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报:中国是否介入津巴布韦政变

 

 

(报纸摘要 / 法广RFI 杨眉)中国在津巴布韦政变中究竟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法国世界报网站刊登了该报非洲部专栏作者发自北京的文章。

文章指出,政变发动的前夕,津巴布韦军队总参谋长康斯坦丁·奇韦亚(Constantino Chiwenga)刚刚访问了中国。会见你了中国军方的最高领导人。奇韦亚将军此次访问究竟是向征求北京的意见,还是仅仅向北京做出通报?引发外界猜疑。从中国国防部的网站来看,奇韦亚将军与中国的关系密切,而且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有个人交往。

 

世界报评论说,从历史的角度来看,中国政府在政治上一向是穆加贝的支持者,不过,最近几年来,穆加贝夫妇的言行使北京颇为恼怒,再加上,北京对中国企业在当地的投资前景颇为担忧。穆加倍政权的骤然崩溃必将导致中国企业遭受巨大的损失。中国是津巴布韦最大的经济伙伴国,目前有一百多个中国企业投资津巴布韦的矿业以及烟草行业。世界报指出,虽然中国官方拒绝就津巴布韦的政坛巨变做出评论,作为中国政府的代言人,中国官方学者音译名叫王宏义的专家11月16 在环球时报发表文章,称穆加贝政府的执政已经给中国投资造成了很多损失,“政府的变化”将对这两个国家都有利。

 

虽然津巴布韦穆加贝政权多年来同苏丹巴希尔政权一样受到西方国家的孤立,而北京却长期依然故我,同苏丹与津巴布韦保持紧密外交关系。中国主席习近平2015年参加巴黎峰会之后出访非洲的第一个国家就是津巴布韦。

 

那么,北京政府是否正在调整立场?世界报引述英国前驻朝鲜大使、汉学家约翰·埃弗拉尔德(John Everard)指出,“毫无疑问”在这场政变中北京扮演了“类似于美国中央情报局在七十年代的角色”。世界报评论说,如果是这样,那将是中国传统外交政策的彻底改变。

 

世界报接着介绍说,不知是否是巧合,中国驻津巴布韦大使在政变期间离开了哈拉雷,中国使馆事物由使馆第二号人物代理。而按照中国使馆的传统管理,第二号人物一般负责情报部门。

 

当然,北京期待津巴布韦政权能够和平交接,因此期待前副总统姆南加古瓦(Emmerson Mnangagwa)能够掌控大权,北京对这位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曾经在中国接受过军事培训的领导人充分信任。

 

世界报文章还详细介绍了穆加倍家族在香港的豪华居所的来龙去脉以及他们与香港当地的司法纠纷,显示北京似乎并不希望穆加倍家族今后选择香港作为逃风港。

 

11月20日是国际支持同性恋以及变性变性恋者日,在联合国发展署以及荷兰政府的资助下,创办于2008年的北京的LGBT研究办公室周一公布了首份有关中国的同性恋以及变性恋者的调查报告,法国解放报在其网站刊登文章,介绍了该调查报告的主要内容。

 

天主教的十字架报介绍了梵蒂冈与北京共同举办文物展览会的消息。该报驻罗马记者介绍说,由于梵蒂冈与北京并不存在外交关系,此次展览的合作对象是一个自称为是非政府组织的中国文化投资基金,这一拥有三十亿美元的文化基金与北京政府的关系密切,事实上,是中国对外传播文化的工具。文章引述前教皇本笃十六世的发言人刊登在耶稣派刊物上的文章,呼吁天主教与中国建立紧密关系,尽管因此不得不付出一定的代价。

 

周三在法国电影院是新片上演的日子,中国导演王兵的影片《苦钱》本日将首次亮相。解放报刊登了该报记者与王兵的长篇访谈。

 

除了以上有关中国的报道与评论之外,周三法国各大早报除了解放报聚焦津巴布韦局势之外,其余各报普遍聚焦法国国内政治新闻。费加罗报关注的是法国政府提出的有关大学入学制度改革法。法共人道报介绍法国的劳工监督人员如何协助无证件人士获得工作许可证。十字架报则全面梳理了目前法国舆论沸沸扬扬的有关是否应该在官方文件中同时使用阴阳两性词汇来书写的争论。财经报纸回声报关心的则是巴黎如何从英国脱欧中获益。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