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安戰略解讀(1):戰略過於強調競爭是一個錯誤

美國總統川普發表講話,闡述新國家安全戰略。 (2017年12月18日)
美國總統川普發表講話,闡述新國家安全戰略。(2017年12月18日)


川普總統12月18日公佈了他的國家戰略安全戰略,這是為未來軍事和外交政策、國防開支、貿易談判和國際合作列下的藍圖。

這項安全戰略基於四大支柱

1.保護國土安全

改革移民制度並加強邊界控制

從源頭打擊跨國恐怖組織和犯罪集團

維護關鍵基礎設施和數字網絡安全

部署一套導彈防禦體系

2. 促進繁榮

對“經濟侵略”予以報復

取消對開採頁岩油和其它國內資源的限制,從而擁抱“能源主導權”。

加強美國的能源自足,包括開發核能和其它能源

打擊對美國知識產權的盜竊

3. 以實力維持和平

重建美國軍事實力

讓美國的盟國增加國防開支

保障在印太、歐洲和中東等關鍵地區維持對美國有利的力量平衡

4. 推進美國影響力

外交和發展努力將聚焦保護美國的利益、為美國人找到經濟機會並挑戰競爭對手

推動自由市場經濟、私人部門增長、政治穩定與和平

脫離對基於贈款的援助的依賴,轉向對私人資本有吸引力的方式


莉雅 斯洋

美國川普政府12月18日正式出台的美國國家安全戰略不僅把中國與俄羅斯看作是美國在軍事、經濟和信息領域的戰略競爭者,而且認為中國在意識形態和政治上都是美國的威脅。美國的一些中國問題專家認為,這份戰略有其政策的連續性,但過於強調世界的競爭性以及美中之間的競爭而不是合作是一個錯誤。

美國的外交政策專家對川普政府星期一出台的國家安全戰略做出了的反應。

哈斯:戰略體系川普'有原則的現實主義'外交政策

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會長哈斯(Richard Haas)認為,這份戰略是川普“美國優先”戰略的體現。

他說:“這份國家安全戰略試圖嚴肅的證明,美國應該採取它所說的'有原則的現實主義'的外交政策。它試圖以'美國優先'的原則來做到這一點。你可以把它稱為川普內外政策的核心宗旨,這包括相對封閉的移民與難民政策,對自由貿易的反對以及更緊的擁抱美國主權。”

試圖區別於以往政府

在他看來,在整個戰略中可以看到川普政府試圖把它與他之前的美國政府加以區分的努力。例如,它對改造中東或是其他地區沒有任何興趣,對氣候變化也沒有任何興趣。他還認為,這份文件對俄羅斯和中國的有關表述也與以往美國政府有所不同,認為中國和俄羅斯挑戰美國的實力、影響力和利益,並試圖削弱美國的安全與繁榮,認為這種競爭需要美國重新思考過去30年來的有關政策。

哈德利:有很多連續性

小布什總統的國家安全顧問哈德利(Stephen Hadley)認為,這份戰略很不錯。

他對媒體表示:“它裡面有很多連續性,因為美國的利益基本上沒有改變,美國的朋友與盟友也沒有改變,而我們面臨的威脅也有很多連續性,與我們過去十年所面臨的是一樣的。當你看到這樣一份戰略文件,它告訴你的是這屆政府強調的領域是什麼。”

哈德利認為,這份文件中有關大國競爭、意識形態之爭以及美國的民主與自由原則受到損害等表述基本是準確的,給美國現在的處境算是潑了一點冷水。

前副國防部長:與以往不同的是強調了國家之間的相互競爭

曾經在奧巴馬總統任內擔任負責政策問題的國防部副部長沃姆斯(Christine Wormuth)認為,這份文件強調了國土安全、經濟繁榮以及實力等支柱,與小布什總統2002年的國安戰略以及奧巴馬總統2010年的國安戰略是一樣的。在她看來,這份戰略有百分之80的政策連續性。她說,與以往戰略以更為積極的調子看待美國的盟友所不同的是,這份戰略不僅強調了美國與俄羅斯和中國這些戰略競爭者之間的競爭,而且也強調了每個國家之間的相互競爭,而這是與以往的戰略特別不同的地方。

芮效儉:過於強調世界的競爭性

前美國駐華大使芮效儉(Stapleton Roy)認為,這份戰略不應當讓大家感到意外。

他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不令人意外的是,這份戰略突出強調這是一個競爭性的世界。在我看來,它在這方面走得太遠了。但這與他們以前的說法是一致的。”

芮效儉大使認為,這種過於強調競爭而不是合作的看法是一種扭曲的世界觀。他說,沒有人否認國際社會競爭的一面,但是國際社會合作的方面更為重要,在合作破裂的時候就會出現衝突。

包道格:'美國優先'的體現,但缺乏政策細節

華盛頓智庫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負責學術研究的副總裁包道格(Douglas Paal)也表示,與以前的國家安全戰略相比,這份戰略報告更少的談論合作與協調,更多的談論單方面的美國倡議與反應。他認為,這個戰略主要是針對美國國內民眾的,尤其是川普總統的支持者。

他對美國之音表示:“我認為,這個戰略是試圖說,美國要對那些在經濟和戰略上占美國便宜的國家更為強硬,這些國家就是中國和俄羅斯。這是'讓美國再次偉大'以及'美國優先'整體手法的一部分。”

曾經擔任過老布什總統的特別助理兼國安會亞洲事務高級主任的包道格認為,在很多方面這份戰略與以往的很相似,即沒有什麼政策細節,也沒有說明如何從對中國的所謂掠奪式貿易行為感到不滿到解決這個問題。他預計就像以往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一樣,它們會存在一天的時間,成為新聞頭條,然後就消失了。

卡奇阿尼斯:戰略缺乏戰略性,凸顯目標的矛盾

尼克松總統建立的“國家利益中心”國防事務主任、《國家利益》雜誌的執行編輯卡奇阿尼斯(Harry Kazianis)認為,這份戰略根本沒有什麼戰略性可言,而是凸顯了川普政府政策的矛盾性。

他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我認為,很多人會得出的最重要的一點是,川普政府的整體策略是遏制朝鮮或是使它來到談判桌上來。如果這是我們外交政策上最大的一個目標,與此同時你基本上把中國與俄羅斯稱為你最大的戰略敵人,而你又需要這兩個國家幫你使朝鮮回到談判桌,這個戰略可能會惹惱他們。我從川普政府看到很多的是相互矛盾的目標。”

芮效儉:對國際經濟關係的理解有缺陷

曾經擔任過助理國務卿的芮效儉大使認為,這份戰略也沒有把美中之間通過經濟、貿易和投資而聯繫在一起的事實考慮進來。

他說:“它傾向於把經濟關係看作是強迫其他政府的工具,但是如果你看一下國際秩序,你會發現,只有在伊朗和朝鮮,經濟制裁得到有效的使用來試圖實現你的目標。但這是世界貿易很微小的一部分。因此,從經濟關係的強迫性的一面來談論經濟關係是理解國際經濟關係為促進世界各國的繁榮所做貢獻上的一個缺陷。”

這位大使還認為,這份戰略報告沒有顯示它理解這樣一個事實,即在印太地區,大多數或者是所有美國的盟友與中國的雙邊貿易超過了它們與美國的雙邊貿易。

芮效儉認為,這份戰略不會消失,但是他們會發現它是不可行的,因此在執行過程中會做出調整。

哈斯:最大的問題是戰略與政策之間的脫鉤

外交關係委員會的哈斯認為,戰略本身並不是問題,有關俄羅斯與中國的表述與認識也有相當的深度,但問題出在具體的做法上。

他說:“這個國家安全戰略最大的問題不是這份文件本身,而是國安戰略與川普政府之間經常出現的政策脫鉤。”

他認為,美國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巴黎氣候協議、川普政府的稅改方案等都體現了這種脫鉤。

(VOA)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