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驅趕外來居民 顯公共行政「短板」

邱松鶴 作者是在北京的港人大學研究生

赴京求學年多,本擬躲進小樓,管它冬夏春秋。上周在西北考察考古遺址,正用手機拍照時,竟收到北京同學發來一段信息:北京市政府因應大興區奪命大火,排查危患,大興和周邊一帶大批外來居民被執法人員以所居建築物有消防隱患為由,在極短時間內必須離開。

回到北京後到大興看了一下,只見街巷堆滿雜物,恍如鬼城,平房處處窗門玻璃破碎,可見居民走得如何狼狽。這些居民有些搶車票回鄉,有些無家可歸,在寒冬露宿「有瓦遮頭」的地方。北京民間救護組織及一些學生自發組成的救援隊,被政府指不符合救護資格及設施不足,被拒於救助門外,而市政府沒有安排任何救助措施。

事件觸發了北京人的關注。其後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和中國人民大學校友會等一批高校知識分子逾百人,聯署公開信指摘北京市政府在缺乏全盤方案之下,粗暴驅趕外來基層人口。北京市委召開區委書記會,表示要做好疏通引導、注意節奏,預留足夠時間分流群眾,防止個別地方簡單化,注重人文關懷。事件到本周初似已平息,但這次事件深刻地反映了一些內地城市行政的一些問題。

進入本世紀,內地城市化步伐加速,北京、上海、廣州、深圳四市由於機會較多,吸引了大量外來人口,為都市的發展提供了廉價勞動力。北京市街道上穿插的快遞小哥、大小店舖的服務員、街道上的環境衛生工作者、都市周邊小工廠的工人,大都是來自河南、河北及陝西一帶的外來人口。他們工資低微,只能棲身於北京周邊大興等地的群居房或棚房。

這些群居房欠缺管理,基本上是一些兩層的工棚式建築,每個房間放上4至8張「碌架牀」,便成為北京外來人口的棲息之所,比香港的「劏房」更差。他們沒有戶籍,也沒有醫療保障,大多希望幹上幾年,掙多一點錢便回鄉。他們棲居之地設施不足,到了冬天為了取暖做飯,電力負荷往往出事,大大小小的電力短路觸發的消防事故屢見不鮮。這就是北京的現實。

北京政府明顯缺風險估計

北京的外來人口問題一直困擾市政府,這次因火災而出現的粗暴驅趕行為,很明顯看到北京公共行政的「短板」。筆者在香港長期處理受重建拆遷影響人口的安置,從來沒有看過如此粗劣的處理。

首先,政府在下決定前明顯缺乏風險估計。要在短短幾天驅趕數以萬計人口,應如何安排?過程中如何保證能依法而行?過渡性社會救助如何安排?

2011年國家出台了《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條例》,北京市也出台了《北京市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實施意見》,這些條例只適用於被徵收土地上的補償處理。大興區這次事件並非徵收土地,而是強制驅離人口,以上條例基本不適用,出於法律上的真空。

香港根據《市區重建局條例》,在其重建的佔用租戶,就算單位屬業主非法分租或居於僭建建築內,只要能證明其在「凍結人口調查」當日屬實際上的佔用人,也可獲得相等於3倍應課差餉租值的賠償;如果合乎申請公屋資格,也可獲配公屋。一些不合乎「上樓」資格的租戶,最不濟也可安置在中轉屋或市區重建局的臨時安置單位內作為過渡,不會出現無家可歸、露宿街頭的現象。

是時候考慮外來者緊急救助機制

大興驅離外來人口的後續處理尚是未知之數,筆者只能希望政府認真對待。類似事件發生後,民間救助團體被拒於門外,相關信息相繼被屏蔽,知識分子奔走呼號,政府幡然悔悟,這是內地社會現時處理敏感社會問題的循環。北京市是時候考慮處理外來人口的緊急救助機制。

評價一個國家或城市的發展程度,不單看經濟數字、科技發展或基建發展;政府如何對待居民,特別是基層人口和弱勢群體,才是評價城市發展的標尺。

但願北京市委書記說的「注重人文關懷」,不是一句空話。

(編者按:文章標題為編輯所擬;來稿原題為「北京大興區驅趕外來居民 呼喚緊急救助機制建設」)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