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習近平之年



未普

2017年對習近平來說,是極為重要的一年。對內,他成功地集權,成功地戰勝政治對手,成功地改變了中共的遊戲規則;對外,他的全球野心空前膨脹,借美國放棄世界領導權之際,正一步一步進逼世界舞台中心。

2017年,是習近平新時代的元年,中共統治正式進入了習近平新時代。這個新時代的重要特點是︰習在黨內、軍內建立了習式規則,即,以統一的意識形態為支撐,用堅持共產黨的領導,堅信馬克思主義,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對習核心是否忠誠作為站隊劃線的政治標準,順之者昌,逆之者亡。習用反腐整治黨內對手,用封官許願提拔肉麻吹捧的親信,用破格晉級要求軍隊絕對效忠於他,用“政治紀律”約束全黨不得亂說亂動,都屬於習式規則的具體表現。

十九大是習近平新時代的重要里程碑。習以習式規則大幅取代了過去三十年中共領導層的遊戲規則,並為自己過去五年的大規模集權獲得了中共高層的合法性授權(參見吳國光,2017)。習近平思想寫入黨章,其在黨內的地位,已經超越江澤民和胡錦濤甚至鄧小平,和毛澤東有得一拼。他廢棄了前朝安排的接班人,為安排自己的接班人或乾脆當個終身領袖而埋下伏筆。他大權獨攬,一統天下,在十九大進一步鞏固了他在黨內的萬能主席(The chairman of everything)地位(澳大利亞國立大學中華全球研究中心,2014)。

習近平新時代是一個萬馬齊喑的時代,2017年見證了過去四十年以來最嚴厲的思想控制。那些試圖以某種溫和方式改善或改變體制的人,在公共領域裡幾乎全被禁聲了。習用鎮壓打擊社會上的不同聲音,不准知識分子妄議中央,以“殺雞儆猴”恫嚇整個良知群體,用大刑重刑伺候那些有名的律師、記者、出版商等。對那些未遭逮捕的人,習近平當局用封網、封嘴、革職等辦法禁止他們發聲。

2017年,習近平在外交領域大有斬獲。他在世界規則方面亦開始打上習式烙印。習近平早在2013年年初,就闡述了他的外交觀,即中國已經不僅僅是一個世界規則的追隨者,而是要逐漸成為世界規則的制定者,習試圖以此有別於毛時代挑戰世界規則的外交以及鄧時代學習世界規則的外交。他的政治鼓吹手們宣稱,習已經重新制定了外交規則。

應當說,習近平的政治運氣在2017年特別好。這一年,美國影響力開始下降,中國影響力借機上升,習近平開始在國際舞台上呼風喚雨。幾年前,習近平作為中國國家主席首次出訪俄羅斯時,曾呼籲加強中俄外交政策及經濟合作,共同“尋求消解西方發達國家影響力”。僅四年功夫,習近平可謂“求仁得仁”。2017年,在經歷了風靡歐美的民粹主義浪潮之後,美國退出全球化、自由貿易和氣候控制等國際舞台,中國見縫插針,採取和美國針鋒相對的對策在國際舞台上收攬人心站穩腳跟。可以說,中國今天的狀態,很大程度上是美國總統特朗普成全了習近平。

面對這個史無前例的機會,習近平在對外領域不僅徹底放棄了“韜光養晦”,而且得寸進尺。中國試圖以各種方式直接干涉他國的例子越來越多。正如英國倫敦國王大學中國問題研究院主任凱瑞‧布朗(Kerry Brown)所說,從津巴布韋到緬甸,再到紐西蘭,很多國家的國內問題都有了中國的影子,這是中國對外領域的一個重要轉變。

2017年,習近平可謂志滿意得。但他的新時代和新規則可能要比毛澤東走得更遠,給中華民族帶來的危害也可能更大。畢竟他不是毛澤東,既沒有毛的“解放中國”的政績,也沒有毛的個人魅力,卻要學毛澤東搞黨天下或習天下,最後的結果可能不及毛。

歷史證明,專制和獨裁的道路走不通。習近平用專制和獨裁的手段追求他的中國夢,儘管現在勢頭很猛,但能走多遠呢?

自由亞洲電台(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