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能否真正超越「修昔底德陷阱」?

陳文玲

剛剛結束的美國總統特朗普訪華,是中美兩國超越「修昔底德陷阱」的一次重要實踐。

「修昔底德陷阱」,是指古希臘著名的歷史學家修昔底德對西元前431年到西元前404年斯巴達與雅典展開的戰爭的一個概括,這個戰爭是你輸我贏、你死我活。也就是說,一個支配型的大國和一個新崛起的國家,必須是新崛起的國家戰勝了支配型大國,才能成為一個新興大國。

合作性博弈可能性更大

習近平主席多次指出,太平洋足夠大,可以容得下中美兩個大國,中美兩國完全可以走出「修昔底德陷阱」。現在中美兩國之間的互動,更多的是良性互動,比奧巴馬時期的中美關係更趨緩和,合作性博弈替代對抗性的博弈可能性更大。

首先,現在習近平和特朗普在領導人裏是各種互動最多的,對中美之間,對世界上很多焦點問題、難點問題、戰略性問題進行了廣泛的交流。作為國家領導人來說,這種化干戈為玉帛的能力,是保持中美兩個大國關係走向的決定性因素。換句話說,未來中美兩個大國的關係取決於決策者,當然也取決於民意,取決於兩國之間相互交融的關係。

習近平主席和特朗普總統通話的時候,強調中美加強合作的必要性、緊迫性進一步上升。他特別提出,搞好中美關係符合兩國人民的根本利益,也是中美兩個大國對世界應有的擔當。在習特海湖莊園會晤的時候,對於中美關係,習近平主席特別提出:我們有1000個理由把中美關係搞好,沒有一個理由把中美關係搞壞。

當前將是重要歷史轉捩點

習近平主席對中美關係的定調,是推動中美朝着一個可預期的、可持續的、良性的互動發展,進一步把中美關係搞好。從兩國領導人的互動來說,習近平與特朗普首次會晤期間,中美雙方宣布建立外交安全、全面經濟、執法及網路安全、社會和人文4個高級別對話機制,之後中美共同磋商的「百日計劃」中關於改善中美經貿關係的10個措施,都是在實實在在地解決中美之間存在的一些矛盾和問題。

這次特朗普的首次訪華,兩位元首就新時代的中美關係發展達成了多方面共識,雙方將進一步發揮元首外交對中美關係的戰略引領,加強高層及各級別交往,在互利互惠的基礎上拓展廣泛領域合作,在相互尊重的基礎上管控好分歧,加強兩國人民間的相互了解和友誼,合作應對重大國際、地區問題和全球性挑戰。我認為,將來我們再回過來看中美關係發展進程的時候,當前將是一個重要的歷史轉捩點。

所謂新時代的中美關係,是超出了雙邊意義,超出當代的意義,會對未來產生持續的影響,並且超出了經濟的意義。即不僅僅是要確立中國和美國的經貿關係,可能會在政治、經濟、外交、軍事上各方面會開創一個嶄新的、超越冷戰思維和以意識形態劃線的中美關係。

特朗普對華善意 有待釋放成制度性安排

當然,中美關係仍面臨很大的挑戰,也有很大的不確定性,但現在從特朗普競選到當選總統,到他現在執政來看,我認為總的看,特朗普總統還是言必信、行必果的。聽其言、觀其行,他的行動和所表述的是一致的,當然他遇到了很大阻力,他遇到了阻力但還在往前走。特朗普和一般的政治家素質不同的是,他具有企業家的韌性,這種在市場上經過反覆摔打錘煉的韌性,在他治理國家方面表現得非常突出。

特朗普對中國的善意和態度,還有待於進一步釋放成制度性的安排和長周期的中美關係的構建,真正建立面向未來50年的中美關係,並形成一個制度框架,那麼我認為這個總統在中美關係上就是很偉大的。

地位交錯 中國可成經濟全球化引領者

中美關係和中美兩個國家都正處在歷史轉折關頭,對中國來說正在從經濟大國邁向經濟強國,與此同時,在美國採取貿易保護主義、孤立主義、封閉主義的情况下,中國反其道而行之,是經濟全球化的推動者、建設者,甚至可以成為引領者。中美兩國地位發生了特別大的變化,正好是交錯或者是顛倒過來。

在這種情况下,中國代表的是一種歷史發展的方向,是一種時代的潮流,是一種民心所向。美國原來是經濟全球化的旗手,推動了貿易的便利化、自由化,二戰之後推動建立了聯合國、形成了布雷頓森林體系,建立了相關國際機構,重建有利於全球發展的國際秩序,使世界保持了60年的增長。那個時候美國代表了時代潮流,代表了發展的方向,是引領者,一直引領了這麼多年。現在歷史又驚人的相似,世界又處在當時那種情况下。中國一方面要從經濟大國邁向經濟強國,另一方面還要擔當更多的歷史責任,要向全世界,向更多的國家,特別是發展中國家提供公共品,比如「一帶一路」,就是中國的方案、中國的倡議、中國的公共品。這種歷史的交錯和歷史的演化,在當前是非常深刻的,這種調整也是非常重大的。

須找到利益交匯點 實現互利共贏

中美兩國要想真正超越「修昔底德陷阱」,必須從找到中美利益交匯點,實現真正的互利共贏上下工夫。當前,中美之間的關係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中美之間的貿易2016年是5196億美元,按照單一國家來說,美國是中國第一大交易伙伴、第一大出口市場。中國現在對美國的出口額比中美建交的時候擴大了210倍。

比如製造業,美國提出重振製造業,中國的製造業現在佔世界的比重接近30%,中國製造業有39大項,191中項,還有525小項,現在我國是製造業體系在全世界最完善的國家,製造業的門類體系要比美國更加完善。

在這種情况下,中美製造業完全可以互補,甚至可以互換。因為全球的價值鏈是跨國界的,可以把我國的優勢產業形成全球的價值鏈;同樣,美國的高端製造業產業鏈也是在全球,比如波音飛機,中國有好幾個波音飛機零部件的製造基地,如果美國把國門封上,和中國製造業就不能產生良性互動。

再比如投資,美國現在的債務20萬億美元,如果再加上1萬億美元今年新增的債務,再加上未來10年1萬億美元的基礎設施投資,達到了22萬億美元。實際上現在美國的投資能力和中國沒法比,我國2016年基礎設施投資1.75萬億美元,製造業的投資是2.76萬億美元,這兩項投資是4萬億美元。所以在投資方面,特別是基礎設施建設方面,中美之間的利益交匯點非常多,中國有世界上最大的工程承包的集團,世界上最大的工程承包的十大企業前8位都是中國的。

可重構產業鏈 優勢互補

在中國「一帶一路」戰略推進過程中,中美之間也有利益交匯點。美國的「新絲綢之路計劃」和中國「一帶一路」交匯點是非常多的,這也是美國派工作組來參加「一帶一路」會議的原因,因為看到了利益交匯點。高科技產業,美國原來對中國限制出口,但是美國這種限制,實質上是限制了美國高技術產品市場的放大,是自損八百。

就機械人來說,現在世界家政機械人方面生產能力最強的是日本,高技術機械人生產能力最強的是美國、德國,中國是一個最大市場。雖然中國也有幾百家的生產企業,但還處於中低端。美國的高端產業和中國的中低端產業可以形成產業鏈,實行互補。中國現在處於產業鏈高端的比如高鐵,有成套設備可以輸出,特朗普提出要修高鐵,完全可以與中國合作,重新連結和形成新的產業佈局。像在馬來西亞、巴基斯坦,中國都建立了高鐵機車的生產車間,就形成了產業鏈。中美之間也可以重構產業鏈,形成新的優勢互補的產業體系。

中美之間只要有一個正確的思路和美好的願景展望,並採取實實在在的行動,中美兩國關係就能向好的方面發展;面對的問題如果用誠意解決,不是用冷戰思維來考慮的話,有很多問題也能迎刃而解。

對全世界最正面的回答

此次特朗普訪華,兩國簽署了創紀錄的經貿合作大單。這是中美兩國互利互惠合作前景巨大的最具說服力的證明,也是深化兩國利益交匯的大手筆,未來一定會對中美兩國關係的良性發展產生積極影響。

總體上,當前的中美關係是積極的,正面的。一個超越「修昔底德陷阱」的更好的中美關係,既對中美兩國有利,對全世界、對全人類、對未來的歷史也是一個最正面的回答。

作者是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總經濟師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