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香港大事回顧(下)︰香港立法會紛爭日趨嚴重



香港立法會的動態,已成為觀察社會是否和諧穩定的寒暑表,過去一年,立法會兩派之爭進入白熱化,互相謑落、甚至人身攻擊的現象越來越多;挑戰主席權威也成為常態。

(林國立回顧下過去一年立法會的主要紛爭)

新任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上任不夠一星期,就到立法會接受答問,希望改善行政立法關係,最初幾個月,泛民與政府仍在磨合期間,政圈氣氛稍有緩和,但立法會愈近年尾氣氛愈緊張,門外示威抗議,會內不斷響鐘點人數。民主派宣佈全面開戰,議會抗爭,一切要由去年講起。

民選立法會議員羅冠聰、姚松炎、梁國雄和劉小麗,在7月被高等法院裁定宣誓無效,被取消議員資格。

民建聯立法會議員陳恆鑌接受本台訪問時表示︰DQ案不是甚麼不公義,這是根據法律做事,由法庭做的裁決,這就是一個法律上的事,其實無人迫他在宣誓上做一些草率或不負責任的言辭,因為他作為這個身份,你想想宣誓,作出一個宣誓是莊嚴而有法律約束力的宣誓,他竟然當是表達意見玩玩下,甚至輕挑的態度,已經不符合議員身份,加上違反基本法的要求,按法律受制裁是咎由自取。

公民黨黨魁立法會議員楊岳橋則回應說︰又講這些,我還是那句,他們千不該萬不該,他們宣誓時有沒有觸犯任何法例,沒有,都是用明天立的,或明天釋的法,去處理我昨天宣的誓,這是否公道呢,說完。

連同青年新政的梁頌恆和游蕙禎,10月開始復會的立法會,反對陣營前後有六個議員被取消資格,建制派和民主派在議會內的人數比例,變成39對25,民主派連分組點票的否決權都失去。

被民主派形容為不正常狀態的議會,面對第一個重大爭議,是政府提出的支持一地兩檢無約束力議案,民主派批評政府拒絕公眾諮詢,向立法會提出無約束力議案,是製造假民意授權,民主派拉布主力朱凱廸,一度用到回歸以來從來未用過的議事規則,要求新聞界離場來爭取討論時間。

但即使民主派全力拉布,一地兩檢議案都只是拖延了約三星期最終通過。

陳恆鑌說︰他們拉布是失去理性,議事規則任何一條可以用來玩的,甚至過去我們都說的香港言論自由新聞自由核心價值,不應隨便動用,他們都拿來用,只是為了一個小小的無約束力議案,而動用到這種核武。

楊岳橋︰其實拉布是云云這麼多制衡方法中最差的,環顧全球拉布都不是由建制派做,只有少數派做,當朝的無必要這樣做,為何要迫我們這樣做,當然是因為有些議案有些撥款我們不同意,所以才用拉布拖長,用時間換空間,希望可以商討,其實解鈴還需繫鈴人,你拿甚麼上來,要看材料是否足夠,是好的或民意是大量支持的,沒有魔鬼在細節,我們為何要拉布民,真的是貪好玩嗎。

一地兩檢議案通過,林鄭月娥首份施政報告致謝動議,亦在分組點票下,九年來首次獲得通過,但立法會內外鬥爭才剛剛上演,議事規則修改的攻防戰正式展開。

陳恆鑌指出,反對派不斷在議事規則上製造事端,以往多年來不斷濫用議事規則,以至今屆我們覺得真的受不了,要救回香港唯有修改議事規則。

楊岳橋則說︰客觀事實就是我們少了六個人,你就去修改議事規則,令我們沒有任何反撲空間,這不是趁我病攞我命是甚麼,我會勸他們做得出就不怕認,政治的事你趁我弱勢打壓我,這是路人皆見的事實。

建制派提出的修訂,包括將立法會大會法定人數減低,大幅增加立法會主席的權力,可以阻止議員提出修正案和中止辯論,阻止拉布。民主派就反制,同樣提出修改議事規則,希望可以打尖,先於建制派提出修訂,變相拖延時間,但被立法會主席梁君彥否決,梁君彥還決定將54項議事規則修訂合併辯論,還加開會議,希望快刀斬亂麻,結果門外紮營抗爭這一幕再一次出現在立法會門外。

市民黃伯說︰我們為下一代到底活在一個甚麼社會,是否公平公義,我們一定要走出來,議會已經失去制衡,議會就變成橡皮圖章。

民主派接連近一個星期的集會,在立法會外的紮營,參與的人疏疏落落。

佔領運動發起人戴耀廷表示︰我們要繼續堅持,我一直認為無論人數多與少,我們仍然相信香港核心價值,我們要出來,我們的堅持才可以讓其他人看到希望。

但這希望最終落空,建制派提出的修訂,在聖誕休會前全部獲通過,民主派的修訂就被否決。

陳恆鑌說︰你知道現在立法會激進派基本上是牽著溫和泛民議員去走,一炒熱議題泛民全部人跟著激進派去走,我覺得將門檻提高,其實亦幫助了溫和反對派,對整個社會的理性都是好事。

楊岳橋說︰我很不希望這會變成事實,但無可奈何的是,保皇黨的集體努力,的確將個別議員空間收窄,必然目標就是令立法會變成橡皮圖章,這不是人大我不知是甚麼。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