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你真的太残忍!评北京驱赶所谓“低端人口”

 

在前不久的中共十九大闭幕式上,演出的最后一个节目是全体起立高唱《国际歌》。笔者对这些作秀过场的玩艺儿本来从无兴趣,那天有几位老朋友来,大家喝茶聊天,忘了调換频道,于是偶然撞见。当听到电视中唱道:“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一切归劳动者所有,哪能容得寄生虫?!”我身旁的一位朋友,突然骂道:“这傢伙,想煽动颠覆,抓起来!”惹得大家都笑了。其实歌词中的那些话,应该就是党国官员们现在都经常还掛在嘴边的口头禅“不忘初心”吧!

中共标榜的“初心”,用它的话来说,无非就是什么“为天下劳苦穷人翻身求解放”,“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甚至还有什么“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解放全人类”等等,等等。所以中共至今也还标榜它这个党是什么“无产阶级的先锋队”。真是说得比唱的还好听。然而正如北京当局在与台湾政府打“口水仗”时常爱说的一句话那样“听其言,观其行”。他们真的在踐行其“初心”吗?远的事情,比如为了夺江山,强迫农民的“民兵”冲锋在共军的前面消耗国军的弹药从而战胜国军的所谓“人海战朮”,瞎搞什么“大跃进”、“人民公社”导致三千多万人(主要是农民)被活活饿死。为了不误它办个女足世界杯为党争光,刻意隐瞒已经十分严重的萨司疫情,官方拍着胸脯说“中国没有疫情绝对是安全的”。最后导至北京及其他各地究竟被害死了多少人,恐怕只有上帝才清楚----这些姑且不说了,看看最近他们又在怎样为穷苦人“着想”,“谋幸福”呢?

2017年11月18日北京大兴区新建二村新康东路8号发生火灾,造成19人遇难惨死,8人受伤。死伤者中当然不可能有住在高档花园小区中的中共官员干部。全是来京求生活的所谓“农民工”。単这名字就极具“中国特色”。本来工人、农民、教师、医生…。。就是此人目前从事的职业之称谓。世界上从未见过把人家以前曾经从事过的职业放在前面作限制词的。中共官员中有叫“农民市委书记”的吗?英国的莎士比亚有人会叫他是“店员作家”的么?所以这“农民工”的意思无非是说,虽然你们这些人目前的职业是在从事工人的工作,但你们的“身份”还是农民,和城里工厂内的那些工人不一样,没叫你“盲流”(倒过来唸就是“流氓”的谐音)已经很客气了。所以烧死19个没什么大不了的。如此对待你们这些按中共“初心”应称为“依靠对象”的穷苦人,已经夠“意思”了,但接下来当局的做派,则更令人叫绝——

大兴严重火灾发生后,北京当局以“安全”为名,以所谓“需要大面积整顿”为“理由”,于是搞了一场大规模的、被官方媒体称为清理“低端人口”的暴风骤雨般的“运动”。大量外来求生的农民工,被強迫驱离北京地区,大批绝对是中共以前称为“依靠对象”的劳苦群众,顿时像垃圾般地被清扫出门,流落街头野外,在摄氏零下4至5度的气温中,流离失所,任其自生自灭。有海外自由媒体,实拍下了这些实况录像视频,在社交网络上流传,引发了许多网友的评论。

更令人愤怒的是,当局这种驱赶所谓“低端人口”的方式方法更是十分野蛮残忍。根本不给这些穷苦人-点喘气转換的空间,限时三天,立即扫地出门,接着便断电,断水,強行拆房……就像当年“土改”驱赶“敌人”--地主一样的残忍无情。而且不许任何人对这些在摄氏零下4至5度的气温中流落街头路边、挣扎在死亡边缘的人进行人道主义的关怀与救助。11月24日北京一家在中国合法注册的名叫“同舟家园”的公益组织,为这些流落路边街头者自发开展救助。仅仅一天后,该行动立即遭当局野蛮制止。当局这样作,不是硬要把人家往绝境上推吗?当年在中共的官方文件中,都还说过,即便对所谓的“阶级敌人”也要“给出路”,“实行革命的人道主义”,不管你這话是说给洋人听的,还是拿去“哄鬼”的,你反正这样说过。而现在被你们推向绝境的,不但不是什么“地富反坏右”,“阶级敌人”,而是你们所谓的“阶级弟兄”,怎么-下子就成了垃圾般的“低端人口”了呢?即便“低端”,也还不是“敌人”,有什么理由需要像你们“圣人”雷鋒说的“对敌人像严冬-样的冷酷”必欲置对方于绝境、于死地而后快呢?再说了,即便当年被中共妖魔化的“旧社会的地主”也都不会不许人自愿做出慈善的行为。然而北京当局就敢冒如此的天下之大不韪,真令人匪夷所思!因而激起网上如潮的恶评。虽然网警奋力删帖,屏蔽,舆论导向员(俗称“五毛”)全力配合“洗地”。人们仍然可以看到删不完,压不住的愤怒的声音:

@茶如人生10:一句话:无产阶级的领路人驱赶无产阶级。

@龚晓跃:求教一下:在万恶的腐朽的衰落的西方国家,与北京同等经济水平下,有首都或大城市清退所谓低端人口的吗?​

@2017ya2266:一场大火有人没了亲人,上万人没了住所,三天之内,不管是饭店,工厂,住所,库房必须别离新建村,大家去哪呢,孩子惶恐的眼神,如果不是亲眼见证,怎能想到天安门十几公里外,这个冬天的夜晚正在上演上万人大迁徙,迁去哪里他们不知道,也许是下一个路口,露宿街头˙!北京,你真的太残忍。。

著名杂文家童大煥则发帖称:只有高中低收入人群,没有所谓的高端、中端、低端人口。否则,中国至少每两个人就有一个父亲母亲是农民,90%以上中国人爷爷奶奶辈是农民,谁承认自己的父辈爷爷辈是低端人口?

“北京,你真的太残忍”!这是含着血淚的振聋发聩的一声正义的谴责与怒吼。要不是当年这些“低端人口”的父輩,祖輩为你们上代人捨死忘生地去打天下、争江山,献青春,献儿孙,去充当“人海战朮”祭坛上的牲灵,你们能有今天的錦衣玉食,高官厚祿吗?要不是这些“低端人口”忍受着低工资,低福利、低人权(乃至无人权)的狀态,食粗粝之食,衣牛马之衣,睡工地,住工棚,任烈阳,低温的折磨,在安全措施十分欠缺的情况下,拼了命地去干,你们的座座摩天高楼能拔地而起吗?你们的“鸟巢”,“水立方”难道是马克思、列宁先生赠送给你们的吗?要不是这些“低端人口”成天不怕脏,不怕臭,不怕苦,拿最少的銭,干最苦、最脏,最累的事,你们那北京要不了一个月就会垃圾如山,臭水满地,你们还有脸去外国人面前吹嘘誇耀什么“美丽的首都”,“美丽的中国”吗?正是这些“低端人口”成就了你们和你们上代人的一切,他们才是你们这帮既得利益者的“大救星”,大恩人。现在竟然在推完磨后,就要卸磨杀驴了!“杀”之前还给人家安上个“低端人口”的“恶謚”,如此忘恩负义,即使曹操的“宁可我负天下人,休让天下人负我”亦难出乎其右!真可谓既把事做绝了,也把话说绝了!

虽然北京目前的政治气候也早已降到零下几度。世界上一些民主国家政府和领导人,在中共财大气粗的架势,和大把经贸订単的红利诱惑下,也已越来越趋向“各人自扫门前雪”,本国“优先”而重利轻义。于是对中共统治下严重侵犯人权,採取绥靖主义和姑息的态度。但中国敢说话的、有良知的正直人士毕竟还没有被监禁完,害死完,也没被吓死完11月24日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七八级校友鲁难、法学院校友张演成、财政系校友何宾、经济学系校友刘文芳,北京大学法律系82级校友薛扶民和厦门大学音乐系91级校友李丽莉等当天发起联署呼吁,敦促北京当局立即停止粗暴驱赶所谓“低端人口”的錯误举动。联署信更要求,立即开放北京市各辖区民政部门救助站、庇护中心;停止驱赶劳动者,保证公民基本权利;对于新建二村新康东路8号火灾的违法犯罪人员及渎职犯罪官员,以及对在粗暴拆迁驱赶中,侵害公民合法权利行为者,依法公开追究法律责任;对于确属违章和违法建筑的拆除,严格依法执行,切实贯彻“依法治国”承诺;另外,更呼吁官媒体立即停止使用“低端人口”等歧视性称谓,遵守“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基本底线。

人们除了对这些敢言的正义人士感到由衷敬佩外,也不得不对他们的命运感到担忧,这些优秀的中华儿女会不会又“被寻衅滋事”,“被非法经营”?乃至“被嫖娼”?甚至成为下一个杨天水,黄琦,曹顺利,江天勇,姚文田……总之,只有善良的人们想不到的,没有人家干不出来的!至于当局能否纠正驱赶“低端人口”的錯误,停止践踏人权的作恶,不仅人在做,天在看,更有十几亿中国民众在看着你们!

林傲霜,民主中国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