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百日政变” 中国迈入独夫体制?


十九大闭幕式上的习近平
路透社


有观察人士用“习近平百日政变”来概括中国近几个月发生的事情。听起来有点耸人听闻,但它的实质含义可能跟诸多海外观察家的分析趋向一致:习近平颠覆了邓小平在后毛时期确定的废除终身制,党政分开等一系列做法和理念,从而向毛泽东时代大踏步倒退。这一变化带来的影响,就中共内部而言,不可谓不重大,对党国治下的中国而言,不可谓不重大。

习近平五年来在王岐山鼎力辅佐下大举反贪,在权力斗争中步步胜利。但七月以来权斗进程加快。这期间有几件特别值得一提的事:七月二十四日,中共隔代指定接班人孙政才正式落马,预告接班人制度可能告终 ;十月二十四日,中共十九大闭幕,新常委诞生,权倾一时的王岐山退出,孙政才获得了一个“野心家”的罪名,与文革时代的林彪同罪。这几个月还有一件值得一提的事件,四月底以来,流亡美国的富商郭文贵通过自媒体爆料王岐山家族,随后郭不断地爆料中共官场糜烂现象,在中国社会引起的后果难以估量。

 

个别谈话取代党内投票

 

不少分析指出,邓小平从毛晚年的暴政中体认到,如果党的领导人权力丝毫不受约束,还会发生文革那样的劫难。为避免重蹈覆辙,邓一边“垂帘听政”,一边启动了领导人退休制度,并强调党政分开,逐步在党内实施差额投票。邓此举的结果是各方挟制,党内各派势力保持均衡,有利于集体领导,避免“野心家”独大。开明的中共领导人,时任总书记的胡耀邦、赵紫阳为可能的政治体制改革带来了希望。然而,胡、赵接连遭罢黜,邓镇压了争取中国民主化的六四。

 

江泽民时期,中共党内推行差额选举,到了胡锦涛时期,集体领导发展到所谓的九龙治水,政令不出中南海,从王岐山退出后官媒发表的文章推断,习近平对此看在眼里,记在心中。

 

随着十九大临近,一切都在加速。从新华社“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产生过程中那些意味深长的故事和细节”可以看出,习近平集权首先从修改党内人事选拔制度开始,技术上取消党内投票,恢复神秘莫测的个别谈话制度,强化威权。

 

习对中共微不足道的一点投票制度恨之入骨,这从孙政才落马后罪名步步升级可窥一斑。新华社遵命发表的长文中,指责十七大十八大探索会议推荐方式,投票选举方式“带来了一些弊端”,简单“划票打勾”,导致“民意失真”。为了把党内投票的弊端说尽,举出了周永康、孙政才、令计划“利用会议推荐拉票贿选”。

 

对这样极小范围的党内投票都不能容忍,或许因为投票是匿名投票,具有一定的不可控性,而个别谈话,虽然个别,但被谈者一开始就知道该说什么或不该说什么,具有明确的指向。再看看个别谈话的方式,不仅从北京派出专人去谈话,不仅专门把省市领导人叫来北京,在中南海“谈话室”谈话,而且需要的话习近平本人亲自出马。“习近平总书记就如何酝酿产生新一届中央领导机构人选问题”,直接听取意见,“习近平总书记专门安排时间,分别与现任党和国家领导同志...前后谈了57人”。 “用个别谈话调研的形式,在一定范围内面对面听取对中央领导机构人选的推荐意见和有关建议,这是十九届中央领导机构人选酝酿提名工作的重大创新。”

 

谈话过程也是摸清实力的过程,震慑对手的过程,通过谈话,习近平摸清了底子,收编了尚在犹豫的人马。

 

布局 埋伏 登场

 

不要小看个别谈话的威慑力。谈话的过程要“向党交心”。故此新华社的文章才有“谈话中不限时间,有的一谈就是两三个小时,有的白天没谈完晚上接着谈;遇到思想上有顾虑的,放下笔记本、关上电脑,营造宽松环境......”这种描述的背后,有一种令人恐惧的张力。

 

习近平专门主持的人事选拔通过个别谈话这一方式取得了成功,最终把习的选拔干部的条件变成了全党的准则。“党和国家领导职务也不是“铁椅子”“铁帽子”, 符合年龄的也不一定当然继续提名”。李源潮、刘奇葆、张春贤等人年龄不够退休,亦黯然出局。

 

习近平虽然强势,但中共前任领导人的势力也不能完全忽视,这可能使得习没有走得更远。“七上”不一定,“八下”得到维持。颇受争议的反腐沙皇王岐山最终退场。习近平的爱将陈敏尔没有越级进入常委会。当然,胡锦涛的爱将、隔代指定的接班人胡春华也未能入常。有些分析人士认为,习近平虽然没有百分之百胜利,但至少胜利了百分之八十。

 

更重要的是为二十大铺平了路子。“不能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自觉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的,一票否决;对党中央决策部署态度暧昧甚至心怀不满、另搞一套的,一票否决;骨头不硬、见风使舵、爱惜羽毛、当所谓“开明绅士”、不敢担当的,一票否决......”这段话其实可以翻译成一句话:不向习近平核心看齐、不效忠习近平的一口否决。

 

个别谈话,秘密走访,派专人调研的方式大大限缩了党内其他派别互相联络的能力,致使习可以各个击破,被谈者在被邀请“交心”时尽量揣测上意,免得出错,掉了官帽,上意是什么,就是要把习近平中意的人推举上去。

 

中共十九届常委会还残留着李克强、汪洋这样的团派人马,韩正这样的江派人马,王沪宁这样的三朝元老,但在政治局,可谓新进的几乎是习家军,或者原本不属于习家军,但拼命拍马钻上来的比如天津市委书记李鸿忠这样的奇才。

 

十九大闭幕后新科常委出台与大家见面的场面非常有震撼力,六常委跟着习近平,习坦荡荡,六常委常戚戚。上届与习并出的李克强总理很有自知之明地落在后面,自知从此以后曾经短暂存在的习李体制灰飞烟灭。其他人的拘谨程度可见一斑。习散发着一种威慑力,习正在变成神话。

 

十九大之后最近几天的人事布局,进一步显示习近平得心应手,习加班全面部署。赵乐际接替王岐山主管中纪委,双李之一李强,主政上海,李希,主政广东,工农兵大学时期同班同学陈希主管组织部,赵克志任公安部长,北京天津继续由两名大话冲破天的干将,蔡奇和李鸿忠把守。大量拥习的人马破格提升。

 

最严重的一招是,中央政治局全体每年都得向习近平本人亲自述职,这意味着习近平已经直追毛泽东,在所有人之上,常委会成了顾问委员会,政治局成了习家将练兵的场所。只不过毛更随意,习需要强行规定

 

王岐山最新署名文章玄机何在

 

习既务实也务虚,意识形态绝不放过,最突出的就是通过修改党章强化个人崇拜。修改党章,不仅从现实层面,而且从精神层面强化了习的威权,以习近平姓名冠名的“思想”写入党章,在后毛时代是不可想象的事,然而习近平做到了。高新注意到,修改后的中共党章有一个重大变化,把邓小平亲自主导在十二大党章中贯彻的“党要管党,党政分开”的理念之表述被习近平彻底否定了。

 

邓小平早在八零年代初就指出:“党和国家现行的一些具体制度中,还存在不少的弊端,妨碍甚至严重妨碍社会主义优越性的发挥,其中较为突出的就是党政不分、以党代政的问题”。习近平的助手王岐山在下台后仍发表文章为习近平否认党政分开辩护。

 

习的思路,做法,在王岐山退出后在『党的十九大报告辅导读本』公布的署名文章里说得清清楚楚,“坚持党的领导是当代中国的最高政治原则,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关键所在”,王岐山还在文章中抨击了“没有前提地搞党政分开”的错误,这预示着什么,?从习近平思想写入党章来看,坚持党的领导同坚持习近平的领导几无二致,党政分开本来是胡耀邦、赵紫阳时代的试验田,但从来没有真正分开过,至少进行过尝试,江胡时代也是说说而已,但从王岐山公然否认看,中国,今后只能是一个谁也别想妄想变革的党国,三四年前还有过所谓政治体制改革的提法或者想法,看来已成一场梦想。党内个别高官,若心存变革之想,王岐山所谓的“政治腐败‘就会像一把利剑一样斩下来。

 

由习王公然否定他们的前任提出的党政分开可以看出,至少从邓小平以来,中共几任领导人所说的政治体制改革大约寿终正寝了。这可能就是今后几年中国政治的走向。但是不少分析人士怀疑,红色资本主义中国已非当年毛泽东的赤贫中国,如今被严控舆论严控网络的人们总是或多或少知道外部世界在发生着什么,总会从他们的前辈、周围那里听到各种各样的消息,这一点与毛泽东时代绝大多数人对外界毫无所知、全民警察的局面有重大区别。另外,国际社会的压力,中国内部日益激化的社会矛盾,经济发展滞缓等因素的制约,在这种情况下,独夫体制能够坚持多久,是所有观察家拭目以待的问题。

 

除了中国已不可能像毛时代那样的闭关锁国,中共内部,独夫体制能坚持多久也存在着一个很大的疑问,学者裴敏欣认为,包括总理李克强在内的其他六名常委都不足以威胁习近平的地位,未来真正抵抗习的野心是来自中国庞大的官僚体制。还有一些分析指出,习家军成军,团派、上海帮式微,然而,在这种情形下,中共党内斗争就会无可遏止地转至习家军内部的人事倾轧,一如毛泽东后期的四人帮。

 

法广RFI 安德烈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