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平:都學U20, 那該有多好!

Deutschland Chinesische U20 Nationalmannschaft - TSV Schott Mainz (J. Duez)

中國U20國家足球隊在德國因藏人抗議而退場。時評人長平認為,他們只是將打壓人權定義為「國家核心利益」的中共政府的炮灰。

上週六在德國美因茨舉行的一場足球比賽中,中國U20國家足球隊雖然以3比0慘敗於德國對手,卻以一種政治姿態搶佔了新聞版面:德國倡議西藏組織(TID,Tibet Initiative Deutschland)成員在觀眾席打出代表流亡藏人政府的雪山獅子旗以及一些抗議性標語,中國球員隨即離場,拒絕繼續比賽。據稱抗議者隨後自願收起了旗幟,讓中國球員們在完美表演"紅"之後,有機會展示了自己的"專"--不出所料,"又紅又專"大旗之下往往都是只"紅"不"專"。

TID應該感到驕傲,中國外交部發言人不得不回應他們的抗議。外交部發言人把打壓西方人權的政策定義為"國家核心利益"。德國人卻認為,憲政民主、言論自由和文化多元才是他們的核心利益。在德國輿論中,這些中國球員因為不尊重這樣的核心利益而受到批評。我卻要在這裡為他們鳴不平:對於抗議有回應比沒有回應更好。假如TID、其他西藏人權組織以及各種人權主張者的抗議都能得到這樣的回應,這個世界將會變得更加美好。

遺憾的是,這樣的回應太少了。TID也曾多次去中國使領館前舉行更大規模的抗議,要是使領館因此拒絕在德國工作那該有多好;習近平訪問德國,人權組織更是傾力抗議,要是他因此中斷訪問掉頭回國,那該有多好;中國外交部要求德國人尊重打壓西藏人權這樣的"國家核心利益",毫無疑問整個西方主流社會都恕難從命,要是中共官員們因此把自己的家人撤回,把自己在西方銀行裡的賬號注銷,那該有多好;中國國內每年都有大量的農民、工人、退伍軍人和知識分子在高壓之下冒死表達抗議,要是中共政府因此集體退場了,那該有多好!

莫言為什麼不抵制諾獎?

以拒絕合作來抵制西方的人權主張,中國U20的小夥子們不是第一批人。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們是中國政府願意拿來犧牲的那些人。他們是否想過,假如TID堅決不肯收起旗幟,他們連表演"球技"的機會都沒有,跑到德國來"愛國"了一次就回去了,到底是誰的損失?是TID的抗議者嗎?是德國足壇嗎?還是全體德國人民?當然是他們自己。也許他們會被"小粉紅"們在社群網站上當作英雄歡呼一陣,但是僅此而已,如同戰場上的炮灰。犧牲個人前途以維護"國家核心利益"是"我們"應該盡的義務,但是"我們"從來不包括那些定義"國家核心利益"的人。正如中國官員們一邊制定政策圍堵西方價值觀進入中國高校,卻從來都爭先恐後地把子女送到西方接受教育一樣。

當然,這些愛國者也並非毫無理性。高喊抵制日貨的人,可以去砸別人的豐田汽車,卻絕對不會扔掉自己家裡的索尼電器。假如那場足球比賽足夠重要,無論TID怎樣喊破喉嚨,球員們也可以裝聾作啞。

這方面的典範人物就是作家莫言。2009年的法蘭克福書展上,莫言和其他中國作家也表演了一次退場抗議,因為組辦方邀請了異議作家貝嶺和戴晴出席。三年之後,莫言獲得了諾貝爾文學獎。他不僅知道諾貝爾獎整個都是宣揚西方價值觀的,而且還在頒獎現場聆聽頒獎辭對"中國人民感情"的傷害: 它稱"莫言用譏諷和嘲弄的手法向歷史及其謊言、向政治虛偽和被剝奪後的貧瘠發起攻擊",描述了"20世紀的中國殘酷無情",那裡"沒有真相、沒有常識、更沒有憐憫,那裡的人們都魯莽、無助和荒謬", "不是共產主義宣傳畫中的快樂歷史"。這些將銘記於歷史的言辭對中國的"攻擊",顯然遠遠大過兩個異議作家出席書展會議--中國方面也並非無感,主流媒體對這個頒獎詞都隻字不提--更不用說,場外抗議聲不斷,然而莫言不僅沒有退場,還千恩萬謝,奴顏媚骨地接受了。

柏林牆又修起來了嗎?

如果你說莫言忍辱負重地接受了諾貝爾獎是為國爭光,那麼他為什麼不按照同樣的邏輯,忍辱負重地參加法蘭克福書展的會議?中國U20為什麼不忍辱負重地無視抗議,以漂亮的成績報效祖國?

這也讓我想起來,每年"六四"紀念日,民運人士都會在法蘭克福市羅馬廣場舉行抗議活動。總會見到中國遊客團興致勃勃地走過來,突然間變得驚懼萬分,在導游的催促之下匆匆逃離。常有遊客抱怨說:"這些人真是討厭,這裡又不能逛了!"盡管他們為自己的驚懼原因找錯了對象,但至少他們知道自己受了損失。

這些遊客和中國U20隊員們都應該想像一下:假如德國人在中國的城市遇到德國人抗議德國政府,他們會指責抗議者嗎?他們腦子裡可能會閃過一絲念頭:柏林牆又修起來了嗎?!

德國之聲中文網 長平是中國資深媒體人、時事評論作家,現居德國。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