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安戰略解讀(2):中國被稱為“戰略競爭者” 將如何影響美中關係?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人民大會堂歡迎到訪的美國總統川普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人民大會堂歡迎到訪的美國總統川普

莉雅 斯洋

川普總統星期一(12月18日)公佈了他上台後的第一個國家戰略,在這個被稱為“有原則的現實主義”戰略中,中國被定義為美國的“戰略競爭者”。與此同時,川普政府也把中國看作是解決朝鮮問題的核心。川普政府將如何平衡“競爭者”中國與“合作者”中國?

美國稱中國為戰略競爭者並非第一次

川普總統的國家安全報告中,很大一部分涉及到了中國。他稱中國是“戰略競爭者”。他在報告中說,“中國和俄羅斯挑戰美國的力量、影響力與利益,企圖侵蝕美國的安全與繁榮”。他還說,俄羅斯和中國決心讓經濟不自由、不公平,他們發展軍隊、控制信息並壓制社會,擴大影響力。

這並不是美國第一次稱中國為“戰略競爭者”。2000年,小布什總統上台之初放棄了克林頓政府時期中國是“戰略夥伴”的提法,將中國定位為“戰略競爭對手”。9·11恐怖襲擊事件後,美國對華戰略定位也從“戰略競爭對手”再次轉向“戰略夥伴”。

哈德利:這是一個正確的框架

但是,分析人士說,川普把中國稱為“戰略競爭者”是“正確的框架”。曾擔任小布什總統國家安全顧問的斯蒂芬·哈德利(Stephen Hadley)在回答有關美國將中國列為戰略競爭者後將如何影響美中朝鮮問題上的合作時說:

“我們與中國的關係將會被定義為既是合作又是競爭的關係。我覺得這個戰略中有一點的表述很清楚,我認為這是正確的。那就是不要因為我們需要加強合作就不願意競爭了。在那些既對中國有利,也對美國有利的領域,我們要加強合作,同時我們也要處理中國行為帶來的競爭。”

他是在美國智庫大西洋理事會的舉行的如何解讀川普的國安報告時說這番話的。

哈德利說,如果他是川普總統的國家安全顧問,他也會這樣建議。他說,川普的國安報告要傳遞的一個訊息是,我們要捍衛自己的利益,同時在對兩國都有利的領域進行合作。

在國安報告中,朝鮮被稱為流氓政權,是美國面臨的三大挑戰之一。而同時川普政府把中國作為解決朝鮮問題的核心力量。

沃姆斯:我感到相當滿意

奧巴馬政府的國防部副部長克莉絲汀.沃姆斯(Christine Wormuth)在同一個電話會議上說,這樣的描述並不令她覺得不舒服。

“在奧巴馬政府初期,美中關係更傾向合作的一端,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特別是在2013到2014年的時候,就更加向競爭傾斜了, 因為我們看到了中國在南中國海的做法,並襲擊我們的網絡基礎設施、盜取我們的知識產權,我覺得這個國安報告把那個方面放在了前沿。考慮到中國現在的所作所為,我實際上對這樣的描述感到很滿意(comfortable ) ”。

她說,她認為在美中兩國利益契合的地方,川普政府是敞開大門的。她說,她看到了川普政府在對華政策上對奧巴馬政府對華政策延續。

哈斯:在經貿領域,美國對中國將會更強硬和對抗

美國智庫美國對外關係委員會主席理查德•哈斯(Richard N. Haass)在另一場有關國安戰略的電話會上說,美中關係從來都不是單一層面的關係,戰略競爭與戰略夥伴的元素同時存在。把中國稱為“戰略競爭者”,川普政府傾向認為中國是有問題的一方,但是美中關係很複雜。

他說,在經貿關係和南中國海問題上,中國挑戰美國的利益,但是,川普政府又希望中國能在解決朝鮮問題上扮演核心角色。

他說:“這是一個難以置信的複雜的關係。我想,你們會看到美中關係中的合作和競爭的層面。不過,考慮到所有的方面,我認為我們很有可能進入一個階段,特別是貿易層面,美國對華的態度將會更加強硬,也更加對抗。”

他是在被問到這份戰略是否預示著川普政府對中國戰略出現重大改變時說這番話的。

芮效儉:經貿對抗會導致兩敗俱傷

但是,美國前駐華大使芮效儉(Stapleton Roy)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認為,美中經貿關係會經歷一段緊張時期,而雙方在經貿問題上的對抗只會導致兩敗俱傷。他認為,在很多方面,這個戰略所提出的做法是不可行的,因為它會損害美國的利益。

芮效儉還說,他認為這個報告“不可行”,外界不用過分解讀,並作出過分的反應。

包道格:國安戰略對美中關係的影響類似奧巴馬的亞太再平衡

美國智庫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的包道格(Douglas Paal)認為,這份戰略會對美中關係帶來的影響會類似奧巴馬總統的向亞太再平衡戰略。

他說:“它給中國每一個人的感覺是,美國準備遏制中國。但是在向亞洲再平衡的戰略上,奧巴馬從來沒有以行動來跟進,只是空談。所以你得到負面的政治反應,除了讓事情更難做以外沒有什麼後果。這種情況看起來與這份報告一樣。它會使中國人憤怒與不滿,因此會限制那些不希望引發公眾憤怒的政府官員的靈活性。”

包道格還認為,這份把中國看作是戰略競爭者的戰略也會影響到美國的亞太戰略。

卡奇阿尼斯:將影響中國在朝鮮問題上的合作

前身為尼克松中心的國家利益中心國防研究主任卡齊亞尼斯(Harry Kazianis)認為,川普政府在最需要中國與俄羅斯在朝鮮問題上合作的時候出台這樣一份戰略很令人費解。他說,這無疑會對美中關係帶來很大的衝擊,尤其會影響到中國在朝鮮問題上的合作。

他說:“川普政府試圖在聯合國安理會和以其他形式來推動北京來支持對朝鮮實施石油禁運,也有關於進行海上禁運的討論。中國人一直很坦率的表示,他們不支持這些措施。所以如果川普政府認為他們有希望在這些問題上得到中國的幫助,我認為這些東西現在基本上不會被考慮了。”

(VOA)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