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2018經濟增長競爭激烈

吳幼珉

美國和中國經濟來年都能增長,中國經濟的增長仍會快過美國,兩國經濟增幅的差距卻會收窄。美國的債務增長會遠高於經濟增長;中國互聯網技術和現代供應鏈可提振國內消費。


中國上海經濟需求強勁


美國減稅刺激股市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最近預測世界經濟在二零一七年能增長百分之三點六,為二零一一年以來最大的漲幅。世界經濟近年向好有兩個看點:一是美國經濟逐步復甦,二是中國經濟持續增長。

美國是世界最大而且是發達的經濟體,美國商務部稱二零一七年第三季度經濟同比增長了百分之三點三,是二零一四年第三季度以來的最快增速。特朗普也在公開場合稱其治下的美國經濟未來年增長可高達百分之四至六;而相比之下,美國經濟在奧巴馬任期內年均增長率才是百分之一點四八,國內生產總值年增長率從未達到過百分之三,那是美國自一九四九年以來經濟增長最緩慢的時期。

特朗普近日已經簽署了美國國會參眾兩院通過的稅改法案;美國聯邦稅收委員會預期那稅改方案可使美國經濟額外增長零點八個百分點。一七年一至十月期間,美國就業平均每月增長十七萬個就業崗位;情況也比奧巴馬就任八年所創造的一千一百二十三萬個就業崗位為好。在一七年十月,美國失業率是百分之四點一,也處於十七年來最低水平。

不論在美國政治精英還是在學者當中,對特朗普減稅與實體經濟增長的關係仍有不同的看法;而減稅對機器設備投資的影響,以及提高實體經濟增長的力度和速度等問題都需要由未來的實踐來檢驗。

此後,特朗普除了要對奧巴馬醫改開刀外,還會推行他的一萬億美元的基建方案。自上台以來,特朗普經歷了不少波折,也逐步兌現他競選時的承諾。在減稅和基建方案的共同促進下,美國經濟在二零一八年是可能獲得較快增長的。然而,美國政府財政卻長年入不敷出,在小布殊和奧巴馬任期內,美國債規模幾乎都分別翻了一番,即債務每年都以百分之九的幾何平均值速度增長。近期,美國政府債務總額約二十萬億美元,是美國國內生產總值的百分之一百零五。

當前,特朗普減稅、增加軍費開支和搞基建,美國財政赤字的增長不會輕易放緩,而且完全可能比小布殊或奧巴馬任期內增長得還要快。即使國內生產總值年增長可以達到特朗普預期的最高水平,美國債務本身也可能會像雪球那樣越滾越大,債務增長仍會遠快於經濟增長。

當代經濟發展會是以科技創新引領的,在新經濟領域每一單位的投資可以產生較大的產出,而同一單位投資往往也不像傳統工業需要那樣多的勞動力參與。在產出增加和勞動力需求下降的背景下,寬鬆貨幣環境下的低通脹不僅僅出現在今天的美國,也出現在今天的中國等不少的國家或地區,而它們的資產價格卻上升得很快。美中兩國所不一樣的卻是中國第三產業在經濟增長的條件下,仍然可以吸納大量的勞動力,而美國的服務業的發展則相對飽和。

在二零一八年,美中經濟都會增長,那不是一場零和遊戲,卻猶如一場競賽。美國經濟漲幅會受制於減稅、增加軍費開支和基建開展的進度,以及該國資產和金融市場的穩定;惟美國一八年經濟增長比一七年快的可能性較大,而一九年還可能比一八年好。

中國經濟在一七年增長大概能超越原定百分之六點五的目標。雖然習近平的「十九大」政治報告和十二月下旬的中國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有關報道中都沒有提到二零一八年的經濟增長目標,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還確定中國今後三年的重點為防範風險、扶貧和防污染,但一八年中國經濟漲幅與一七年應該相差不遠。

中國人工智能是亮點

對中國經濟增長感到樂觀的原因包括中國可投入實體經濟的資源仍然充裕,需求強勁,經濟也孕育著新的增長點,低效投資會適量減少等。其中,新的經濟增長點可能體現在互聯網技術和現代供應鏈可提振國內消費;服務業能增加就業機會和社會消費;人工智能等創新技術和綠色低碳產業能主導製造業的升級和發展;基建可以穩定國內投資規模;發展「一帶一路」也能對沖發達國家保護主義抬頭對中國出口可能帶來的負面影響;而那些發展也涉及了中國經濟優化、升級和向高質量發展的方向。

由於存在著貨幣存量和債務高企,控制宏觀經濟的槓桿率,管控地方債務;強調發展實體經濟導向的金融服務等都已經提到了中國政府工作的日程上。中國現行貨幣政策仍略偏寬鬆,M2增長率仍高於經濟增長,增加廣義貨幣供應對促進中國實體經濟的作用越來越小。而從過去幾個月的趨勢來看,中國M2在來年可能低於國內生產總值的增長率。

由於中國經濟增長比美國穩定以及中國政府主動防範風險,中國會比美國更快地收緊貨幣政策。因此,中國經濟在二零一八年會漲,但不會暴漲;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則預期中國一七和一八年國內生產總值的增幅分別為百分之六點八和六點五。

美中經濟來年都能增長,中國經濟增長仍會快於美國,兩國經濟增幅差距會收窄;短期的差距可能會以世人不太習慣的形式出現,而差距則視兩國政府各自的政策和市場環境而定。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