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大西洋爭吵,英國擔憂與美特殊關係

美國總統川普在白宮

美國總統川普星期三轉推了最初由一個名不見經傳的英國邊緣極右翼組織的反穆斯林視頻。當英國首相特蕾莎·梅譴責川普總統轉推這些視頻之後,川普奚落了梅首相一番,此舉使得通常立場紛紜的英國議員們空前團結。

在川普總統轉推事件兩天之後,英國的議員仍然在議會和電視演播室排著隊,用一種1980年代以來從未見過的針對一位美國總統的兇惡語氣譴責川普。當年的英國工黨議員沒有掩飾他們對時任美國總統羅納德·裡根的抨擊。

不過,這一次的譴責卻是跨黨派的,其中包括主要的英國脫歐推動者、川普的朋友奈傑爾·法拉奇,川普今年早些時候曾經積極建議他出任英國駐美大使。

法拉奇在英國首都的電台秀中說,川普轉推未經證實的顯示一名穆斯林痛毆一名拄著拐杖的荷蘭男童,一名穆斯林推倒並毀壞聖母瑪利亞的雕像以及一名伊斯蘭暴民把一名在屋頂上的青少年推下去並且把他毆打致死的視頻,顯示他“糟糕的判斷力”。

不過法拉奇還說,儘管英國政界對此的反應“過於強烈”, “這起事件幾週後就會煙消雲散”。英國官員希望他是對的。

儘管梅首相公開譴責川普分享極右翼的宣傳,但是人們覺得梅首相是經過再三權衡做出的反應。他們說,她沒有選擇,出於國內政治的原因,只能譴責川普總統給了邊緣政黨“英國優先黨”一個施展的平台。該黨的領導人過去曾經因為仇恨言論被定罪。

梅首相在對安曼進行訪問時對川普轉推事件說,“我們一道合作的事實並不意味著當我們認為美國做錯事情的時候我們害怕明確地向他們指出來。我非常明確地表示,轉推'英國優先黨'的推文是錯誤的。”

川普星期四接著發推,他告訴英國首相說,“別盯著我,盯著你們英國國內的極端恐怖主義去。我們做得挺好的。”這段話令英國政府大臣們更為吃驚。

一位要求匿名的英國官員說,“這顯示出川普確實不在乎我們的想法,他看來幾乎是蔑視的態度。這就讓我們更難控制事件的餘波後果”。

星期五,對英國首相的壓力則在繼續積聚,有些甚至來自於她所在的執政黨保守黨,要求她取消已經向川普發出了很長時間的訪英邀請。英國政府司法大臣山姆·吉馬錶示,他對川普來訪的情景感到“很不舒服”。

取消對一位美國總統的訪問邀請在當代英美關係史上是前所未有的,有關官員表示,即使有口水戰,他們絕對沒有想過這樣做。

他們表示,為川普訪英的準備工作仍然在進行當中,川普很可能明年2月來訪,他預計將為新的美國駐英國大使館揭幕,他的訪問被定為“工作訪問”。

最初在10月討論的計劃中的川普訪英,已經從特蕾莎·梅首相在川普宣誓就任幾天后訪美時發出的國事訪問的層級降為工作訪問,可能不會會晤英女王伊麗莎白二世。因為大西洋兩岸的英美兩國官員都擔心,川普對英國進行國事訪問可能會引發大規模抗議活動。

如果川普本人決定推遲明年年初對英國的訪問,沒有人會感到吃驚,這對英國來說既是解脫也是擔憂。

英國報紙《泰晤士報》指出,梅政府面臨兩難境地,英國政府稱川普的轉推使得“梅首相被置於一個艱難的處境”。梅首相是川普上任後第一位到訪白宮並發出回訪邀請的外國領導人。

英國公眾對川普的反感導致一系列爭議,已經令這位美國領導人和英國的關係不和。這種反感不大可能到明年2月就消失。可是,一次災難性的訪問會進一步搞壞關係,為1956年蘇伊士危機以來兩國特殊關係注入前所未見的毒素。當時,未經華盛頓的首肯,英國和法國以及以色列一道,試圖推翻時任埃及領導人納賽爾。

英國《衛報》的外交編輯朱利安·博爾格表示,這一糾紛正值英國政府非常渴望與美國達成一項脫歐後的貿易協定,以幫助減少英國脫歐帶來的經濟損失。他說,“成功的或者至少可承受的英國脫歐前景取決於與華盛頓的強有力關係。”

這也是特蕾莎·梅急於成為首位訪問川普執政下的白宮的外國領導人的動機所在。英國官員毫不猶豫地把梅首相的訪美稱為一項重大的外交成就。

與美國總統之間的齟齬只是梅首相面對的一部分問題。這兩位領導人在重大對外政策方面也存在分歧,其中包括是否遵守川普業已表示要退出的伊核協議,以及如何應對朝鮮及其核姿態。所有這些都發生在英國與歐洲盟國的關係因為脫歐談判出現重大打擊之際。

(VOA)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