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一年把美國影響力清袋


特朗普的排外與單邊政策,令美國陷入孤立,與傳統盟友的關係大倒退。資料圖片

從上世紀三十年代末小羅斯福總統決定讓美國挑起自由世界領袖的責任後,此後歷任總統不管是民主黨或共和黨,不管是保守派還是自由派,不管出身世家還是白手興家都全力維護這個角色。冷戰時期美國成為世界警察四處駐軍,與蘇聯集團抗衡固然出錢出力,冷戰過後仍繼續擔負強化全球自由民主價值的責任,加深盟友關係及擴大朋友圈。小布殊的兩場中東戰爭反映這樣的決心,奧巴馬的重返亞洲戰略同樣是project美國的影響力。

可惜,近大半個世紀努力累積的資本在特朗普上台11個月後幾乎全數清袋,美國陷入前所未見的孤立狀態,跟傳統盟友的關係大倒退,對世界政經事務的影響力大減。以往美國外交官員在不同國家備受重視,從官方到民間團體都想了解他們的想法。現在這些外交官員單是解釋特朗普政府的U-turn,為他補鑊已忙得不可開交。

近期最典型的例子有兩個。其一是特朗普在Twitter轉發英國極端排外政黨領袖煽動種族宗教仇恨的片段,還暗示自己跟他們站在一起,逼得向來以英美特殊關係為外交重心的英國首相文翠珊不得不公開斥責特朗普,指他不該與排外極端意義政團眉來眼去,加深不同宗教、種族之間的矛盾。

英國朝野更因此泛起一片反特朗普情緒,要求文翠珊撤銷邀請特朗普到訪英國。儘管英國政府強調不會撤回邀請,但以文翠珊的弱勢加上英國朝野對特朗普越來越濃烈的不滿,特朗普未必能在短期內成行。堂堂美國總統兼老牌盟友居然淪為英國不受歡迎政治人物,二戰以來幾曾有過?

更大的爛攤子則是中東。上周三特朗普正式宣佈改變過去幾十年兩黨的共識,宣佈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並計劃兩年內把大使館從特拉維夫搬到耶路撒冷。特朗普的決定除了反映他的無知與單邊主義外根本不會有甚麼正面的結果,也不會有多少國家跟隨。

遭14國聯手狠批 美陷孤立

以色列與巴勒斯坦怨與仇七十年來越纏越糾結,而耶路撒冷的歸屬問題更是當中的主要障礙。以色列強調耶城自古以來是其首都,也是猶太教的聖地。但歷史遠比以色列的說法複雜,自二千多年前被巴比倫滅國後,絕大部份猶太人流亡各地,不得回鄉,耶路撒冷及鄰近的巴勒斯坦地區已成游牧民族如阿拉伯人的家園,歸屬於其他王朝如薩拉森人的王國,信奉回教的阿拉伯人更在耶城建造圓頂清真寺,幾百年來成為回教的聖地。

到二戰後,英國人決定讓以色列人及阿拉伯人在巴勒斯坦地區立國(即兩國方案)時,耶路撒冷其實是阿拉伯人為主的城市,以色列人反而是少數。即使1967年以色列以武力佔領整個耶路撒冷,驅逐阿拉伯裔巴勒斯坦人,仍有不少巴勒斯坦人留在當地,國際社會也不接受以色列強佔東耶路撒冷包括舊城區。美國雖然向來親以色列,也尊重耶路撒冷的複雜歷史及種族現實,一直不把耶路撒冷當成以色列真正首都,以免問題惡化。

現在特朗普一手推翻多年共識,又沒有替代方案恢復以巴和平進程,這既不尊重歷史,也罔顧以巴的外交與政治糾結,只能令以巴衝突重新激化。更何況,國際社會包括美國的西方盟國幾乎眾口一辭批評特朗普的做法,矢言不會步美國的後塵把大使館遷至耶路撒冷。聯合國安理會召開特別會議討論危機,更罕有出現其他十四國同時狠批美國的場面,反映美國正陷於空前孤立。

特朗普一手炮製的以巴新危機會流多少鮮血,誰也不能預計,只知道經過連番損人不利己的外交動作後,沒有誰會再把美國當成世界領袖,跟隨它的步伐!

盧峯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