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制网络自由中国连年夺冠 网管技术输出全球

位于美国首都华盛顿的人权组织“自由之家”发布了“2017年度网络自由报告”,左二为“自由之家”的“网络自由”项目主任凯莉(Sanja Kelly)。(朱丹摄影)
位于美国首都华盛顿的人权组织“自由之家”发布了“2017年度网络自由报告”,左二为“自由之家”的“网络自由”项目主任凯莉(Sanja Kelly)。(朱丹摄影)

11月14日,位于美国首都华盛顿的人权组织“自由之家”发布了“2017年度网络自由报告”。该报告指,越来越多的国家政府效仿中国与俄罗斯,严厉管控网络,压制网络异议声音。而且,中国还积极向外输出网络管控的技术和经验。

在“2017年度网络自由报告” 的发布会上,“自由之家”的“网络自由”项目主任凯莉(Sanja Kelly)表示,“自由之家”在过去的2017年通过对65个国家的研究发现,其中的30个国家政府使用各种手段管控网络,阻碍网络信息流通,而去年只有23个国家有如此的管控程度。凯莉强调,全球的网络自由程度已经连续7年下降,其中中国最糟糕,其手段包括加大网络审查、立法要求网络实名制、监禁网络异议人士等。

凯莉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说,“就审查、管控信息而言 ,在我们研究分析的所有国家中,中国拥有最完善控制网络的技术。这也是我们把中国列为网络自由方面最糟糕国家的主要原因”。

参加“2017年度网络自由报告” 发布会的还有“网络社会发展全球政策”的副总裁Sally Wentworth、乌克兰Mohyla新闻学院的Dariya Orlova和来自墨西哥的Paola Ricaurte Quijano。她们介绍了包括乌克兰和墨西哥在内的很多国家都借鉴了中国和俄罗斯的网络管控经验。比如,这些国家使用了有偿评论员、假新闻网站宣传、自动发贴账户等等,而这些都是中国政府长久以来的做法。

Sally Wentworth指出,企图大力掌控网络的政府正互相学习经验。自由之家的凯莉也表示,在压制网络自由方面连续3年排名第一的中国更是在积极向外输出网络管控的技术和经验。

“我们发现中国政府不仅向邻国,还向非洲的政府介绍管控网络的经验。我的研究还发现,非洲的埃塞俄比亚政府能够比较有效地控制其国内网络,主要就是因为中国政府给予了他们大量的培训”。

“自由之家”表示,中国及俄罗斯管控网络的诸多做法现在已经扩散到全球,对民主和公民社会活动构成巨大潜在威胁。

记者:朱丹 责编:何平 网编:李想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