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減稅案:中產階層減稅輕如鴻毛,鴻毛還會取消


聯邦參議院共和黨人9日提出參院版減稅案,白宮首席經濟顧問柯恩說,對這次歷史性減稅,白宮有兩個原則:一是減輕所有中產家庭稅務負擔;二是給公司減稅,因為公司稅稅率高,使企業失去競爭力,所以要減稅,吸引投資。

但參眾兩院的減稅法案顯示,川普政府的兩項原則互相衝突,無法辦到。原因很簡單,因為財政收入短絀,所以無法既給企業減稅,又給中產階層減稅;國會兩院的減稅案必須有所抉擇,必須犧牲部分納稅人。川普和共和黨選擇給企業和富人大幅減稅,部分中產家庭自然被犧牲。

有個數字,最能說明財政短絀的情況。共和黨利用聯邦預算案,將減稅案與預算案綑綁一起,利用預算案的兩黨妥協,參眾兩院只要以簡單多數,就可通過減稅案;但問題也出在這裡,共和黨通過的預算案,最多只能讓減稅案於十年內出現1.5兆元赤字,如果超過此數,減稅案就不能獲國會通過。

非黨派的「稅務聯合委員會」(JCT)的推估顯示,參眾兩院將公司稅稅率從35%減至20%,未來十年國庫將減收1.33兆元,而給「稅負轉移公司」(pass-through businesses)減稅,未來十年減收2850億元,兩筆加起來等於1.62兆元,超過預算案規定的1.5兆。所以無論參眾兩院的減稅版本,都須設法找尋「新財源」,以便彌補赤字,將赤字控制在1.5兆之內。

共和黨向來主張給企業減稅,所以不從公司稅找財源,只能向中產家庭下手。結果參眾兩院的版本對中產減稅出現不少相異的措施,特別是扣抵稅和減免方面(deductions)。例如,參院保留100萬元房貸利息扣抵額,但眾院則將100萬元減為50萬元;又如,參院保留個人所得稅七個稅距,但眾院卻將七個稅距減為四個。

值得注意的是,無論參院或眾院,減稅重點主要是給富人和企業減稅,中產階層的減稅可謂「輕如鴻毛」,有些中產家庭稅負不減反增。「紐約時報」10日分析顯示,減稅案實施第一年,即2018年,即有17%中產納稅人(年收入5萬至7萬5000元之間),稅負不減反增。共和黨傾向對企業減稅方向很清楚,而所謂「中產減稅」,只是企業減稅以外的政治宣傳,是想贏得民眾支持的「政治包裝」。

共和黨參院版減稅案剛宣布,還沒有權威性分析顯示它的影響。由於它與眾院版方向相同,可借用權威組織對眾院版的分析解讀「中產減稅」的影響。例如,獨立的稅務政策中心(TPC)分析顯示,中產家庭2018年平均可從眾院減稅案得到840元減稅,但全美最富的1%,2018年則可獲減稅3萬7440元。當然,兩者收入和計算基礎不同,但對富人「偏愛眷顧」,國庫收入減少,就從廣大中產階層身上「找補」。

值得注意的,中產家庭減稅840元的說法具有誤導性,因為這個減稅數字隨後會改變。眾院減稅案規定,2022年之後,一些個人所得稅的扣減將取消。稅務政策中心說,到2027年,收入在5萬至7萬5000元之間的四口家庭,稅負將不減反增,每年將增加繳稅230元;收入4萬至5萬之間的四口家庭,則增240元。

這些數字顯示,中產家庭2018年獲得的減稅已輕如鴻毛,但「鴻毛」隨後還會飛走,開始時獲減稅的部分中產家庭,日後會變成加稅。稅務聯合委員會說,2027年被增稅的中產納稅人,占全部納稅人23.7%。被不少老人和慢性病病人依賴的「醫療開支扣減」,也將被取消。共和黨對這個「殘忍決定」的解釋是,老人和病人這些開支,將可從經濟增長中得到彌補。

川普喜歡誇耀說,他的減稅計畫是「歷史性減稅」。必須指出,所謂歷史性減稅,是指公司稅從35%減為20%,是對企業和富人的歷史性減稅,卻不是對一般美國家庭的歷史性減稅。因為一般美國家庭只得到輕如鴻毛的減稅,十年之後,更有近四分之一中產家庭非但不能減稅,反而要加稅。

由於稅務政策中心等戳破共和黨減稅的真正意圖,眾院議長萊恩、參院多數領袖麥康諾,9日不得不向「華盛頓郵報」和「紐約時報」承認,原先保證每個中產階層都可獲減稅的話「說錯了」(misspoke)。即使他們承認犧牲了部分中產家庭,並不表示,共和黨會改變原先的減稅策略,減少給富人減稅,或增加對中產階層的減稅。

《世界日報》社論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