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香港急轉直下



主權移交二十年,香港的情況已經隨著國際形勢急轉直下,和以往的「東方之珠」距離愈來愈遠,鄧小平當年曾經說過︰「中國人的說話是算數的」,然而真相就是,中國人說話從不算數,而香港變得愈來愈陌生。

台灣三名學者來香港的中文大學,出席《殖民香港︰由英殖時期到特區年代》的學術研討會,曾任日本早稻田大學副教授、現為台灣中央研究院台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的吳叡人,與台灣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副研究員吳介民,兩人竟被中共拒絕入境,這顯示香港的出入境自由已經倒退到,不但社會運動者會禁入境,英國保守黨的政治人物被禁入境,甚至連學者研究香港的政治議題,只要中共不喜歡,就會立即禁止入境,那麼香港還餘下多少的學術自由呢?是否下一步就連研究也要一如中國大陸的大學一樣,受到政治的規管與規限?香港還是否適合作為「國際大都會」?或者作為國際的學術研究中心?「中國人的說話是算數的」,再次證明是一句笑話中的笑話,說好的「五十年不變」呢?才二十年,一切都變了質。

同樣是「專上學院」的「香港專業進修學院」,這間大專在上星期六(12月16日)舉行畢業禮,立即就以中共已通過《國歌法》為理由,根本未適用於香港的情況下,粗暴干預學生的坐立自由;由於有兩名學生拒絕向邪惡政權站立,引發十多位學生聲援,最後校方拒絕繼續舉行畢業禮,直至趕走學生離場為止;「不配合強姦」的國歌法未實行,校方已經強行把拒絕配合的學生,視為敵人去針對;事實上學生既沒有干擾儀式進行,也沒有噓中共國歌,那麼是否他日在香港球場上,或馬會的賽馬之中,只要有一人拒絕站立,就要停止比賽?

這種強制他人站立的行為,遠遠比起以往「噓國歌」,更入侵個人自由的領域;將來人大把「習近平萬歲」五字寫在憲法,又是否每一個生活在香港的人,都必須向習近平敬禮,再高叫「習近平萬歲」?英國人在統治了一百五十幾年,從來不會強制香港人唱英國國歌,或必須對英女皇敬禮,甚至從來不強迫你成為「英國人」,為何中國卻要迫人做中國人呢?為何中國要強制別人起立呢?這就說明了,為何台灣學者來港會被禁──因為中國管理的行為與手法,比起所謂的「殖民政權」英國,更加似一個真正的殖民政權,題目揭露了真相,所以殖民政權就要禁止學者入境,這就是香港正面對,那些大中華主義者不斷想迴避,卻無法再逃避的現實。

從上述事項的轉變,以至上年底起連續取消六名民選立法會議員的資格,再藉此於上星期修改香港立法會的議事規則,令香港立法會議員的權力再減少,連發言以及拉布的終極武器都被廢止,說明香港問題已經去到了最後的階段,即所謂「一國兩制」,已經進入迴光反照的階段,只餘下所謂「國安法」的基本法23立法,那麼香港就要在地球上的自由世界除名,淪陷成為極權統治下的一個都市。

自由亞洲電台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