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在阻攔「盲人無國界」?

Tibet | Sabriye Tenberken in einer Blindenschule (picture-alliance/dpa/dpaweb)
(資料圖片)德國盲人學者薩布利亞‧坦貝肯和盲童

德國盲人學者坦貝肯在西藏從事援助工作近20年,但今年夏天卻被告知項目中止,她本人也無法得到入藏許可。但幾乎與此同時,一部講述她幫助西藏盲童故事的紀錄片卻出現在中國主流媒體。這其中透露出怎樣的訊息?

今年8月,德國盲人學者薩布利亞‧坦貝肯(Sabriye Tenberken)在接受德國之聲中文網采訪時曾表示,西藏當局宣佈中止與其主導的「盲文無國界」組織(Braille Without Borders)合作。近20年來,坦貝肯與其伴侶、荷蘭人保羅‧克倫貝格(Paul Kronenberg)在西藏創立該組織,幫助盲童學習盲文、並由此融入社會。

坦貝肯當時批評中方這樣的做法「不是友誼的體現」。包括歐盟、德國和荷蘭等國駐華使館也出面與中國殘聯斡旋。而中國官方對此的說法是,並沒有中止與坦貝肯的合作,只是與坦貝肯的合作協議到期後「沒有續約」,而且坦貝肯方面也同意終止合作協議。雙方的主要分歧點是,中方計劃將學校盲童分別送到多個殘障人特殊學校繼續照顧,而「盲文無國界」則堅持「自我融入」的理念,不希望原有辦校方式遭到改變。

據熟悉此事的內部人士稱,位於北京的中國殘聯對此事演變為「外交糾紛」頗有意見,但由於負責該項目具體事務的西藏殘聯並非中國殘聯的下屬分支機構,而是直接聽命於西藏自治區政府,因此中國殘聯也無可奈何。

北京,拉薩—究竟誰說了算?

坦貝肯和克倫貝格則表示,在中國開展項目多年,他們從來沒搞清過,究竟誰有事實上的決定權:「在過去19年裡,我們的最大困擾就是,每次我們為了一些活動申請許可時,就會從西藏殘聯得到這樣的回答:他們沒有權力作出決定,因為要『聽北京的』,這究竟是什麼意思,我們無從得知。也許是中國殘聯或外辦會作出決定。但是我們從中國殘聯得到的訊息卻是,由於西藏是自治區,決定權在當地殘聯和政府。這導致許多誤解和困惑,以及毫無必要的拖延。」

盡管決策權的歸屬依然是個謎,但坦貝肯和克倫貝格認為,中國殘聯似乎並沒有理由阻撓項目實施,而西藏殘聯卻給他們不一樣的感覺,尤其是在最近幾年的人事變動之後:「過去19年的大部分時間裡,我們與西藏殘聯的關係都非常具有建設性、非常友好。尤其是與旺青格烈先生(Wangchen Gelek)。但是他兩年前被調職。今年西藏殘聯有一名姓徐的新任主席。我們抵達拉薩後的第一天,西藏殘聯就很明顯迴避與我們會面。盡管約定商談項目交接事宜,但多次會議都舉行前最後一刻沒有任何合理原因的情況下臨時取消。除了曾在我們拉薩的學校視察十分鐘外,徐主席從沒有去過日喀則的培訓基地。」

Screenshot Beitrag Blindenschule (CCTV)
紀錄片截圖

希望全世界看到「愛睜開了眼睛」

一件頗為引人注意的事情是,就在今年夏天坦貝肯的盲童項目遭遇困境時,中國天津電視台「泊客中國」專欄還派出攝制組,特地前往西藏和印度南部喀拉拉邦拍攝紀錄片,介紹兩人的盲人援助項目。紀錄片中還有一個片段是,坦貝肯在2009年參加「泊客中國」頒獎典禮上的致辭:「謝謝中國,謝謝中國殘聯,西藏殘聯,外辦」。

不過紀錄片拍攝時,包括攝制組在內的各方都以為圍繞「盲人無國界」的爭議會得到妥善解決。

雖然事情最後鬧僵,但這部名為「愛睜開了眼睛」的紀錄片在中國境內多個視訊網站上依然能夠看到。 https://v.qq.com/x/page/h0539q4nkkv.html

Screenshot Beitrag Blindenschule (CCTV)

項目未能「續約」,本人無法入境西藏,但講述他們「先進事跡」的紀錄片卻在中國上映,坦貝肯和克倫貝格對此有何感想?他們在接受德國之聲采訪時表示:「雖然我們不完全瞭解這部記錄片的內容,但它顯然展示了盲人如果有機會的話,完全可以改變自己的生活。我們很高興,這一理念通過記錄片傳向世界。希望它能夠被全世界更多觀眾看到。」

項目未來未定

但是,這一理念的發源地—位於拉薩的盲童學校和日喀則的職業培訓基地是否還能繼續以現有形式繼續存在下去,目前仍是一個謎。按照坦貝肯和克倫貝格的說法,拉薩的盲童學校和日喀則的職業培訓基地依然在運作中,「但是我們的同事很擔心這些設施會被關閉。迄今為止,我們的員工還沒有得到有關未來去向的正式通知。也沒有簽署協議明確他們的雇傭關係。因此他們很不安,每天都很擔心。」

Screenshot Beitrag Blindenschule (CCTV)

目前「盲人無國界」在西藏還有36名員工,均為本地人,其中不少是盲人。絕大部分都是各自家庭的主要收入來源。原本他們還有一位外籍員工,在日喀則已經工作生活13年,但今年同樣被「建議」離開。

坦貝肯和克倫貝格希望中方決策者能夠瞭解到這一項目的重要性,讓留在西藏的項目員工繼續盲童學校和職業培訓中心的工作。「這一項目在中國享有良好聲譽,在中國國內外都得到表彰。我們無法理解,為何會有人希望停止。」

坦貝肯和克倫貝格表示,他們之前曾與中方有過約定,如果合作中止的話,只有西藏殘聯同意繼續以現有方式運營項目,「盲文無國界」才會將項目轉交給對方,否則的話,應該由雙方認可的第三方接手。如果找不到合適第三方的話,將出售項目名下資產,「盲文無國界」將用所得資金在其他地方繼續扶助盲人。但截至目前,「盲文無國界」沒有從中國官方得到以上三個選項的任何書面確認。

至於是否還有可能重回西藏,主持自己一手創立的項目,坦貝肯和克倫貝格並不樂觀。「拉薩和日喀則的農場是我們多年以來的家園。我們當然很想回去,但現在看來希望非常渺茫。」

德國之聲中文網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