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波蘭話幫你度過難關

波蘭
儘管歷經慘痛的歷史,但波蘭人民卻依然保持樂觀(圖片來源:Annapurna Mellor/Getty Images)

近年來,像"hygge"(丹麥語)、"gezelligheid"(荷蘭語)和"lagom"(瑞典語)這樣的話非常流行。但是,信奉這些聽來大而化之的話的人們往往忽略了一點,即丹麥、荷蘭和瑞典都是政治上穩定的富裕國家,擁有良好的社會支持、教育和醫療體系。他們的哲學很難適用於其他不太幸運的國家。學習斯堪的納維亞人的快樂之道,就像在經濟困難時期向百萬富翁中學習金錢之道一樣。

那麼,我們為什麼不向一個歷經磨難而屹立不倒的國家學習呢?

地處德國和俄羅斯之間,波蘭一直置身於衝突的焦點。1772年、1793年和1795年,波蘭經歷了所謂三次瓜分,領土逐漸縮小。經過最後一次瓜分,波蘭幾乎從地圖上消失了123年,直到1918年才恢復獨立。第二次世界大戰讓波蘭遭到毀滅性打擊,人口大幅下降。似乎這還不夠,隨後波蘭又被前蘇聯所控制。1981年,為了應對日益高漲的團結運動,波蘭政府頒布戒嚴令,嚴格限制波蘭人民的正常生活和自由。在鐵幕落下之後,波蘭雖然加入其他西方民主國家的行列,但仍然經歷了一段漫長而艱難的轉型時期。儘管歷經慘痛的歷史,但波蘭人民卻依然保持樂觀。

我在波蘭長大,常常聽人們說"Jakoś to będzie"(發音為"雅-科什-托-本-傑伊")。每當我為某件事擔心的時候,我的父母就會對我說這句話,我一直認為它非常鼓舞人心。從字面上看,這句話的意思是"事情最終會解決的"——但它的意義遠遠不止於此。"Jakoś to będzie"的意思是採取行動而不計後果,而不是坐等寄希望於事情自行解決。它表示努力實現不可能達成的目標。它表示毫不畏懼、勇於冒險。

貝亞特·霍馬托夫斯卡(Beata Chomątowska)認為,"我們可以做任何事情,不管我們前進道路上遇到什麼障礙,任何事情我們都做得到",她是《波蘭人的生活方式:Jakoś to będzie》一書的合著者。

這也使它成為艱難時期的完美哲學。

波蘭
丹尼爾·利斯:"波蘭特色的幸福是走出那個舒適區"(圖片來源:NurPhoto/Getty Images)

事實上,霍馬托夫斯卡與合著者丹尼爾·利斯(Daniel Lis)將"Jakoś to będzie"的哲學視為舒適滿足的對立面。

"對我們而言,舒適滿足似乎包括讓自己與外部世界和其中的問題隔離開來;它是和你心愛的人呆在家裏,享受共處的時光。波蘭特色的幸福是走出那個舒適區。它是做一些似乎沒有意義的事情,僅僅是為了逆流而上。利斯說:"它是努力求變。"

波蘭人的心態包括勇氣、創新和創造力,它還意味著去國外追求更美好的生活。旅居國外的波蘭裔僑民(Polonia)約有2000萬,相當於波蘭人口的一半。波蘭人是英國最大的外國僑民群體,他們在紐約和芝加哥等美國城市也非常引人注目。正如波蘭歌手沃伊切赫·姆維納爾斯基(Wojciech Młynarski)所說的那樣,"當我們不在場的時候,一切都美妙無比。"但是我們卻無處不在。"雖然他的本意是諷刺,但波蘭人民重頭開始創造新生活的能力卻不無道理。

我個人喜歡"Jakoś to będzie"哲學的一個例子是華沙中心的人造棕櫚樹。"來自耶路撒冷大道的問候"(Pozdrowienia z Alej Jerozolimskich),在常常寒冷和灰色的城市裏,這是多麼令人驚訝的一幕。視覺藝術家喬安娜·拉日科夫斯卡(Joanna Rajkowska)2002年首次提出這個設想時,曾引起巨大的轟動。華沙市民抱怨說,棕櫚樹是一種不適合本市的外來元素,市政當局則擔心它的維護。但是,根據"Jakoś to będzie"哲學,這位藝術家堅持完成了自己的計劃,隨著時間的推移,棕櫚樹已經成為華沙的象徵,就像這裏的文化和科學宮殿一樣令人難忘。

波蘭
波蘭人是英國最大的外國僑民群體(圖片來源:Scott Barbour/Getty Images)

"不興高采烈,就會喪失信心。我們不是一個安定的國家,我認為這與我們的地理位置有關,"利斯說。

沃利·奧林斯(Wally Olins)是一位國家品牌專家,在2006年為牛津大學賽德商學院(Said Business School)撰寫的一篇文章中,他寫道,波蘭人的性格、力量和永不停步都來自於大量明顯截然不同的特質。"波蘭是西方的一部分,同時又理解東方;波蘭人充滿激情和理想主義情懷,同時也很務實,神通廣大;波蘭人的雄心勃勃,同時又腳踏實地。"

這些截然不同的特質合起來就產生了一種被稱為"創造性張力"的東西——這是一種不滿足現狀的不安分,一種總是令人興奮、常常令人吃驚的高漲情緒。他寫道:"這就是波蘭總是在不斷變化和演變、有時躁動不安的原因所在"。

這一點在波蘭首都顯而易見。"華沙是一個人們總是在議論紛紛的城市,它總是在不斷地變化。它由不同的部分組成,不見得有多漂亮,但卻很有趣。"霍馬托夫斯卡說。

人造棕櫚樹
藝術家喬安娜·拉日科夫斯卡(Joanna Rajkowska)在華沙中心樹立起一株人造棕櫚樹,它最終成為這座城市的象徵(圖片來源:NurPhoto/Getty Images)

我在華沙生活時,這種鮮明對比是顯而易見的。華沙看起來好像是由那些不太搭配的東西縫合在一起的。在市中心,戰前的房子緊挨著現代化的摩天大樓,而華沙老城的漂亮建築又與現代公寓樓形成鮮明的對比。遊客們可能會把這座城市描述成灰色和醜陋,但它卻總是充滿活力。

這種活力在波蘭人極具激情的討論中可見一斑,面對政治等棘手議題時尤為如此。儘管在某些文化中,爭論並沒有被社會接受,但在波蘭,它卻受到鼓勵。這種爭論甚至往往轉化為具體的政治行動,比如7月份的示威遊行,反對政府對司法系統嚴加控制的計劃。各種抗議活動,包括團結工會1980年8月發起的運動,都是波蘭人心態以及"Jakoś to będzie"哲學的重要組成部分——因為抗議活動需要激情、在危機情況下採取行動的能力以及相信事情終會解決的信念,無論它是什麼。

華沙
貝婭塔·霍馬托夫斯卡:"華沙是一個人們總是在議論紛紛的城市,它總是在不斷地變化。"(圖片來源:NurPhoto/Getty Images)

"必須要認識到,只有人民,不是政府,而是人民,才能掌握一切,組織起來。"在體制行不通時,我們是神通廣大的。我們可以從一團亂麻中理出頭緒,"霍馬托夫斯卡說。

不過,體現"Jakoś to będzie"哲學並不一定要有痛苦的經歷。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它僅僅意味著做一些非同尋常的事情。選擇與眾不同的道路。前往另一個城市,即使不知道將要在哪裏過夜。

利斯說:"這總會有一點冒險。"

(BBC)奧爾加·梅金 (Olga Mecking)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