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40年:回憶改變人生軌跡的那一刻

1978年上大學那年在北京一個公園
1978年上大學那年在北京一個公園

40年前, 中國決定恢復因文革中斷十多年的高考制度,幾百萬學子躍躍欲試, 20萬幸運兒如願以償。這是中國朝改革開放邁出的第一步。BBC東亞部的華英回憶她的高考經歷。

1977年是不同尋常的一年。文革已結束,大規模改革尚未開始,但到處是新氣象。一個非常明顯的變化是,知識重新受到尊重。

在小學教英語

1977年2月,我被分配到北京西城區的一所重點小學教英語。之前我在一個培養小學外語教師的師範學校學習了3年。

我認為自己相當幸運。在我之前,哥哥姐姐都上山下鄉;而我的同學,很多都被送到郊區插隊,能留城的,也只能在街道工廠做工。

我負責教3年級4個班的英語課,200個學生,每班50人, 年齡10歲。

一周之內我記住了全部學生的名字,想盡辦法採取活潑多樣的教學方法讓孩子們對學英語感興趣。幾個月之後我在全校作了一堂示範課,也就是說領導和同事已經看到我的潛力。

晚秋的一天,我剛從鄉下帶高年級學生學農返京,家人告訴我,國家已決定在當年恢復高考,所以我可能有機會參加考試。

我幾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我已經放棄了上大學的想法,安心於做一名優秀的小學英語老師。突然而來的消息,令人興奮不已。

1977年冬季全國有570萬人參加高考,最小16歲,最長的過30;錄取了27.3萬人。錄取率為4.8%, 為歷史最低。
1977年冬季全國有570萬人參加高考,最小16歲,最長的過30;錄取了27.3萬人。錄取率為4.8%, 為歷史最低。

讀書難

小時候我們都看過《我要讀書》這本書,講的是解放前窮人家的孩子高玉寶酷愛學習但繳不起學費,還要給地主幹活的故事。我們都很感動,認為我們幸運趕上了好時代,一定要好好學習。

不幸的是,小學沒上完就趕上文革,學習文化知識不再重要。知識分子被稱作臭老九," 知識越多越反動"是經常聽到的口號;到中學的時候, 國家樹立的榜樣包括和班主任作對的黃帥,在工農兵大學生選拔時考試交白卷的張鐵生,以及自稱"我是中國人,何必學外文" 的農村女學生張玉勤。

在那個年代, 中學畢業後直接上大學絶對不可能,只有少部分已經工作的人才有可能被選拔成為工農兵學員。

但我相信,不少人心中一直沒有放棄讀書的意願,就像那個貧窮要強的孩子高玉寶。

1977年8月4日,鄧小平主持科學和教育工作座談會,決定在當年恢復高考。
1977年8月4日,鄧小平主持科學和教育工作座談會,決定在當年恢復高考。

歷史時刻

恢復高考的消息一傳出,全國上下反響強烈。我們學校一共有8名教師希望參加考試。校長非常開明,她說支持我們報考,只是不能請假複習,要照常教課, 但是可以不參加會議。

接下來的幾個月,我白天上班,晚上複習,周日和同學一起接著複習,討論報考志願。我們到處搜集材料,手抄的,油印的,猜作文考題,複習英語語法,還要應付毫無把握的數學和枯燥無味的歷史……

沒有人討論考試失敗怎麼辦。大家只想如何利用這個難得的機會。

12月初寒冷的一天,我乘公共汽車到北京35中學參加考試。我只記得黑壓壓的人群和那充滿期待的目光;十多年來,我們第一次可以主導自己的命運。

第一天的語文考試, 作文題目是「我在這戰鬥的一年裏」。 對我來說是一馬平川。沒有什麼比在小學教英語更靠題了。接下來有英語,數學和歷史考試。

我順利通過筆試,之後到北京大學參加了口試,第一次接觸大學老師,看到優雅的北大校園。

1978年2月,寒假的最後一個星期六,我所在小學的全體職工返校,為新學期做凖備, 打掃衛生,做新教案等等。校長到教育局去領取高考錄取通知書。 如果拿到通知,這將是我在這個小學工作的最後一天;如果拿不到,我就周一回來繼續教英語。

我心不在焉地擦玻璃掃地,一邊思量高考結果對我的影響。

響亮的名字——77屆

接近中午,校長回來宣佈,8個考生5個獲得錄取,她感到非常自豪, 儘管所有體育老師都中舉要離開!下午學校匆忙舉行了告別會, 每人發了一個筆記本作為紀念。

幾天以後,我到北京大學報到。

1978年清華大學學生在上課;穿著打扮實在不時髦,但看看同學們的眼神,便知道上大學對他們意味著什麼。
1978年清華大學學生在上課;穿著打扮實在不時髦,但看看同學們的眼神,便知道上大學對他們意味著什麼。

過了一段時間我才知道,鄧小平在1977年恢復工作後首先抓教育,8月份召集會議討論恢復高考的問題,儘管文革的一些因素還在影響部分人的思維,但國家百廢待興,時不我待,鄧小平一舉定乾坤。這是文革後撥亂反正的第一個大舉動,深得人心。

1977年冬季全國有570萬人參加高考,最小16歲,最長的過30;錄取了27.3萬人。錄取率為4.8%, 為歷史最低。

我們被稱作77屆 。77屆代表一代人,我們吃過苦,上過班,有強烈的責任感和執著; 77屆是幸運兒,趕上了改革開放的首班車。77屆將成為國家建設的棟樑……

77年高考經歷告訴我們,追求知識是人性,學習的渴望即使被暫時被壓制,也不會永久消失。

回想當年,只有在中國那種特定的政治形勢下,才會出現如此戲劇性的政策轉變。我們這些小人物,便跟著瀟灑地走了一回……

我保留至今的兩枚北大校徽;當學生時戴白色的,當教師時戴紅色的。
我保留至今的兩枚北大校徽;當學生時戴白色的,當教師時戴紅色的。

(BBC)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