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比里亚大选:人心向和平盼抚平内战伤口


                                                           利比里亚一名女性在投票。路透社

 

(法广RFI 呢喃)利比里亚这次可以和血腥历史说再见了吗?全非洲都在摒息静观。

贫民窟出身的足球前锋和一开会就闭眼睛的“瞌睡”副总统当中,将产生利比里亚的新总统。

 

在第二轮投票之后,利比里亚民众本周三静候新总统的产生。在前足球明星乔治-威尔和副总统约瑟夫-博阿凯之间,将有一人接替艾伦-强森-塞尔立夫,成为利比里亚的新总统。塞尔立夫是截至目前非洲唯一一名女性国家元首,将在明年1月22日卸任。她已经做了12年总统,无法继续连任。塞尔立夫也是2011年诺贝尔和平奖的得主。根据周二晚间开始的计票统计,利比里亚本次大约有210万人投票。根据世界银行2016年的数据,利比里亚总人口约470万人。

 

本次参加总统选举的共有来自商界、前军人、模特、政坛等各路的20余人,是在内战之后第一次在没有联合国蓝盔军的监督之下,百分百由利比里亚人自行组织的总统选举。对于利比里亚总统选举,欧盟观察员和利比里亚大选观察网络均向平稳的运作程序致敬。本次的大选没有出现乱局,投票工作也井然有序。不像第一轮投票,出现过组织混乱的问题。

 

这是一个苦难深重的西非英语国家。1816年,在美国向非洲遣返前奴隶的框架下,一家名为“美国殖民”的慈善公司成立。该公司在西非Mesurado角购置了一块地,希望在那里安置被释放的奴隶们,让希望回到故土的奴隶在那里安家。经过漫长的尝试,第一批前奴隶终于在1821年回到了这里,并在1822年给该地取名Monrovia,以纪念美国总统Monroe。到了1867年,该地人口从开始的30多个家庭增长到1万3千人,其中主要有两种人:前身为奴隶的自由人,他们大部分都是基督徒,以及他们在当地所剥削的本土人。自由人在本土人身上使用了以前他们在美洲遭受的剥削殖民手段,这片土地不断繁荣发展,到1847年宣告独立,取名Liberia,利比里亚。它是非洲大陆独立国家当中最具有美国色彩的一个。

 

殖民在继续。美国-利比里亚人在本土人身上施加的暴力在1931年受到了国际联盟的强烈谴责。1936年,强制劳动被禁止,但自由人比本土人要优越的“传统”依旧没有废止。

 

在美国-利比里亚人身份的总统威廉姆-土博曼的治理下,利比里亚在1944-1971年间经历了相对的和平与繁荣。土博曼被认为是现代利比里亚之父,其在位期间见证了大量外资投入,让该国得以现代化。政治层面,土博曼执行的是统一政策,他允许女性和本土人投票,致力于减少自由人和本土人之间的地位和教育差距。本土人因而得以在议会拥有代表,但只能在关于本土人的辩论当中介入。但土博曼的后期执政时代受到诟病,他打破了禁止连任三次的法规,自己连任到死,每次支持率都具有压倒性,1955年甚至达到了99.5%。同年,他躲过了一起刺杀,此后指控前内政部长和其儿子搞阴谋,因而将他们处决。后期执政带有明显独裁特质的土博曼死于伦敦的一家诊所。

 

在土博曼的继任者威廉-托尔波特手中,利比里亚的本土人已经站到超过总人口的九成,剩下的部分则是当年美国-利比里亚人自由人的后代。他们依旧在掌管这个国家。因为有着当年全球最大的橡胶园,而形成了“利比里亚境内的美国飞地”,甚至当年利比里亚的国际机场,就是橡胶种植园的机场。

 

一切都可以用钱买,一切都可以通过行贿达成。民众的不满并没有因为政府破天荒允许设立反对党而平息,反而逐步攀升,直到托尔波特在1980年被一名本土人身份的军人带领其随从开膛破肚,从窗户扔下。这名本土人将军Samuel Doe随后成为了利比里亚的第21任总统,他也是该国首位本土人身份的总统。

 

Samuel Doe上任后开展了大规模的“本土人复仇行动”,公开处决自由人前高官,宪法被废,军政府当道。美国里根政府刚开始支持者名利比里亚强人,但随后因利比里亚境内广受争议的迫害行为和灾难性的经济表现而停止支持。总统Samuel Doe在躲过数次暗杀之后逃亡,而此时领导利比里亚爱国阵线的查尔斯-泰勒则势力渐强,从科特迪瓦攻克利比里亚,1999年掌控了大部分的领土。这很快演变成内战,但在国际社会压力之下停火,泰勒当选总统,但1999年战火再起,这一次以泰勒2003年辞职告终,此后联合国接管了政治过渡时期的利比里亚。2005年,女总统塞尔立夫上任。

 

利比里亚在1989到2003年之间经历了长达14年的血腥内战,大约25万人死于其中。此后又有埃博拉病毒的肆虐,现在整个国家才慢慢恢复。利比里亚自从1944年开始,没有经历过民主更迭。尼日利亚前总统谷德拉克-约拿单表示,正因如此,本次大选对利比里亚来说是一次非常重要的过渡期。如果它成功了,那将是整个西非地区,乃至整个非洲的成功。

 

今年51岁的前足球明星乔治-威尔在支持者的簇拥下投下了自己的一票,他备受年轻人的欢迎,表示“我知道自己会赢,这是历史性的一天。”威尔的一名支持者表示:“就像他曾经是非洲大陆最棒的球星一样,他会成为非洲最好的总统。”威尔曾经在上个世纪90年代在巴黎圣日耳曼和AC米兰效力,也是唯一一名获得金球奖的非洲球员。他在2014年成为利比里亚人口最多的省份的参议员。

 

威尔的对手、利比里亚副总统约瑟夫-博阿凯今年73岁,他对其支持者称:“人民信任我们是最棒的”。他并不像威尔那样认为自己胜券在握,而是谨慎地表示:“我们将会接受计票结果,只要计票合乎规矩,我们将会尊重民众的选择。”博阿凯此前被人讽刺每一开会就会闭眼,而他反驳称并未睡着,只是闭眼有助于更加聚精会神聆听会议内容。

 

博阿凯在利比里亚有着12年的高层政治人物经验,这也是他的支持者们所看好的。

 

利比里亚目前依旧处于前总统查尔斯-泰勒的阴影之下。泰勒今年69岁,是一名前将军,之后在1997年至2003年之间任总统。国际法庭此前以反人类罪和对邻国塞拉利昂犯下的战争罪而判处泰勒50年监禁。

 

无论是乔治-威尔还是约瑟夫-博阿凯成为利比里亚新任总统,这都将会给该国翻开历史的新篇章,因为这两人都不属于该国传统意义上的“美国-利比里亚精英阶层”。利比里亚媒体认为,无论是两者之间谁上台,都将接手一个废墟国度。虽然在塞尔立夫这名女总统的带领下,利比里亚强化了原本脆弱的和平环境,那么经济和金融等领域则可以说是百废待兴,腐败问题深入骨髓。而内战留下的民族创伤也仍然没有完全愈合,本次大选,无论威尔还是博阿凯,都没提到这个禁忌的话题,仍然有很多需要为战争负责,乃至受到审判的人们依旧在利比里亚的各个领域自由活动着,现在去谈论审判,对于国民心理来说,依旧为时过早。就连被国际法庭判处反人类罪和战争罪的前总统泰勒,也主要是因为对邻国塞拉利昂犯罪而被判刑,而他对利比里亚民众犯下的杀害、强奸和毁灭村庄等罪行,却并没有被深究。等待政治阶层准备好接受审判过去的同时,利比里亚依旧在向前看,因为重新陷入昏暗篇章与动荡、内战,是从根本上与发展与繁荣背道而驰的。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