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振英示範製造社會恐慌

梁振英真的很煩。像一隻蒼蠅不斷在我們身邊飛來飛去,揮之不去。林鄭月娥昨天說:「……近年香港有一個現象,凡涉及香港與內地事務,特區同中央的事務,都係無必要地、甚至想好似製造社會恐慌式的言語來將佢上綱上線……」我差點以為林鄭是在說梁振英。

國家殺人合法論罔顧事實

位列「國家領導人」的梁振英前日出席一個論壇,可能因為席間梁粉雲集,他情緒高漲,近乎語無倫次。由鴉片戰爭說起,他強調港人要認識到,人類社會最大的利益集體就是國家,以殺人犯法為例,指「古今中外都有一個例外,就是以國家名義殺人,是不犯法的」。

大家第一時間的反應當然是想起六四。八九年六月五日梁振英署名刊登報章廣告「強烈譴責中共當權者血腥屠殺中國人民」,既然他認為國家殺人不犯法,當日又何須譴責?更重要的是,「古今中外」以國家名義殺人伏法者大有人在,例子多不勝數,紐倫堡審判、東京審判,還有曾獲中共支持的赤柬,其政權的多名領袖都曾因反人類、酷刑、謀殺等罪名被判終身監禁。

《大公》、《文匯》昨日都大篇幅報道梁振英的講話,但偏偏沒有着墨其「國家殺人不犯法」論。也難怪,國家領導公開言論如此罔顧事實、偏離常識,也實在太匪夷所思吧。不過,梁振英同場合另一番話卻不純粹是隨口亂噏。針對過去大專院校典禮上有學生舉黃傘、背向台,他殺氣騰騰:「學校畢業典禮奏國歌,有人擔起把遮,但冇人處理呢啲學生,亦都冇人處理呢啲校長。」不但要處理學生,還要「處理」有關校長?敢問梁振英,該當如何「處理」這些校長?

他還引習近平的「為官避事平生恥」,認為官員、校方須履行責任,處置有關行為。這些還不是林鄭口中的「製造社會恐慌式言語上綱上線」?如何處理學生是院校自主範圍內的校政,梁振英不該置喙。現在他不但要校方處置學生,還要處置校長,甚至叫官員出手,盡顯其寧左勿右,惟恐香港不亂的本性不改。

「處理」校長反映政治任務

梁振英出任特首的幾年間,大學校長受到的政治壓力越來越巨大。有些是直接施壓,例如港大陳文敏副校任命事件;有些則是在如此氛圍下,慢慢自我閹割獨立自由的精神,例如港大校長馬斐森近日再談十大學校長聯合聲明譴責濫用言論自由及「不支持港獨」,解釋當日雖對是否發聲明、內容及如何表達存在分歧,但因其他大學一度可能在無港大簽署下發聲明,為避出現「被孤立」結果,才簽署聲明。

《蘋果》今日報道,科技大學社會科學院原訂本月底舉行《撐傘》電影分享會,邀請佔中三子中的戴耀廷和陳健民、立法會議員朱凱廸和港大學生會前會長馮敬恩擔任評論嘉賓,並已發出邀請,社科院高層卻私下出手,禁主辦單位邀請有關人士出席。其中陳健民證實,有人以不想將政治帶入校園為由,禁止他們擔任評論員。不想將政治帶入校園當然是低智的藉口,但政治干預進入校園卻是香港可悲的事實。梁振英的言論,只是提醒我們,即使梁振英已不是特首,但控制大學的政治任務,中共仍是念茲在茲的。

林檎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