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日本天皇在19年4月30日退位?


                                                           日本天皇伉俪。路透社

 

 

(东京专栏 / 法广RFI 东京特约楚良一)日本政府12月1日在宫内厅召开了有关决定天皇退位日的皇室会议,将2019年4月30日定为天皇退位日,皇太子将于5月1日即位成为新天皇。这是自1817年光格天皇退位后约200年来的首次天皇退位,也是现行《宪法》下的首次天皇生前退位,4月30日和5月1日,既不是旧年的结束和新年的开始,也不是日本会计年度的结束与开始,为什么日本选择这样一个日子进行新旧天皇的交接呢?

日本天皇2016年8月8日下午3点通过视频表达了作为象征天皇关于公务的想法,显示出欲实现生前退位的愿望。看得出来,繁重的公务使他很疲劳,但是他不能说:“我也有退休的权利”,因为他没有退休的权利,只能表示“不具体触及现行的天皇制度,谈谈个人的想法”。

 

日本《皇室典范》中未规定天皇“生前退位”一事,鉴于天皇生前退位的愿望,2017年6月9日,日本国会通过了《天皇退位特例法》,使平成天皇退位之事正式成为法律。

 

《天皇退位特例法》中规定,决定退位日时必须召开皇室会议听取意见,因此安倍12月1日召集皇族和众参两院议长及相关人员等,召开了皇室会议,据宫内厅称,会议始于上午9点46分,于11点结束。安倍在会后向天皇进行了“内奏”。

 

本来日本政府提出了2018年底现天皇退位,2019年初新天皇即位的时间表,如果在这一年的年底老天皇退位,在新一年开始时让新天皇即位,新的年号与公历新年的开始一致,会减少使用年号上的电脑系统的混乱,国民也容易理解,但是这提案遭到掌管天皇、皇室及皇宫事务的机构宫内厅的反对,其理由是元旦宫内祭祀活动和作为国事行为的“新年祝贺仪式”等接踵而至,再加上退位即位等活动,就会手忙脚乱。宫内厅次长西村泰彦在今年1月17日的记者会上说:“1月1日对于皇室来说是极其重要的日子,难以安排退位及即位的仪式。”

 

为此安倍内阁又提出在2018年12月23日,在天皇满85岁生日的时候,现天皇退位、24日新天皇即位,新的年号从2019年1月1日开始的方案,但是宫内厅拿出年始年末皇室活动的一览表,表示非常繁忙,难以安排,同时提出了以旧年度的结束的3月31日老天皇退位(日本的会计年度从每年4月1日开始),新年度开始的4月1日新天皇即位,并开始新年号的方案,认为这个时期现任天皇和皇太子工作较少,可以减轻他们的负担。

 

但是这又和政界的活动和社会状况相冲突,一个是年度交替的时候,是日本各省厅人员调动的时期,民间的公司也会进行大量的人事调动,同时还有日本的统一地方选举,不是一个安静的时期,因此政府又提出了一些其他的方案,其中2019年4月30日定为天皇退位日,皇太子将于5月1日即位成为新天皇对政府最有利,因为那时统一地方选举结束,国会有关新年度的预算案的审议也将结束,执政党和政府可以腾出手来专心致志搞旧皇退位和新皇即位的庆典作,同时在2019年的夏天会迎来参议院换届选举,在新天皇登基的一片祝贺气氛中进行选举,可以凸显“太平盛世的新气象”,对执政党有利。

 

而在《天皇退位特例法》中规定,天皇退位的日期,由政令来决定,而政令是由内阁决定的,因此最后,虽然宫内厅拿出了种种理由反对安倍提出的各种方案,安倍政权虽然也做了一些让步,但是最终还是按照自己的旨意,而不是按照宫内厅的意思决定了退位时期,坚持了“首相官邸主导天皇新旧交接”的立场。

 

在11月21日,在宫内厅长官办公室前,有记者向宫内厅长官山本信一郎问及将2019年4月30日定为天皇退位日,皇太子将于5月1日即位的方案,山本信一郎一脸不快地说:“完全不知道此事。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