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十九大之後的首次政治挫折



胡少江

在習近平心中,中共十九大一定是其政治生涯的一個里程碑︰以他的名字命名的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成為執政黨的“新教義”,樹立個人迷信的官方宣傳達到了毛澤東去世以後的頂點,無論是政治局成員、還是其他關鍵部門和關鍵地區的主要官員都帶有清晰的習氏班底印記,各地官員也爭相以十分低級和無恥的語調和身段表達對習近平個人的忠誠。看來中國的一切正在按照習近平和他的近臣謀士們的計劃演進,習近平也似乎正在信心滿滿地沿著他的“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毫無路障地一路前行。

但是,十九大之後習近平看似順利的政治開局似乎在一個月之後嘎然而止。北京市大興的一個外來打工人口聚集的住宅區燃起大火,隨後由北京市委書記發起的驅趕所謂“低端人口”的野蠻運動迅速展開,運動的發起人蔡奇是習近平破格提拔的親信,蔡奇臭名昭著的政策迅速引起了中國知識分子和普通民眾的強烈義憤;此外,關於一家在美國上市在中國境內經營的連鎖幼兒園虐童的信息不脛而走,引起了中產階級家長們的絕望,中國警方在處理該事件中的可疑態度更是激起了本來就對國家機器缺失信任的社會大眾的嘩然和嘲諷。

社會輿論對上述兩個事件的強烈反響絕不僅僅是針對具體事件的責任人和機構,它代表了中國民眾對習近平欽點的蔡奇等佞臣的強烈不滿和對權貴互相包庇的政治體制的反彈,這兩個事件正好為民眾發泄他們的義憤提供了的一個契機。參與這次憤怒和嘲弄現行體制及其官員的有挺身而出簽名抗議的自由派知識分子,也有活躍互聯網上的憤世嫉俗的中青年網民,更多的是那些在現實生活中失望、憤慨、甚至樂於看到政府難堪的一般中國人,當然其中也不乏對最高領導人和他的團隊遭遇窘境表示幸災樂禍的現體制官員。

這些通常很難集結在一起的人群突然在十九大剛剛開過之後的這個時點空前一致,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於習近平嫡系班子成員的無知、無德和傲慢造成的。蔡奇和其他習近平大力提拔的親信們在十九大前後發起了四十多年來前所未有的對習近平的人人崇拜,他們諂媚的嘴臉早已引起了絕大部分中國人的蔑視。同樣是這些人,在對待社會底層民眾的困苦和對待社會輿情卻顯示了一種高高在上的輕慢和冷血。這種對上和對下兩種態度的鮮明對比怎能不激起民憤?而這樣的民憤怎麼可能不波及到這些官員的保護人習近平?

事實上,驅逐“低端人口”的行動不僅發生在北京各區,從官方的信息看,上海、深圳等各大城市也都對外來人口集中居住的區域發起了類似的“盤查”和“清理”行動,只不過北京的行動更為高調、愚蠢,而其他大城市的行動在宣傳上更加技巧和隱蔽,但是本質上都是一樣的。這樣看來,這樣的事件非常有可能來自於更高一級的黨組織和政府部門的統一部署。如果這是事實,人們不難想像那些得益於十九大的政治新貴們在沉浸於相互之間的彈冠相慶和對他們的幫派首領的阿諛奉承之時,離中國民眾的脈搏究竟有多麼遙遠?

這兩個時間所激發的民憤對中國的政治發展有可能產生連鎖反應。按照中國政治體制的行事規則,習近平和他的班底絕不會向民眾的壓力低頭,他們一定會採取各種方式對輿情領袖採取更為強硬的壓制態度,而且也一定會尋找那些所謂的政治敵對勢力進行進一步的打擊。但是這種壓制只能激起民間更大的不滿,這種持續的博弈也有可能為近些年來在黨內遭到打壓的政治派別和官僚集團成員提供更多的推波助瀾的社會條件,也有可能為他們尋求對習近平和他的班底進行政治反攻埋下了一個伏筆。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