乍得周旋中國西方 「食兩家茶禮」 憑藉油產反恐地理位置 贏取資助


石油是乍得的經濟命脈。圖為乍得總統德比(前排中)在2003年一個儀式上扭開油管閥門,正式啟用乍得和喀麥隆之間的輸油管。

香港民政事務局前局長何志平被指行賄案,令一直周旋於中國與西方之間的中非國家乍得頓成焦點。乍得憑着豐富石油及重要地理位置,過去10多年來同吃中國和西方「兩家茶禮」。該國2006年與華恢復邦交後,透過讓中國購得石油開發權,賺取收入建構軍力;另一方面,美國和其前宗主國法國在非洲反恐戰要依賴乍得,乍得亦因此得以贏取資助。油價近年回落令該國不穩,總統德比亦因而加緊找支援鞏固統治。

乍得自1960年獨立以來,政局不時動盪,人民生活貧困。該國2000年代開始開採石油,但石油收入並未改善該國民生,總統德比只是借助石油收入鞏固權力。乍得首個石油項目是2000年10月連接乍得與喀麥隆的油管,由埃克森美孚、雪佛龍等石油公司營運。世界銀行亦有條件貸款給乍得,但2006年乍得政府將所獲得的石油專利費,大部分用於國防開支,並非改善民生,令世銀在2008年取消資助。與此同時,乍得逐步向中國靠攏,2006年與華恢復邦交,翌年中國石油公司便取得乍得大片地區的石油開採權。

環保為由 向外資油企罰巨款

石油雖然令乍德的經濟改善,但非洲的安全局勢以至乍德內部的形勢都令乍德經濟受困,政府去年更拖欠公務員薪金。乍德不時透過向外國油企索償令國庫進帳,2013年乍得政府突以環保為由,暫停中石油在當地的勘探工作,2014年更進一步向中石油索賠12億美元。去年10月乍得法院裁定美國能源巨頭埃克森美孚過去15年欠稅,裁定須繳付740億美元巨額罰款,相當於乍得5年的GDP。評論當時認為乍得是透過開出天價罰款,迫使埃克森美孚談判賠償。另外,自2015年起,乍得拖欠瑞士商品交易商嘉能可10億美元。

西方反恐棋子 「被默許」專制

乍得利用其地理位置拓展軍事影響力,獲西方支持。乍得位於非洲中部,周邊國家如利比亞、蘇丹、尼日利亞、尼日爾及中非共和國,都苦於對抗國內的武裝組織。正因這特殊地理位置,令乍得總統德比能打造其軍隊,成為在非洲和國際打擊伊斯蘭叛軍及武裝組織行動上不可或缺的力量。「九一一」恐襲後,美國加強在非洲的反恐部署,乍得是華府的「跨撒哈拉反恐計劃」(TSCTI)一員。乍得為進一步增強其區內勢力,近年插手兩個前法國殖民地的內亂。2012年底中非共和國內戰,乍得派兵和其他非洲國的軍隊助剿武裝分子,其後亦與法國參與中非共和國維和行動。2013年初,乍得又參與法國領導的聯軍在馬里打擊伊斯蘭武裝組織。西方一直有輿論批評,西方靠乍得助反恐,對德比的專制統治置若罔聞。

見風使舵 陷財困脅逼西方金援

近年國際油價大跌,乍得經濟一路下滑,同時亦被嘉能可追討欠債10億美元。總統德比向法國求援。今年6月,他接受法國傳媒訪問時說:「我們不可能繼續無處不在,既在尼日爾、尼日利亞,又在喀麥隆和馬里;又要巡邏跟利比亞1200公里的邊境。這非常昂貴,若沒辦法,乍得只好退出。」國際貨幣基金組織6月30日向乍得批出3.12億美元貸款。

不過,乍得對西方而言是否仍然是不可替代的反恐盟友,卻非毫無疑問。美國總統特朗普今年頒布的入境禁令,乍得榜上有名令不少外交專家感意外。總部位於華盛頓的大西洋理事會非洲中心專家費姆(J Peter Pham)認為,這可能是該國在打擊博科聖地上是「無間道」,只在其貿易路線受到危及時,才出手鎮壓。

香港 明報記者 湯曉慧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