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9人權律師案盤點19大後有轉機?

2017年1月20日時的709大抓捕案資料(香港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圖片)
2017年1月20日時的709大抓捕案資料(香港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圖片)

葉兵

過去兩年多,自205年7月9日始,中國各地一批中國律師、民間維權人士被當局以非常手段打壓,被捕、被失踪、被監視居住、被約談警告的律師和活動人士逾三百人。其涉及範圍之廣、打擊力度之大為中國改開三十多年來所僅見,統稱709案。2017年步入尾聲,中國當局對709案處理看來也在接近尾聲。但被捕兩年多的律師王全璋和更早被捕的民間人權活動人士吳淦至今仍未結案,其結局如何,備受關注。

鋒銳律所為重點打擊目標

維權律師周世鋒創辦的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是當局打擊的首要目標,2015年7月發生針對維權律師和活動人士的709大搜捕後,該律所被當局查封,多人被抓。

今年三月中國人大會議上,最高法院院長周強與最高檢察院檢察長曹建明均將周世鋒等“顛覆國家政權案”列為工作報告中的首要政績。在當事人被超長時間拘押,無法會見律師的情況下,官媒以及“出口轉內銷”的港媒未審先判,當事人被電視認罪,否認酷刑折磨。部分當事人被判緩刑緩刑獲取保候審,仍然處於嚴密監控之中。與此同時,709案家屬持續發聲,披露當局對維權律師的迫害以及對家屬的打壓。

吳淦案判決難產

709案當事人多在法庭上稱認罪服判,不上訴。網名“超級低俗屠夫”的維權人士吳淦卻是例外。

吳淦於2009年以普通網民身份“圍觀”鄧玉嬌案,引發社會的廣泛關注。2015年5月,訪民徐純合在黑龍江慶安火車站被警察攔截、毆打後開槍打死。事後吳淦蒐集了第一手影像資料進行獨立調查,發現警察在其手中打人的鐵棍被奪走後當著徐純合老母親和年幼孩子的面開槍打死徐純合,駁斥官媒稱被害人徐純合襲警的顛倒黑白不實之詞。官媒播出的視頻顯然經過剪輯,時序錯置,缺乏可信度。與後來北京發生的雷陽被嫖娼案一樣,官方在慶安警察違法致命案件的真相面前採取了堅決護短的態度。

當月,吳淦在南昌江西高院外抗議法院不讓“樂平冤案”的律師閱卷,被行政拘留,後被廈門檢察院批捕,成為709大追捕被抓者中的第一人。吳淦參與的多起維權案件成為當局指控其顛覆國家政權的罪證。

在吳淦經歷2年多拘押後,今年8月14日天津二中院閉門審理了吳淦案。

開庭當天,法院外戒備森嚴,當局派出大批國保便衣等維穩力量,還出動了“尖刀機動隊”,有聲援者被帶往法院附近的掛甲寺派出所。

當天上午,美國之音、華爾街日報等國際媒體記者在法院外受到不明身份人員的嚴重騷擾,多名西方外交官受到當局人員圍堵。中午,美國之音駐北京記者葉兵及其攝影助理遭一夥不明身份男女挾持,後被警察強行帶到一派出所扣押超過四小時。

法院公告稱,吳淦案涉及機密,故不公開審理。公告還說,吳淦“認可其行為觸犯了刑事法律,構成了犯罪”。

然而,吳淦在他的開庭前聲明中認為,開庭是一場鬧劇,無罪的人無需為自己辯護。聲明還寫道:“一份出自獨栽專制政權的有罪判決書,就是頒給民主自由戰士的一座金光閃閃的獎杯”。吳淦在押期間多次通過律師發佈公開信,包括控訴當局對他的虐待,披露曾接受央視主持人董倩採訪,但拒絕按照官方准備的劇本演出,致使採訪無法被當局用於播出。

吳淦案8月開庭至今尚未宣判,期間律師多次申請會見,但被拒絕。吳淦的律師燕薪介紹,天津高院批准將吳淦案審限延長到明年1月31日。關於吳淦案懸而未決,曾代理709案件的馬連順律師分析認為,有良知的法官很難將無罪的人定為有罪,一方面法官要考慮判刑,另一方面要想辦法向公眾交代。

王全璋案李和平案

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左)和李和平妻子王峭嶺在天津第一看守所。 (李文足社媒圖片)
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左)和李和平妻子王峭嶺在天津第一看守所。(李文足社媒圖片)

維權律師王全璋是709案中唯一一位尚未開庭的當事人,兩年多來音訊全無,律師無法會見,目前也關押在天津。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兩年來堅持送錢送物,受到警方和看守所的推諉和刁難。

12月7日,李文足再次到天津市第一看守所,兩年來首次成功為王全璋存錢並送去衣物。李文足要求得到丈夫的收據,以保證受到錢物,但警察對此要求置之不理。李文足在推特上表示:世界上最遠的距離,就是天津第一看守所。王全璋在高牆裡面,我在高牆外面,走了兩年五個月,律師和我沒有得見一面。

(資料照) 維權律師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
(資料照) 維權律師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

2017年4月25日,天津二中院對人權律師李和平案進行不公開審理。中國司法當局採取了聲東擊西的手法,事先放風稱長沙法院將於4月25日開審謝陽律師,將國際國內的關注和圍觀聲援人士吸引到長沙。結果謝陽案當天並未開庭,而李和平案的法庭審理正在天津閉門進行,李和平的親友均不知情。

三天后,天津二中院於28日宣布對李和平的判決結果,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四年。官方報導說李和平服從判決不上訴。

宣判當天,官派律師溫志勝沒有出現在法庭上,而是與國保一同來到李和平妻子王峭嶺在北京的住處,勸說王峭嶺去天津“團聚”,被王峭嶺嚴辭拒絕。

王峭嶺表示,不接受判決,去天津就可能被軟禁起來,如同當局曾對待維權人士翟岩民的妻子劉二敏那樣。

李和平儘管被判處緩刑,但跟先前被判緩刑的翟岩民一樣,沒有完全的行動自由。王峭嶺對媒體表示,李和平在看守所中被戴手銬腳鐐,並被強迫服用所謂治療高血壓的藥物。而其他一些709當事人也表示有灌藥的經歷。

李和平的弟弟李春富同樣從事律師職業,代理過維權案件。2015年夏,兄弟二人先後被抓捕。今年1月,李春富突然被取保候審得以回家,卻呈現精神失常症狀。

709 律師李和平和兩位709太太通過Skype向大家致意(美國之音蕭雨拍攝)
709 律師李和平和兩位709太太通過Skype向大家致意(美國之音蕭雨拍攝)

709案被指涉酷刑虐待

謝陽是709涉案人士的代理律師,但在2016年,他本人被以“煽顛”罪逮捕。謝陽在被捕前表示,他只會在受到酷刑後認罪。今年1月網絡上披露的一份謝陽遭受酷刑的律師會見筆錄,這份長達萬字的會見筆錄詳細敘述了他在“指定監視居住”期間遭受的各種虐待以及實施迫害者的名字。

中國官媒後來發布了對謝陽和江天勇的“採訪”,多家網站轉載,聲稱那份筆錄係為迎合西方而捏造。此後官媒報導謝陽在法庭上認罪,否認刑訊逼供。謝陽在保釋後仍受監視,並對媒體坦承與當局有交易才獲保釋。

709維權律師謝燕益今年1月取保候審。與其他取保候審的709律師一樣,他被要求不得接受采訪,但他打破沉默,於8月接受了BBC的專訪。他在採訪中現身說法,講述了自己被虐待的經歷。

謝燕益說,他曾被命令蹲在矮凳上,從早上6點至晚上10點,15天后雙腿已無知覺,如廁也有困難。謝燕益還稱,他被單獨關押,半年不見陽光。出於安全考慮,BBC在十九大以後才播出謝燕益的專訪。

維權律師江天勇曾幫助謝陽發布拘禁期間遭受酷刑的消息。11月21日,江天勇案在長沙中院宣判,江天勇被判有期徒刑2年,剝奪政治權利3年。江天勇表示認罪,並且不上訴。

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嶺、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謝燕益的妻子原珊珊和翟岩民的妻子劉二敏等709案家屬結伴前往長沙,在法院外圍觀,據稱遭到警察暴力圍攻。

江天勇是在去年年底看望謝陽家屬後在長沙火車站失踪的。數月後官媒透露江天勇被鐵路公安拘押時隨身攜帶多部手機,暗指其有犯罪嫌疑,但未說明根據什麼法律。

江天勇被捕前曾發聲明,堅拒官派律師,而在非自由狀態下的放棄、悔過、承諾都是無效的。維權律師圈中有人呼籲對江天勇和其他709案被捕人士選擇認罪不上訴表示理解和包容,認為他們在嚴酷壓力下即使認罪其維權勇氣和所作奉獻同樣值得褒揚。

709案家屬抗爭維權

江天勇的妻子金變玲在美國避難。她通過社交媒體和接受媒體採訪的方式譴責當局抓捕江天勇並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對其判刑。

原銳鋒律師事務所律師王宇的兒子受其母涉709案的影響,兩度出國留學受阻,其間並發生逃離中國後在東南亞被遣返回國的事件,不久前在前往澳大利亞留學時在機場被攔截,護照被剪。

王宇的辯護律師李昱函在中共十九大前被失踪,但是外界認為當局可能為在中共十九大期間維穩而暫時控制她。中共十九大結束後,家人未從當局獲得任何形式的通知。11月15日,李昱函被瀋陽當局以“尋釁滋事罪”批捕。李昱函的辯護律師介紹,她在看守所遭受虐待,身患多種疾病,健康狀況令人堪憂。

709抓捕案辯護律師李昱函(網絡圖片)
709抓捕案辯護律師李昱函(網絡圖片)

同於以往的政治案件,709案律師的家屬持續為自己的親人發聲,拒絕當局的威逼利誘,始終保持團結。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嶺、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等長期受到當局監控,被不明身份人員跟踪騷擾,多次前往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等地控告上述違法行為。

在世界人權日之際,歐美多國舉行活動並發表聲明,呼籲中國當局尊重人權,釋放在押政治犯。李文足獲中國公民運動網頒發“傑出公民獎”。

輿論持續關注

幾天前,北京律師前往湖北荊門辦案,發生被不明身份人員圍毆、遭威脅活埋的惡性事件。雖然跟709案沒有直接關聯,但這起在中國律師群體頻受打壓、律師執業權利常被蔑視的大環境下發生的個案受到了一家官媒的關注。

新京報社論指出,律師強,則法治興,這是社會的共識,也是對於法治的共同願景。該報認為,若律師的合法權益都無法保障,則就預示著誰的合法權利都難以得到保護。這家隸屬中共北京市委宣傳部的報紙稱,如果能用暴力讓律師噤聲,則法律就會沉默。

兩年多前被捕的律師王全璋和更早被捕的民間人權活動人士吳淦至今未結案,以至全面打壓人權律師的709案仍難以收場。

中共19大入常的王滬寧被認為主張中國漸進民主化,推行法治。另一名新科常委汪洋2011年曾在廣東柔性並包容性處理烏坎村農民土地糾紛和村長選舉。當局將如何處置王全璋和吳淦兩案,新領導班子能否調整改變過去的辦案路向,以及明年北京兩會上將如何評價709案最終處理結果,律師的尊嚴及其執業權利能否獲得普遍尊重,或許仍將是法律界和輿論界關注的一個風向標。

(VOA)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