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中國「變臉」(下)



火山

十九大在即,京兆尹(首都的行政首長)蔡奇赤膊上陣。9.11這天,北京各區驅逐令亂飛,要求全市必須在十九大開幕前,將那些有礙觀瞻、增加碳排放的低端産業和人群逐出京城。

在祖國西南的遂寧,一個叫王傳碧的老人爲了保護家園,用利刀割斷自己的喉嚨。一個叫羅建周的湖南人因爲抗拆而自焚,但他的決絕依然無力阻擋官員的決定。六年前,這樣的新聞會讓全國圍觀,現在,這種慘烈的方式也變得悄無聲息。

這個月,保監會前主席項俊波雙開,據說身爲保險老大的他勾結了境外勢力。作曲家徐琳被抓,他的罪名是寫了一些歌曲。

一個叫王濤的武漢公民記者被抓,他將在拘留所度過一個多月。他只是應那些失蹤家長的請求,整理發佈了32名失蹤者的信息。一個家長悲憤地說,孩子失蹤了無人理,發個帖分分鐘抓人。

在接下來的10月,在18日開始的中共十九大,七人名單的出籠,抬轎者高呼英明領袖習近平。一部韓國電影,「出租車」成爲敏感詞。此前,維穩已迅速升級、異議者將被旅遊,訪民被困家中或失去自由。西北的新疆,漢人被組織起來對他們自稱的同胞維族人嚴防死守。

一個名爲「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口號已經誕生。據說,他將指引中國三十年。中國的大學著忙,這十六個字要去花掉天文數字的課題研究經費,生產出傳說中的「新時代」。

十九大維穩剛剛落幕,被壓制的醜聞就已經露頭。在被稱爲最繁華的上海,婦聯旗下的幼兒園正在虐童。半個月後,一個名叫紅黃藍的旗艦級幼兒園緊隨其後。細心的讀者發現,這是中共軍徽的顔色。在官方的解釋中,虐童的只是個案,監控總會壞掉。

對於低端人口來說,18日的大興火災帶來了他們的苦難,因安全之名,數十萬人一夜之間流落街頭。煤炭成了違禁品,燃氣和電力迅疾短缺。數億人在華北的寒風中挨凍,用他們的徹骨寒,爲高端者打造白雲藍天。一個叫華湧的宋莊畫家走進了大興,用手機記錄了老百姓的眼淚。幾天後,他因此被迫消失,在祖國的大地上逃亡。

但這個冬天的故事還沒有結束,因爲領導喜歡整齊劃一,那些萬紫千紅的招牌正在被摘取。官方始料未及的是,即便是重兵維穩,人權日當天,北京朝陽區的街頭第一次有人喊出,了「保護人權」!

一個叫孫立平的學者沖冠一怒,想知道亂象背後的邏輯,但他的文章找不到安身之地。

2017這一年,官方說中國進入了新時代,這個新時代的主題色調很冷。劉霞仍無自由,李文足還在等待丈夫歸來。黃琦依然被關,李明哲已經被審。西北還在防穆、南方正在反獨。領袖已經上牆、大學正在學「習」。而東北,人們開始防核。

大戲如果精彩,總是離不開反轉。這不,北京剛急電頻傳,如煤炭復燃、招牌停拆、驅逐放緩。蔡書記的刀子論演講餘音猶在,一夜之間又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難怪連孫立平也找不到這政令的邏輯。即便是圍牆下的互聯網時代,走過必留痕,被封鎖也有記憶,馬屁有時候也會傳遞真實的信息。

2017年9月28日,住建部長王蒙徽說——「北京總規劃工作是在習近平親自指導下完成的。」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