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關係:「一帶一路」破解「修昔底德陷阱」?

The outcome is not inevitable: powers can avoid war if they act appropriately.
有分析認為"修昔底德陷阱"並非不可避免的鐵律,如果大國採取謹慎措施消除誤會,戰爭可以避免。

美國總統特朗普最近在其第一個國家安全戰略報告中將中國說成"戰略競爭者",揭露了世界兩個最強大國家互為競爭對手的本質。英國媒體發表評論對中美對抗危及世界表示擔心。

美國國家安全戰略報告指出中國在軍事戰略,經濟擴張以及地區安全等方面對美國構成的挑戰,正在威脅美國的地緣政治優勢以及改變美國主宰的國際秩序,"對此我們將展開競爭,從而保護美國利益,推動我們的價值。"

在中國看來,特朗普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是對過去一年以來美國一些貌似自相矛盾的外交與安全政策做了梳理,在對外戰略中重申"美國優先",再次強調了美國和中國的競爭對手關係。

已經離開白宮的特朗普總統的前戰略顧問史蒂夫•班農堅信美國同中國正在進行一場贏者通吃的較量。他說,"我們正在與中國打經濟戰。25或30年內,我們中的一個將成為霸主,如果我們沿著這條路走下去,霸主將是他們。"

"修昔底德陷阱"

對於中美兩國的緊張關係,金融時報周三(12月27日)發表評論說,世界上最強大的兩個國家展開對立競爭對中美兩國以及對世界其他國家會造成多大的傷害呢?文章重提了關於中美關係的評論中頻繁被引用的所謂"修昔底德陷阱"。古希臘歷史學家修昔底德說雅典崛起令斯巴達感到恐懼,最終導致戰爭不可避免。

剛剛離開白宮的特朗普總統的前戰略顧問史蒂夫•班農
特朗普總統(左)的前戰略顧問史蒂夫•班農(右)說:"我們正在與中國打經濟戰。25或30年內,我們中的一個將成為霸主,如果我們沿著這條路走下去,霸主將是他們。"

《金融時報》的編輯詹姆斯•金奇(James Kynge) 在評論中再次提到哈佛大學肯尼迪政府學院貝爾佛科學與國際事務中心主任格雷厄姆·艾裏森用"修昔底德陷阱"比喻中美關係的著名觀點。格雷厄姆·艾裏森說,在過去500年當中有過16次崛起強權危及到守成強權地位的案例,其中12次都導致了戰爭。

一般認為,1914年奧地利王儲斐迪南大公爵在薩拉熱窩遇刺是引發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導火索。按照"修昔底德陷阱"的邏輯,當時,在法國和俄羅斯支持下的英國就好比歷史上的斯巴達,而統一後經濟崛起成為當時歐洲第一大經濟體的德國類似歷史上的雅典。

一個巴掌拍不響,一戰爆發的背景,除了德國崛起,另外一面是現存大國對眼中"威脅"的反應,兩者相加導致戰爭不可避免。英國一直是歐洲最強國和大陸力量的平衡者,竭力壓制崛起的德國。

2013年出版的《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秘密根源》(Gerry Docherty and Jim Macgregor)一書認為,德國擴張導致大戰爆發是刻意偽裝的歷史謊言,正史充滿了戰勝國價值判斷。作者通過大量檔案和史實分析指出,在大戰爆發前差不多十年期間,摧毀德國一直是倫敦政治決策圈的目標。

不過詹姆斯•金奇在《金融時報》文章中認為,仔細研究中國的崛起戰略會發現,裏面有更深層的來源於傳統智慧"三十六計"的東西,而不僅僅是簡單的對抗。他認為中國這些古老的政治,外交和軍事智慧產生於修昔底德時代。

雖然凖確地說,"三十六計"可上溯到中國南北朝的文獻,似乎比修昔底德晚了八百年,但《金融時報》的觀點是"修昔底德陷阱"並非鐵律,中國有一樣古老的智慧和謀略傳統,即強調避免直接挑戰強權的"不確定戰略",可以用"偷樑換柱"的辦法,在避免直接戰爭的同時,同樣達到破壞對手地位的目的。

bor summit 2017
習近平和葡京今年在北京召開的「一帶一路」峰會上

「一帶一路」與「平行世界」

例如,現在中國常常會跟隨美國一起行動,避免迎頭相撞,但同時在營造自己的力量體系,形成不同於西方主宰全球秩序的另一途徑。按照美國克林頓總統時期的財政部長勞倫斯•薩默斯的話說就是:"現在世界在平行運行的默契就是,西方在做自己的事情,中國在做它自己的事情。那些得到中國資助的國家在按照中國的方式做事;我們支持的國家在按照我們的方式做事。"

但問題是這種平行方式能夠堅持多久。《金融時報》的評論注意到在這種平行運行方式中,中國一邊的力量在增長。中國通過"一帶一路"促進同歐亞大陸70多個國家的經貿合作,北京在積極地推行自己的多邊主義。中國在"一帶一路"過程中並不尋求同有關國家簽訂自由貿易協定,而是承諾為他們出資修建基礎設施。

"一帶一路"的做法偏離了美國的規矩。雖然中國是世貿組織的成員國,但其市場經濟地位又得不到承認,經常要抗爭針對中國的"傾銷"判決,從而處於不利地位。現在"一帶一路"似乎成了世貿組織的平行結構。"一帶一路"加上中國同中歐和東歐16個國家的所謂"16+1"政治經濟談判,中國在西方主宰秩序外營造自己的一套政治和經濟平行結構。

中國當局的政治和經濟把握能力常常能夠超出西方的負面評論和悲觀預期。這次美國國家安全戰略報告指出美國面臨的挑戰包括中俄等所謂"修正主義強權"(Revisionist Powers),即 "中國與俄羅斯挑戰美國權力、影響力、和利益,並試圖侵蝕美國安全和繁榮。他們決心讓自身的經濟體越發不自由、不公平,決心發展自己的軍隊,還決心管控信息數據從而壓迫他們的社會,並拓展影響力。"

因此《金融時報》評論說,如果中國按目前速度持續經濟增長,不久就會超過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面對將來一個把持非市場經濟的一黨制國家主宰全球經貿的前景,令《金融時報》作者發問: 西方國家的出路何在?作者給出的答案是:關鍵不在於如何避免"修昔底德陷阱",而是西方如何能夠自己清理內部腐爛的結構,這樣才能改善他們自身問題成堆的管理和執政結構。

(BBC)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