巴顿(Rosemary Barton)的采访,正式确认了此消息。

2015年7月3日,冯改娣的上诉也终于等来了二审的结果。河南省安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5)安中少刑终字第16号刑事裁定书,认为“原判决部分事实不清”,裁定撤销内黄县人民法院(2014)内少刑初字第118号刑事判决书,并将该案发回内黄县人民法院重新审理。

2017年3月9日,冯改娣在羁押了2年零8个月之后,被突然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有媒体报道:冯改娣的儿子冯磊说,突然接到看守所通知,母亲取保释放,他随即赶到济源巿看守所迎接她。手续都办好,最后母亲必须在检察院的文件上签字,但她不肯签,认为案件拖延2年多,如果证据不足,应该不予起诉,为何要取保候审,她与检察院人员交涉半小时,经多人劝解,最后无奈接受。他又说,目前母亲的健康不佳,消瘦了60斤 ……

像冯改娣这样因“敲诈政府”而受到刑事起诉的上访者,如果在互联网上随便搜索一下,立刻可以得到一张长长的名单。山西吕梁农民马继文也是其中之一,他在2009年因“敲诈政府罪”获刑三年。经媒体曝光后,2010年6月18日晚上9时许,马继文被当地法院和镇政府的工作人员“偷偷地”送回家里。

有报道称,为冯改娣“敲诈政府罪”辩护的辩护律师之一、山东旭洲律师事务所律师舒向新,其本人就是 “敲诈政府罪”的受害者。舒向新曾经担任过多起维权案子的辩护律师。2011年5月31日,济南市公安局以“担任法律顾问”名义敲诈勒索山东冠县等地方政府的罪名,对舒向新刑事立案侦查。2012年11月6日,济南公安局刑警支队对其实施刑事拘留,25天后取保候审。为此舒向新律师从2011年起走上了他长达4年多的维权之路,期间,谢阳就是他委托的维权律师。2014年7月13日,舒向新又被涉嫌“侮辱诽谤罪”立案,2016年1月2日被警方抓捕,2017年1月4日被正式逮捕。在狱中,舒向新称曾经遭受过酷刑虐待……

奥玛尔·卡德尔现在已经超过30岁了,而且还成了千万富翁,日子过得潇洒滋润。但他并不准备了结他的诉讼,现在他正在为“自由”而战,他要法院解除对他作出的保释条件限制,以便他可以自由的随时与那个同样是极端分子的姐姐单独见面;他要法院解除他使用互联网的限制,有媒体说,这样,虽然他身在加拿大,但他离恐怖分子大本营的距离,就仅仅只是一个“点击”之遥了……

奥玛尔·卡德尔的故事没完没了,还在继续。人们几乎无法预测他的明天会是怎样,他正将一个国家的善良利用至极致。而这个故事的对立面,那里的故事也没完没了:曾经为冯改娣“敲诈政府罪”刑辩的律师舒向新,后来被“诽谤罪”而锒铛入狱。而曾经接受舒向新委托,为其“敲诈政府罪”维权的人权律师谢阳,2015年7月11日也被抓捕归案,并在2016年1月9日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而遭到逮捕,真的成了“国家”的敌人——当然,本文中所称的“国家”,其实只是“政权”而已。从这个角度来看,与奥玛尔·卡德尔相似之处是,对此同样也没有人能够预测出这个“国家”的未来究竟会怎样。不过,例子已经放在那里,就算你只想让国家变得好些,即使声明“我没有敌人”,你的命运又会怎样?他们已经将人民的善良用至极致。

五、两个极端,三点思考

思考之一:奥玛尔·卡德尔一案之所以引起各界广泛关注和争议,问题之根本并不在于奥玛尔·卡德尔曾经做了什么,问题的关键在于政府对奥玛尔·卡德尔究竟做了什么。任何人作为一个个体,他(她)可以选择做出任何无耻之举来,他的行为所造成的后果自有法律去约束。但政府作为国家法律的执行者,却不能用无耻之举去对付无耻之徒。这是公民对于政府立国、治国之最根本的要求,也是政府公信力得以立足的基础。这个基础,直接反映出一个政权执政的正义性和合法性。对于任何民选政权来说,这个基础也是执政党的生命所在。奥玛尔·卡德尔一案,在加拿大的严肃媒体上,迄今为止我还没有读到过任何针对加拿大政府向奥玛尔·卡德尔进行道歉和赔偿存在异议的观点,因为这是一个政权的人权污点,道歉和赔偿是为悔过认错、改过自新所迈出的第一步。但是,我们必须诘问:政府为什么去犯这种令人不齿的错误?又凭什么要用纳税人的税款去为政府的过错买单?这样的赔偿金额是否合理?政府究竟想为社会树立一种怎样的价值观?同时是否应该反思如何善待为正义而战所伤亡的老兵及其家属?……这并不是人民对于政府的苛求,而是因为政府的行为将为社会树立起一个标杆,这个标杆影响到每个人的未来。

思考之二:人们总是对一页白纸上的一滴墨迹耿耿于怀,而对一张黑纸上的斑斑污迹视而不见。奥玛尔·卡德尔一案,不但被西方民主国家高度重视,甚至联合国都曾予以高度关注。但是,对于像朝核危机等关乎人类未来安危的重大问题和针对强暴人类普世价值和文明准则的诸多人权灾难,联合国优柔寡断,安理会束手无策;有些民主国家的政客则在利益面前对待恶行就手旁观、无所作为。这种为了局部利益而宁愿选择“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和自私自利的“政治正确”,其实同样也是对正义的玷污和对良知的羞辱。

思考之三:在正义和邪恶的较量中,邪恶一方常常能够轻易得手获取利益,而正义一方面对邪恶的无耻却无能为力。邪恶一方可以为实现目的不择手段,正义一方却为了顾及正义而不能超越法律、道义和良知的约束去惩罚邪恶。奥玛尔·卡德尔案是一个例子,其实,人与人、人与国的关系是如此;国与国、国与国际社会的关系,又何尝不是如此?回顾和观察国际政治关系、文化交流、经贸交往的历史和现实,这样的例子已经屡见不鲜,这对人类社会的未来和发展必将产生长远和深刻的影响。

对此,人类社会又有何反思呢?


 
附图说明:

这幅被加拿大媒体广泛引用的漫画,表达了公众对政府处理奥玛尔·卡德尔案的普遍忧虑。图中英语的中文翻译如下:

加拿大“党和国家领导人”特鲁多提着装满一千万加元的钱袋子说:“奥玛尔,你是一名真正的加拿大公民,这点小意思你就收下吧,真感谢你为这个国家所做的一切。”

恐怖分子奥玛尔·卡德尔回答道:“谢谢啦,哥们。”

一旁为反恐战争而伤残、需要帮助的无家可归老兵:“难道我在战争中站在了错误的一方了,不是吗?”

漫画图片来源于网络,作者不详。

作者:张智斌,《纵览中国》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