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恩气候峰会COP23的成果与不足


                                                           波恩联合国气候变化第23届峰会,2017年11月15日。路透社

 

(环境与发展 / 法广RFI 杨眉)第二十三届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协议签署国谈判会议上週五在德国波恩落下帷幕,正如此前观察家所预测的那样,气候峯会并未达到指定的目标,因爲波恩峯会的两大目标十分明确,首先各成员国必须拿出具体的路线图,具体介绍如何实现各自2015年在巴黎峯会上做出的减排承诺,如何具体地向联合国彙报自己的减排进程?其次,发达国家如何保障向发展中国家提高援助资金?然而,波恩峯会未能爲以上两大问题提供新的回答。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此次会议是一大失败。儘管峯会最终结束时闭幕式上的照片上,各国领导人以及联合国的官员们都喜笑颜开。

当然,波恩峯会是一次准备性的峯会,虽然并未取得实质性的进展,但这爲时两週的会议也有一些可圈可点的成就。正如法国环境部长尼古拉·于洛对波恩峰会所评论的那样,波恩峰会成果毁誉参半,他认为,美国退出巴黎协定的负面影响开始逐渐显现,因此,他认为他个人避免对巴黎协定的实施过于乐观。

 

那么,美国的退出对波恩峰会产生哪些具体的负面影响?波恩峰会作为一次承前启后的谈判会议是否取得了一些具体的进展?我们在今天的节目中综合各方的消息就波恩峯会的成果与不足做一个总结。

 

绿色基金融资不仅无进展而且出现倒退

美国退出巴黎协定最直接的负面影响首先就是援助发展中国家应对气候变化的绿色资金的资金缺少来源。

 

自从哥本哈根峯会承诺设立绿色援助基金之后,这一基金的融资问题成爲每次峯会的一大看点,波恩峯会也同样如此。峯会召开的第一周,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在资金问题上的分歧再度显现,巴黎协定规定从2020年开始,绿色基金的援助金额应该达到每年1000亿美元,而目前发达国家的承诺离目标依然十分遥远,据参加峯会的非政府组织代表透露,发达国家中除了德国之外,别的国家都是两手空空地来参加峯会。不仅如此,美国退出巴黎协定的决定导致美国政府拒绝兑现奥巴马政府此前的承诺。虽然,从程序上来看,美国必须等到2020年才能够正式退出巴黎协定,但是,美国政府此前承诺的三十亿美元中仅有十亿美元已经到位,而特朗普政府拒绝支付另外的二十亿美元。也就是说,其馀的数额还需由别的国家来弥补,法国总统马克龙建议由欧盟牵头补充,但却并未获得欧盟其他成员国的响应。德国政府承诺将援助一亿欧元,其中一半五千万欧元援助适应基金,另一半援助最不发达国家。

 

另外,受气候变化影响严重的国家,尤其是一些太平洋岛国,期待在援助应对气候变化的同时,也对已经遭受巨大损失的国家提供气候灾难补偿。然而,他们的要求同前几次峰会一样依然是石沉大海。尽管今年气候峰会的主席国就是受灾严重的岛国之一斐济。

 

各国因此对下个月12月12日即将在巴黎举行的气候融资国际会议充满期待。期待会议为这一老大难的融资问题带来新的答案。

 

群龙无首

波恩峰会的另一大欠缺是气候谈判中缺乏领头国家,绿色和平组织负责人向媒体表示,自从特朗普政府决定退出巴黎协定之后,西方发达国家中没有一个国家能够牵头领导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这或许是波恩峯会难以取得进展的一大因素。

 

当然,也有观点认为美国的退出并未给峰会带来过多的负面影响,德国环境部长就认为峰会的总体气候是积极的,是一种建设性的中立的« Neutralité constructive »氛围。没有大的动作,但也没有退步。大家都在稳步前进。

 

走出煤炭的二十国联盟

美国的退出所造成的影响不仅仅是消极的,美国政府的行为也引发联合国其他成员国的反弹。美国政府代表团在波恩峯会召开边会,介绍美国如何开採使用清洁煤矿,引发与会多个成员国的反感,在英国与加拿大的牵头下,二十多个国家与地区组成走出煤炭联盟,他们中包括法国,芬兰,比利时,安哥拉,意大利,葡萄牙,萨尔瓦多,马绍尔羣岛,以及美国与加拿大的多个州省。他们一致承诺将儘快关闭各自的热电厂。

 

不过,令人遗憾的是,中国与印度这两大燃煤大国并不名列其中,而这二十多个国家与地区都是煤炭使用量极低的国家,所以,这一走出煤炭联盟的实际作用将十分有限。不过,从外交的角度来看,这一走出煤炭联盟具有象徵意义,因爲他凸显了特朗普政府在国内国外受到孤立的被动状态。

 

走出煤炭联盟进一步确认了最近几届峰会中逐渐形成的一种趋势,法国气候谈判代表图比安娜就认为在联合国气候峰会中多边联盟的势力正在日益壮大。

 

政府间谈判举步维艰 公民社会方兴未艾

如果说,波恩峯会政府代表团在蓝区的谈判进展艰难的话,蓝区之外的公民社会活动的绿色地区却活动热烈。

 

有参加峯会的欧盟官员向记者表示,从未见过如此萎靡不振的气候峯会,巴黎协定将于2020年投入实施,而协定中绝大多数条款都尚未具体明确,然而,谈判却因缺乏政治意愿,官僚机制约束等种种因素而停滞不前。一位尼加拉瓜代表向记者表示,谈判进展一次不如一次,长此以往,气候谈判的可信度将遭到质疑。而与此同时,地方政府以及公民社会之间的活动气氛却十分热烈。非官方代表活动的绿色地带越来越吸引媒体记者以及参观者,正如法国国际关係学院的气候谈判专家大伟勒威仪( David Levaï)所描述的那样,非政府组织的活动才是峯会的主要看点。

 

生态农业议题首次进入气候谈判日程

波恩峰会的另一大值得一提的成果是农业问题首次被提上气候谈判日程。

 

虽然农业问题最近几年来越来越引发气候谈判各方的关注,但却始终未能直接被纳入气候峰会的讨论日程。联合国粮农组织几周前还警告说,气候变化是导致地球饥荒的一大主要因素。多个国家非政府组织认为农业与气候变化密切相关。地球团结组织代表表示,必须减低农业生产的机械化程度,启动向生态农业的转型过程。

 

设立塔拉诺阿对话机制(dialogue de Talanoa)

如果说波恩峰会将在气候谈判史上留下什么痕迹的话,那或许就应该是峰会设立的对话机制,也就是所谓的塔拉诺阿对话机制(dialogue de Talanoa),此一词语来自气候峰会轮值主席国的斐济,字面意思是“用心来对话”。也就是说,各国应该安安静静地围着桌子坐下来,本着公正的精神,积极地采取有效的行动。今明两年的对话目标应该促使各国能够在明年年底之前制定出各自的具体减排路线图。这一对话的目的是寻找解决问题的途径,而不是针对某一个国家或者某一个人。对话的最终目的是敦促各国调整各自的减排承诺,因为如果按照巴黎协定中的减排指标来行动的话,那么,到本世纪末地球升温的幅度很可能达到三度。

 

对话不仅仅是在政府之间的对话,同时也是地方以及各个领域之间的对话。明年九月,美国旧金山将组织由各国的城市,企业以及科学家参与的气候峰会。

 

确实,各方都把希望寄託在明年,明年九月,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家组将公佈一项研究报告,报告将模拟到本世纪末地球升温幅度超过1,5度时,全世界各地将会遭受哪些具体的影响,专家们认为,这份模拟报告将会促使联合国的各成员国迅速採取行动。

 

最后,第二十四届气候峯会明年十一月份将在波澜举行,波兰并非是欧盟在气候领域的领先国家,波兰是欧盟境内著名的煤炭大国,作为气候峰会的东道国,波兰将如何承担其难以推卸的责任?备受外界瞩目。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