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難忘2017



2017年之所以難忘,是因為這一年發生的一些重大事件,將發生深遠的歷史影響,以至未來史學家將一再提起這一年發生的重大事件。

對中國來說,圍繞中共十九大的一系列重大政治事件,就具有這樣的性質。無可爭議的是,其中的郭文貴事件,最具劃時代意義。一個多月來,郭的緘默讓不少人感到,他的氣勢已被北京當局壓制住了,但他12月23日的直播再次表明,“一切都是剛剛開始”。

那麼,如何來理解郭文貴真相革命的時代意義?為什麼這場革命方興未艾?最近看到達賴喇嘛去年的一個講話,得到很大啟發。達賴指出,百年前列寧奪得俄國政權的十月革命,在全球掀起了一場由仇恨主導的文化大革命,而二十一世紀的人類,需要一場由善主導的文化革命來救贖那場革命的罪惡及其後果。從這樣一個視角來看郭文貴的真相革命,我們或許能對今天中國和世界湧動的潮流,獲得更有整體性的把握。

普京、習近平和特朗普,不僅都具有政治強人的性格和心理,而且,都是冷戰時代的產兒。他們同時執政三個世界大國,固然有某種偶然性,但也折射了2017年一個重要的時代特徵,那就是人類正處在一個文化世代交替的關口。冷戰出生的最後一代權力精英,仍享有很大的政治和文化特權,但是,由他們偏狹的情感經驗塑造的思維方式和政治理念,面臨著後冷戰時代成長的新一代精英越來越強有力挑戰。在全球規模空前的交流中成長的新一代精英,對人性中的合作潛力,有完全不同於上一代精英的情感體驗和知識積累,這是達賴主張的新文化革命最重要的認知基礎。

事實上,沒有郭文貴的真相革命,新的文化革命在中國已悄然發生。這一點在國內最近圍繞中國人是否該過“洋節”以及如何理解電影《芳華》的爭議中,得到了最新印證。推動這場文化革命最強大的力量,無疑來自現代傳媒技術的革命。這一革命,給人類的交往帶來了革命性的文化體驗。郭文貴真相革命持續的動力源泉,就來自於溝通革命持續推動的文化革命。郭文貴真相革命的貢獻,就在於他開創了這場文化革命全新的政治形式。與列寧開創的階級仇恨革命相對應的是,新的文化革命的政治形式,也具有高度國際化的特徵,只不過這種新的政治形式,揚棄了烏托邦的迷幻,而注入了更多西方的法治精神和更有超越性的宗教情懷。

特朗普執政一年儘管有種種非議,但他的政治理念和執政風格,如同習近平一樣,強烈地催化了美國的政治文化革命,正在激發美國許多影響深遠的社會演變。雖然特朗普的“美國優先”理念,試圖重續“孤立主義”的外交傳統,但勢不由人,中美通過這一輪全球化已經結成了超過當年“中蘇同盟”的“命運共同體”。

郭文貴試圖通過“郭傳媒”實行的反盜國賊新策略,就體現了這樣一種理念,那就是中國的政治和文化革命若想結出正果,就必須充分借力中美相互依存的經濟和政治現實。既然中國權貴大量攫取的財富已經通過大量移民國際化、資本化,那麼中國反貪腐、反盜國的政治鬥爭,就不可能不把美國和西方捲進來。而美國和西方的司法、金融和政治體制,一旦被迫介入中國的反貪進程,一個新時代就真的因2017的郭文貴事件而開始了。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