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中國LGBT人群現況與展望

中國同性戀和跨性別伴侶在上海的國際郵輪港的一艘郵輪上合影。 (2017年6月14日)
中國同性戀和跨性別伴侶在上海的國際郵輪港的一艘郵輪上合影。(2017年6月14日)

揚之初

中國官方的央視國際頻道CGTN今年3月報導了中國全國人大代表、中華女子學院教授孫曉梅等人在兩會期間呼籲《反家庭暴力法》也要保障LGBT等性少數人群。孫曉梅和多位專家學者也持續推動《反就業歧視法》平等保障,禁止基於性傾向、性別身份與性別表達的歧視。CGTN今年也推出了“粉紅經濟”和多元性少數係列報導。回顧2017年,跨性別以及其他性少數人口在中國的現狀如何?未來的展望是什麼呢?

《2017中國跨性別群體生存現狀調查報告》封面(北京同誌中心)
《2017中國跨性別群體生存現狀調查報告》封面(北京同誌中心)

今年11月20日,也是所謂的“跨性別紀念日”,由北京同誌中心、北京大學社會學係發起,獲得荷蘭使館和聯合國發展項目(UNDP)支持的《2017中國跨性別群體生存現狀調查報告》進行了研究成果發表。這是中國大陸地區首度針對跨性別以及非性別常規者最大規模的全國調查報告。

大約20年前,中國曾把同性戀視為變態甚至是流氓罪,對跨性別的概念更是諱莫如深,人們常用的更多是“不男不女”、“人妖”這類含貶義的詞彙。

跨性別活動人士說,今年的這種紀念日活動標誌著中國社會的進步。北京同誌中心跨性別項目主管齊霽告訴美國之音:“這是中國跨性別群體一次重要的集體出櫃,具有里程碑式的歷史意義。”

世界各地性少數群體相互激勵

從美國到台灣和澳大利亞,世界各地的性少數群體權益發展與合作也鼓舞了中國的性少數人群。齊霽認為,“國際上跨性別的熱度和能見度空前高漲。”性少數群體受到的打壓反而使社群更加團結。

齊霽接著說:“另外世界各地的同性婚姻合法化趨勢,如台灣、澳大利亞、奧地利等,也給了包括中國在內的世界各地的性少數群體很大的鼓舞。”

北京同誌中心"追夢”活動照片(北京同誌中心)
北京同誌中心"追夢”活動照片(北京同誌中心)

就業歧視案中的多元性別

被稱為中國首宗跨性別就業歧視案的案子也在2017年獲得突破。

中國的就業歧視中,雇主針對年齡、戶籍或男性、女性等等因素來決定不聘用哪些求職者,包括“男士優先”或只招男廚師等例子。也有人因為性傾向、性別認同或性別表達而受到不平等的待遇。

C先生在北京接受采訪。 (2016年5月18日)
C先生在北京接受采訪。(2016年5月18日)

貴州的C先生是同誌公益組織貴州黔程工作組負責人。他的勞動糾紛和人格權案件引起了很多關注。出生時被認為是女孩的C先生告訴美國之音,他是一名"跨性別直男"。

他說:"我的認同是一名跨性別男性,在稱呼或者指代方向上我比較喜歡用男性形容詞。"

C先生之前被雇主慈銘體檢中心認為穿著打扮像(女)同性戀、不健康而遭解職。貴陽雲巖區勞動仲裁委員會於2016年認為雇主應支付C先生勞動工作時數的工資。

貴陽雲巖區人民法院在2017年1月份進一步審理勞動爭議糾紛後,認定用人單位非法解聘,所以應給予C先生工資和賠償經濟損失,但法院沒有認定歧視為解僱的原因。

2017年7月份,貴陽雲巖區人民法院再就人格權進行審理,認定慈銘體檢中心“在沒有合理理由的情況下解除與原告的勞動合同關係,侵犯了原告平等就業的權利”,這些侵權行為“對原告身心造成了一定損害”,因此須賠償C先生精神損失人民幣2,000元。

本案在人格權方面目前進入二審階段,由法院審理用人單位是否應向C先生賠禮道歉。

多元性別與LGBTIQA+的意涵

身為跨性別直男卻被誤認為女同性戀者,C先生認為,這只是因為大家不了解,以及科普做得不夠,所以需要讓更多人了解多元性別。

性別包括出生時被指定的性別(sex assigned at birth)與性別認同(gender identity) 。多數人覺得出生時被認定的性別能代表自己的性別,這些人稱為“順性別”(cisgender)。兩者不一致時,有可能是跨性別(transgender),比如知名舞蹈家與主持人金星、學者李銀河的伴侶大俠以及C先生。也有人覺得自己不屬於任何性別,也有人認為自己屬於一種以上的性別。另外,根據自身以及受吸引對象的性別,還有“性取向”(sexual orientation)的區分,比如佔人口多數的“異性戀”(heterosexual)和占人口少數的“同性戀”(homosexual)、“雙性戀”(bisexual)、“無性戀”(asexual)和“泛性戀”(pansexual)。

通俗用語上,異性戀這個性取向被戲稱為“直的”,同性戀則是“彎的”。C先生是跨性別,性別認同為男性,性取向受到女性吸引,所以是跨性別異性戀男性,也稱為跨性別直男。齊霽則是一名跨性別女性。

而性少數人群除了男女同性戀者(Gay and Lesbian)、雙性戀者(Bisexual)、跨性別者(Transgender),還有間性人(Intersex)、酷兒(Queer)、無性戀(Asexual)等等認同。英文上有以LGBTIQA+等方式表示各種認同與族群。

C先生強調: “我不能代表(跨性別)這個群體,也沒有任何一個單獨的跨性別個體可以代表這整個群體。”

賠禮道歉的意義

C先生在訴訟過程中已經獲得精神慰撫金,但是他說,他真正希望爭取的是一個道歉。

賠禮道歉是中國民法上承擔責任的方式之一。C先生和法律人士認為,賠禮道歉對個人與社會都是重要的。

C先生告訴美國之音:“這個賠禮道歉其實也是我自己要的一個尊重,也希望其他公司能引以為戒,每個人不能因為自己的弱勢或者一些選擇上的不同、生活上的不同,而遭遇到不平等待遇,每個人在就業面前其實都是平等的。”

法律專家Zelda來自於中國的一個LGBT非政府組織,她通過郵件跟美國之音說:“在中國這類歧視案件判賠的精神撫慰金數額非常低,根本無法達到對當事人人格尊嚴受損的撫慰,也無法對實施歧視行為的單位起到足夠的威懾作用。因此同時要求賠禮道歉一方面對當事人非常重要,因為這才能夠讓當事人覺得人格尊嚴的受損得到了一定的補償,另一方面也能夠真正讓單位理解他們的歧視行為對當事人產生的傷害,引導他們日後不要再實施類似的行為。”

人人都應免受暴力與歧視

在多年來致力於性少數人群公益事項的過程中,C先生髮現,不只是性少數人口,許多包括殘疾人等弱勢與邊緣人群都需要就業保障,比如他的就業歧視案被報導後,很多懷孕的女性或是在招聘階段遇到區分男女的求職者,都發現自己和C先生一樣受到了不平等的對待。所以最終是希望和專家學者們一起推動《反就業歧視法》,讓每個人都能受到平等的就業保障。

C先生說:“那如果在中國能有這樣的一個完善的就業法律去保護更多被邊緣的群體,TA們就應該可以享受到平等的就業權。” C先生使用了不分性別的"TA "。

Zelda呼籲以性別中立原則來表現法律的兼容並蓄。

她說:“例如《反家暴法》第37條的規定,可以解釋為意味著同性同居者亦可被納入家暴治理範圍。當然多元性別群體也面臨著自己獨特的挑戰,所以如果能夠在法律政策中提升多元性別群體的可見度是更好的,例如《反就業歧視法(專家建議稿)》這種明示的規定。”

有進步也有挑戰

跨性別權益活動人士齊霽認為,中國官方媒體CGTN製播了性少數人群專題報導是一大進步。齊霽認為,“背後一定離不開很多人的努力,包括體制內部一些默默支持我們的人。”

Zelda則進一步指出,一些性少數人口在校園與家庭生活上也面臨暴力和強制扭轉治療的對待。跨性別者也有身份紀錄方面的挑戰。

她說:“跨性別者進行性別肯定手術、修改身份證件上的性別標記的門檻都過高,且學歷證書的性別標記無法更改,這些對多元性別群體的生存和發展狀況都是嚴重的挑戰。

CGTN的報導說,中國的性教育課本已經納入了多元性別。不過,Zelda指出,對性少數群體的污名化仍然存在於法規、學校以及家庭和社會生活中。

Zelda說:“2017年中國網絡視聽節目服務協會發布了《網絡視聽節目內容審核通則》,同性戀被納入了'非正常的性關係、性行為'類別,說明在中國對多元性別群體的污名化還是很嚴重。另外,……很多教科書中還有對多元性別群體的污名化表述,性教育中也普遍缺乏多元性別的內容。除此之外,多元性別群體面臨著嚴重的家暴,尤其是來自原生家庭的暴力,因為父母接受不了孩子的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者身份,打罵很常見,甚至有被家長強制送入精神病院的情況。……同性戀去病理化……在落實上並不完善,還有很大比例的心理諮詢師、社工等一線服務人員認為同性戀是精神病。”

未來展望

展望未來,C先生與齊霽希望不管是不是跨性別,更多人能關注多元性別議題。

C先生說:“希望大家能按照自己的想法去生活也希望最終有一天我們能按照自己心裡面的認同去修改身分證。”

齊霽說:“我建議越來越多的人能夠關注到跨性別議題,以及意識到它對整個社會產生的積極影響,無論你是否是跨性別者或性少數的一員,都可以積極參與到社會未來的發展與改變。”

Zelda則期待中國在法律和政策方面,能更加具有多元性別視角。

Zelda說:“希望立法者更能關注多元性別群體的法律權益,公眾能夠對多元性別群體更加包容。媒體報導中能夠湧現更多的多元性別相關內容,在學校教育中,納入多元性別平等教育。這些於多元性別群體的去污名化和減少針對多元性別群體的歧視和暴力都有巨大的作用。”

(VOA)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