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全面管治,香港難再跨越底線


香港回歸20年,北京對香港的自治,可說偶爾抓一抓、管一管,其間出再大的事,都由香港特區政府自行解決,也留下後遺症,這是北京過去意想不到的。但2014年「佔中」運動已踩紅缐,北京意識到,再不清楚表態,可能影響「一國兩制」實踐。中共19大報告,清楚畫出了底線,香港今後想再跨越,恐怕更難了。

20年來發生在香港的大事件,每一件都針對北京:2003年「反基本法23條條例化」大遊行、2014年佔中運動及目前的廣深港高鐵「一地兩檢」爭議。這些事件,香港泛民主派認為是爭民主、自由與高度自治的象徵,雖然表面風波已過,但餘燼未息,隨時都會有人拿出來當事講,振振有詞。

所以,10月中下旬,透過中共19大習近平總書記工作報告,做出當機立斷宣示:中央對香港有全面的管治權。

隔一個月,北京又派出人大副委員長兼祕書長王晨,到港為香港人大委員選舉「開示」,另外派一支中央宣講團,為港府官員講解19大精神。意猶未足下,再透過「人民日報」海外版微信,綜述評點所有內容。這篇文章直接點明「中央對香港一直採取非常寬容忍讓的態度,但實踐證明,這種處理方式有不盡理想之處」,表面上是砲打中央,其實劍指香港,其內容挑明了所有問題:

第一、各項選舉的候選人,必須「愛國愛港」,必須聲明,未直接或間接接受外國機構、組織、個人提供任何形式的資助。第二、必須牢固樹立「一國」意識,絕不允許觸碰任何危害國家主權、挑戰中央權力,和香港特區基本法權威底線。第三、香港特別行政區享有高度自治權不是固有的,其唯一來源是中央授權,高度自治權的限度在中央授予多少權力,香港特區就享有多少權力,不存在「剩餘權力」。

中共透過宣講活動、文本,定性香港歷次風暴為「戾氣的集中爆發」,佔中背後有外國勢力資助,轉為「顏色革命」,更疾言厲色警告,不要把中央事關香港的決策、內地與相港間的互動,冠以「干涉香港內務、妨害香港利益」的帽子。

北京不再對香港苦口婆心,而使用這樣的表述「把本該心知肚明的話先說出來」、「直接把事情挑明,讓某些人不要心存僥倖」!措詞強烈,近乎「別怪我沒事先警告」了。更形容香港回歸後歷次混亂,「好像一些家庭養出了熊孩子,往往是父母迷信民主教育,缺乏關鍵時刻一言九鼎的權威」。

顯然,19大後,中共對港要貫徹一言九鼎的權威,香港不能碰觸中共對香港的底線:政治底線為「一國」;法律底線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

中共點明香港是「家裡不乖的小孩」,其實就是不願看到香港有人一再挑戰兩個底線:「主權」與「安全」,再不容許有人砸窗掀瓦。過去是出於呵護和信任,「一國兩制」縱使「兩制」端有些許出格,都還可當做經驗積累,一直到佔中被國際媒體定位為「顏色革命」,不得不由特首處理弭平。在北京眼中,已視佔中為出軌,是無視法治的民主。

北京看來,佔中運動訴求特首、議員普選,但行動出現暴力,且踰越中央對香港的授權,是挑動「主權」與「安全」敏感的「指標事件」。過去香港常揶揄「阿爺話事」,不把中共官員關切香港的講話當回事;但19大後,恐怕得思考因應中共中央一言九鼎的權威了。

19大一屆五年,不但與「一國兩制」50年不變的一半進程相逢,而且趕上中共「第一個一百年」,在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大纛下,「一國兩制」必須體現實踐得順利精采,香港更得融入「國家發展大局」,參與「一帶一路」、完成「粵港澳灣區」計畫,而其關鍵就在擺正香港與北京的關係,執行者就是北京中意的「愛國愛港」特首與問責官員,而且不能再出現妨礙香港前途的混亂。

所以可以預見,香港人一直要求特首普選、直選的政治改革,今後五年到十年不可能再起爐灶。而經歷數場同質的大小風暴後,為了確保香港穩定,基本法23條國安立法,在這屆特首林鄭月娥任內,恐怕會排上議事日程。

北京既然已釋出訊息,香港人不知體會到了沒有?「兩制」不在「一國」前提下,必定顛躓難行。而這些現象台灣看在眼中,自是另一番滋味了。

《世界日報》社論 2017年12月02日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