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信缺失,中印第20輪邊界談判難有成果

印度軍隊在中印邊境巡邏(資料照片)
印度軍隊在中印邊境巡邏(資料照片)

朱諾

12月22日,印度國家安全顧問多瓦爾(Ajit Doval)將在新德里與中國國務委員楊潔篪進行中印邊界問題的第20次會談,這是今年夏天長達73天的洞朗對峙後,中印雙方首次就邊界問題進行高層談判。

自今年8月28日洞朗危機被和平化解以來,中印兩國的關係並沒有從低谷中走出。儘管印度總理莫迪參加了9月在中國廈門舉行的金磚國家領導人峰會,中國外長王毅也於上週(12月11日)參加了在新德里舉行的中印俄三國外長會議,但印度媒體頻繁報導中國在洞朗地區增兵和長期駐守、以及印度無人機墜落中國境內等事件,都顯示出兩國在邊境地區出現摩擦的可能性並未降低。

觀察家們對此次中印高層的會談並不抱任何樂觀期望,大多數印度媒體對會談只是三言兩語敷衍帶過,而更多地關注中國軍隊在洞朗地區建立長期基地的情況。中國盤古智庫印度研究中心主任林民旺也不看好會談的結果,他向記者表示:“按照以往中印邊界談判的慣例,這個會議應該今年年初就舉行的,之所以推遲到現在這個時候,顯然是因為年初達賴訪問達旺(Tawang)造成的衝擊。”

中印邊界談判進程

中印兩國政府首次就邊界問題進行會談要追溯到1960年,時任中國總理周恩來與印度總理尼赫魯在新德里舉行了為期一周的談判後,未達成任何實質性結果。雙方在當年4月25日發表了一份聯合公報,並於當晚10點45分到深夜1點舉行了一場非同尋常的記者會。中印領導人表達了各自的立場,強調繼續研究歷史文獻,保持高層接觸。

用印度媒體的話來說,自從周恩來於當年4月26日飛離新德里之後,直到1981年,中國再沒有高層領導人到訪過印度。儘管中印雙方在當年又接連進行過兩次邊界談判(一次在北京,一次在緬甸仰光),都沒有解決任何實質性問題。隨後,1962年底的中印戰爭使得雙方關係降至冰點。

1981年,時任中國外交部長黃華訪問印度,成為中印關係的破冰之旅,雙方隨後進行了8輪邊界談判。1988年,印度總理拉吉夫·甘地(Rajiv Gandhi)訪華,雙邊關係全面回暖。中印兩國隨後組建了一個聯合工作組,就解決邊界問題又進行了15輪的談判。2003年,在印度總理瓦杰帕依(AB Vajpayee)訪華期間,中印政府將邊界問題談判的級別上升為“特別代表會晤機制”,其後,兩國特別代表共進行了19輪談判,今年將是該級別會談的第20次。

印度拒絕中方建議

中印爭議邊界地區主要包括東西兩段。西段是阿克賽欽(Aksai Chin)地區,面積約3萬7千平方公里,目前為中國實際控制;東段即藏南地區,印度實際控制,並於1987年建立了阿魯納恰爾邦,面積8萬4千平方公里。

對於這些邊界爭議,中國學者和戰略研究人士的觀點大多與官方保持一致,此處不再贅述。而印度學者當中一直存在著不同的看法,其中不乏在強烈民族主義影響下的“兩處領土全歸印度”的觀點,也有經過歷史糾葛和當代地緣政治分析後比較客觀的解讀。

印度著名歷史學家拉瑪昌德拉·古哈(Ramachandra Guha)就是持後一種觀點的人士中比較有代表性的一位。他在其著作《甘地之後的印度》(India after Gandhi)一書中曾經分析道:中印邊界爭議地區是歷史遺留的問題…….從兩段爭議地區的歷史沿革來看,中國在藏南地區更具法理(前提是印度政府已經承認西藏是中國的一部分),而印度在阿克賽欽地區更具主權說服力(前提是此前控制阿克賽欽的拉達克王國屬於印度)。然而,在50年代,阿克賽欽地區對中國更重要。(在川藏、滇藏公路遠未成型之前,中國穿過阿克賽欽修通的新藏公路對後來其控制西藏具有戰略性意義。)1962年中印戰爭後,中國從藏南地區全線撤退到戰前實控線以外,卻堅持佔領阿克賽欽,就是這一重要性的反映。

印度媒體人克沙瓦·古哈(Keshava Guha)曾在《哈佛國際評論》(Harvard International Review)上撰文透露,80年代中印關係改善後,中國領導人曾提出以藏南地區換取印度放棄阿克賽欽地區來解決邊界爭端的可能性,“儘管這個建議從未被採納,雙方在1993年和1996年達成的有關實際控制線協議,都受到了類似原則的指導。”

然而,這項建議最終未能落實到徹底解決中印邊界問題的層面,源於印度方面當時拒絕了中國的建議。很多中國學者都曾抱怨,中印邊界問題之所以經歷了這麼多次談判仍無法得到解決,就是因為印度方面不懂得妥協讓步,堅持“兩處領土全歸印度”。

民族主義阻礙解決爭端

不過,近年來,類似的抱怨在印度學者中也越來越普遍,印度中國研究所研究員、《中國報告》(China Report)雜誌副主編鄭嘉賓(Jabin T. Jacob)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就表示:“我們的學者和外交家都同意,印度曾經犯了錯誤。上世紀60年代和80年代,兩次犯下過錯誤。60年代兩國戰爭是一次,戰爭後,印度需要一些時間來消弭戰爭的影響。到了80年代,印度還處在對抗的狀態,所以又犯了一次錯誤。”他所說的80年代的“錯誤”,指的就是沒能同意中國建議的那次。

進入21世紀後,中國迅速崛起成為世界經濟強國,中印兩國在世界舞台上的地位反差也讓中國對印政策逐漸轉為強硬。克沙瓦·古哈指出:“此前幾十年,中國對阿魯納恰爾邦很少談及,但是,自2006年以來,(對阿魯納恰爾的談論)大幅度增加。目前,中國的政策是將阿魯納恰爾的全部稱為中國的一部分。”

今年夏天發生的洞朗對峙事件使得中印兩國民間的對立情緒在各自國家的社交媒體上廣泛擴散,也讓觀察家們對此輪邊界談判的成果不抱太多期望。印度聯合軍種研究院的研究員古魯斯瓦米(Mohan Guruswamy)在《南華早報》上撰文指出:“兩個國家都被強大的民族主義所束縛,這種近乎沙文主義的民族情緒非常嚴重,使解決爭端的努力變得非常困難。”

(VOA)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