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元年巨變,美國影響力大倒退


回顧過去一年,川普總統的國內政策一片混亂,也對美國制度造成衝擊。但相比之下,川普在外交上造成的破壞更嚴重。川普的對外政策使美國變得孤立,從國際事務撤退,直接導致美國領導地位和影響力下跌,不少盟國變成美國的競爭對手甚至潛在敵對。美國的轉變衝擊世界秩序,造成時代巨變,想對美國有利要靠奇蹟出現。

川普對國內政策重大顛覆,至少如下。一,健保制度:川普廢除「歐記健保」失敗,但替代方案卻無法獲國會通過,導致目前混亂狀態,新制未立,原有制度卻搖搖欲墜。

二,稅制:川普減稅計畫獲國會通過,但新稅法嚴重向富人和企業傾斜,公司稅降至21%,個人最高稅率37%,兩者差距太大,必然導致高收入者將個人收入轉為公司收入,藉此謀取巨大利益,直接使新稅法難以永久施行。

三,環保:川普退出全球合作減碳的巴黎協定,又一筆勾銷美國數十年來建立的環保法規,導致環保署已逾700人離職,包括200多位科學家。

四,移民政策:美國向來開放的移民政策轉為保守排外。

五,司法制度:攻擊自己提名的司法部長塞辛斯,開除FBI局長柯米,使FBI陷入混亂;提名戈薩奇為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並提名70名保守派法官進入下級法院,將對法界和美國造成深遠影響。

川普對美國的最大破壞,在美國的國際形象和影響力。美國對世界影響力下滑,原因不在經濟和軍力,美國經濟和軍力仍是世界第一,原因在川普的政策。川普缺少明確的外交計畫(agenda),對重要外交事項如北韓核武和南海問題,都缺乏有效對策。

1989年後,國際秩序的基本形態是全球化,美國一直是全球化的主導者;政治上,美國向全球輸出自由民主,協助國際走向民主;經濟上,美國主張自由貿易,致力於減少貿易保護主義。整體而言,美國積極參與國際事務,成為世界主導者。但這種世界觀因川普而逆轉,美國從國際事務退卻,退出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退出巴黎協定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等,「美國優先」正是孤立主義的註腳。

川普執政快一年,美國在全球大部分地區影響力大減。退出TPP,美國在世界最重要的貿易地區影響力頓然消失,中國代之而起。對東亞和南海,川普除了不斷攻擊金正恩,對北韓核武危機手段有限;對南海主權爭議,川普陷被動,中國更自由地造島和建設。在歐洲,川普疏離北約,攻擊德國對美貿易逆差,使德國從親密盟國變競爭對手。

川普本想聯俄,失敗後對俄經濟制裁殃及歐盟,歐盟正醞釀反擊。在中東,美國本是以巴衝突的仲裁者,川普卻不顧中東情勢和國際共識,片面宣布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引爆中東新一波反美浪潮,聯合國大會以128票對9票決議要求美國撤消決定;美國和伊朗核協議是另一顆待爆的炸彈。

今年暑假,丕優對37國調查發現,川普上台後,這些國家對美國的好感程度大跌,從歐巴馬最後一年的64%跌至49%,反映美國國際形象嚴重受損;其中鄰國加拿大從65%減至43%,墨西哥從66%減至30%,重要盟國德國從57%減至35%,日本也從72%減至57%。調查還發現,盟國加拿大、澳洲,對中國的好感度甚至超過了美國。

川普接受「紐約時報」年終訪問,「華盛頓郵報」分析,30分鐘訪談過程犯了24次錯誤,川普所說內容與事實不符,等於每75秒就說一次謊,大部分言詞是自吹自擂。最離譜的莫過於說他受民眾歡迎程度,超過美國歷史上所有總統。但事實上,他的民調支持度已連續七個月下跌,目前跌至32%。

他又說他了解健保,數百萬人參加他設立的健保制度。事實是,他的健保計畫無法獲國會通過,參加他的健保計畫有如在說夢話。他又說,習近平最喜歡他,程度超過中國歷來對任何人的喜歡。事實卻是習近平並不支持川普的北韓政策。

紐時對川普的訪問,更加暴露他不了解美國和國際事務,也不清楚總統職責,令美國人尷尬的是,他對自己的無能和引起爭論似一無所知。展望2018年,眛於國內外形勢卻又極端自負的川普,可能對美國繼續造成更多顛覆,川普已成明年11月期中選舉的民主黨「超級助選員」,如果國會控制權易手,共和黨會後悔莫及。

《世界日報》社論 2017年12月31日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