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碑”穆加贝将倒塌 鳄鱼姆南加古瓦让人害怕


今年1月九日,中国官媒报道,习近平还与穆加贝夜谈如何推进十大合作计划。
法新社


被称为“中国的老朋友”、全球最高龄总统穆加贝不理睬他的党发出的“最后通牒”之后,面临即将被弹劾的命运。津巴布韦首都街头,年轻的大学生正在撕下到处张贴的“伟大领袖”穆加贝的巨幅画像,“一座丰碑”倒塌了,昨日还是“伟大领袖”,今日怎被视为“一堆垃圾”?加速穆加贝灭亡的前副总统姆南加古瓦,昨日亲信,今日仇雠,人称“鳄鱼”,他有望取代穆加贝让许多知道其人历史的人感到害怕。

谁都知道穆加贝众叛亲离,曾经的万人欢呼的场面多么虚假,他的党,他当年一同反叛英国殖民主子的老战友,他亲密的接班人全都背叛了他,一心期冀仗着他残余的权势上位的夫人格蕾丝-穆加贝也不知下落。

 

统治了津巴布韦长达37年的穆加贝,是他的党---津巴布韦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向他发出了最后通牒,限定他周一辞职,否则这个执政党将启动弹劾程序。穆加贝周日晚上电视讲话仍然拒不下台。可能让穆加贝不可思议的是,昨日他们都是他的崇拜者,支持者,他的亲信,一夕之间他们都抛弃了他。连在津巴布韦最有影响力的同他一道参加独立战争的老战士组织也毫不客气地要求他下台。

 

津巴布韦街头还算平静,连日只有和平的示威和抗议,游行者高喊“再见了罗伯特”,“永别了爷爷”的口号,希望穆加贝知趣。周一早晨,气氛开始变化,首都校园的大学生开始愤怒,他们宣称要采取过激行动。

 

津巴布韦自2000年代开始以来就进入了一场大灾难,一个本来属于非洲富有的国家失业率直追百分之九十,激进的分田分地政策彻底败坏了该国最富有的土地资源,在国际上,除了还有他的老朋友中国,继续给予他崇高的荣誉,丰厚的资助,穆加贝早就成了孤家寡人。然而,国家凋敝,民不聊生,穆加贝还幻想着当万年总统,甚至在身后,让野心勃勃的妻子继承。穆加贝处在权力顶峰,左右都是恭维之徒,觉得自己的强大无与伦比,11月6日突然下令罢免自己的亲信,副总统姆南加古瓦,这无疑是为他的夫人继任总统扫清了全部障碍,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的最后的任性加速了自己政治上的灭亡。

 

上周二周三交接之际,军人们,他赖以掌权的军人们突然控制了这个国家,抗议穆加贝解除号称“鳄鱼”的副总统姆南加古瓦的职务。军方在极其短暂的时间软禁了穆加贝及其亲信,控制了政府机构和传媒,甚至没有发生一点流血事件。这一方面是津巴布韦人的幸运,一方面也说明貌似强大的穆加贝的权力已经空虚到了何种地步,只需一把火就燃烧得一干二净。其实,独裁者一夜之间就被瓦解这样的先例世界上比比皆是。从这个晚上军方发动“政变”起,穆加贝在很短的时间内失去了全部的自从1980年代津巴布韦光荣独立以来支撑穆加贝权力大厦的所有亲信和支持者。

 

穆加贝最不愿看到的一幕终于发生,周日晚间,执政党津巴布韦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召开紧急会议,推举被他罢黜的前副总统,“鳄鱼先生”姆南加古瓦取代穆加贝在2018年竞选总统。

 

作为政变一方,穆加贝的军队还算“礼让”,他们试图私下跟“穆加贝爷爷”谈妥,争取让他得以维持独立战争英雄的身份体面退场。

 

残忍的鳄鱼

 

穆加贝毁掉了富饶的津巴布韦,把这个国家毁到了难以想象在能够多少年内复活的程度。目前有望继任的前亲信,现在的掘墓人“鳄鱼先生”姆南加古瓦75岁,则以性格残忍冷酷出名,他做了穆加贝近四十年的左右臂,突然反叛,现在快要达到目标 继承谁也不可反对的宗师穆加贝。

 

两周前他被解职,然而他的流亡仅仅持续不到几天。姆南加古瓦上周四在军方支持下返国。现在,他成了执政党的头人,如果穆加贝交权,他将毫无疑问领导这个剧烈动荡的国家。

 

姆南加古瓦公认是穆加贝最忠诚的亲信,为独裁政权立下头等之功。津巴布韦独立后,穆加贝让他先后担任了国防部长、财务部长一系列重要职务。2004年生平第一次在权斗中败于乔斯.马胡鲁,他被指责觊觎副总统一职。十年后他在格蕾丝-穆加贝幕后操纵下在一场谣言大战中击败乔斯.马胡鲁,终于当上了“王储”。但是,他没有想到,格蕾丝-穆加贝正在谋划摘取总统宝座,而他是唯一的障碍。

 

姆南加古瓦在殖民主义时期差点被送上了断头台,性格残忍,铁石心肠,人们给他送了一个外号“鳄鱼”,但他并不是一只能流几滴眼泪的鳄鱼,他后来总结多年前的游击战时,简单地说,“我从那时起学会了一件事:消灭和屠杀”。作为国家安全部部长,1983年在他领导的镇压外省的异议人士行动中,他下令屠杀的人数据报大约超过两万人。2008年,穆加贝大选第一轮失利,姆南加古瓦亲自上阵操作灌票,采取一系列舞弊和恐吓暴力行动,让穆加贝再次当选。他对独裁者的忠诚引发了欧美的制裁,但穆加贝更加信任,让他全权掌握津巴布韦所有的安全机构。

 

姆南加古瓦同穆加贝一样,视国家为己有,通过在该国的金矿中提取利息,他成为津巴布韦最富有的少数人之一。

 

可是,仅仅在上周,在他被穆加贝突然解职之后,他戏剧性地与他的宗师穆加贝决裂。他谴责穆加贝与其妻把自己看作是“半神”,他们自以为“有权掌权一直到死的那天”。

 

好了,现在他的机会就要到了。但是他当总统的前景让那些没有忘记这个人的过去的人害怕。英国外交大臣约翰逊这样概括:“谁会想要这样的人领导国家转型,只是一个暴君换成另外一个暴君”。

 

法广RFI 安德烈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