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面人魯煒落馬內幕



江迅

中共中央宣傳部副部長魯煒涉嫌嚴重違紀,是中共十九大後首個落馬的正部級黨政官員。政治「兩面人」魯煒落馬,引發不同政治光譜人士拍手稱快。

中央網信辦被認為是中共網絡監管的代名詞,媒體曾稱魯煒為「中國網絡掌門人」,民間則稱之為「網絡沙皇」。十一月二十一日晚,當局發布消息稱對中共中央宣傳部副部長魯煒涉嫌嚴重違紀展開組織審查。中紀委官網更以中共十九大後「首虎」描述這個「兩面人」魯煒,他是十九大後首個落馬的正部級黨政官員。

二零一三年魯煒擔任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首任主任,成為正部級大員。翌年二月,中共成立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總書記習近平出任領導小組組長。同年五月,魯煒出任中宣部副部長、中央網信辦主任,被視為中共政壇新星。二零一六年六月,魯煒突然被免去中央網信辦主任職務,仍保留中宣部副部長頭銜,但已無實權。據中央組織部的一位人士對亞洲週刊分析說,熟悉中國政情者都發現魯煒的職務有違慣例,他這個副部長竟沒有任何兼職在身。魯煒並未入選中共十九大代表,也未能當選十九屆中央委員或候補中央委員。這些跡象已表明,魯煒今天落馬的結果並不讓人意外。

魯煒被免去中央網信辦主任職務後,他被當局調查的傳言開始出現,如今,靴子終於落地。其實,此前一段時間,已有魯煒負面傳聞在坊間盛傳。魯煒任職新華社期間,巡視組二零一三年進駐新華社後,曾接到舉報魯煒涉嫌違法違紀的問題;一三年七月,其曾被新華社記者周方在網上實名舉報涉嫌接受商人接待等腐敗行為,但該舉報當時被指「杜撰」。

魯煒最後一次公開露面是十月二十四日,他調研延安大學新校區,包括中共革命精神與文化資源研究中心(教育部基地)、延安時期紅色文獻數字研究平台。值得關注的是:以往中紀委在懲治高級官員時,會羅列出一系列貪腐罪狀,但在魯煒一案中,僅將腐敗問題列在諸多「主要問題」中的最後一條,而且僅僅稱其「廉潔意識淡薄」。在羅列魯煒罪狀時,突出抨擊魯煒執行習近平指示「不夠堅決、不夠及時」,他還被指責落實中央決策「不夠到位」,「不正確使用權力問題時有發生,維護政治安全不夠有力」,以及「存在『小圈子』問題」。

中央決定對魯煒涉嫌嚴重違紀進行組織審查的消息公布後,中央網信辦分別於二十一日當晚和二十二日上午召開室務會和全辦黨員幹部大會,傳達學習中央決定精神。會議用七個「嚴重」一詞指出魯煒的問題。會議指出,魯煒曾經擔任中央網信辦主要負責人,但他嚴重背離了黨性原則,嚴重違背了黨中央對黨員領導幹部的紀律要求,嚴重污染了網信辦的政治生態,嚴重敗壞了中央網信辦和網信幹部隊伍的形象,嚴重危害了黨的網信事業健康發展,是一個典型的「兩面人」。他涉嫌嚴重違紀,後果極其嚴重。中紀委官網也罕見連發三篇評論痛批,直指魯煒任內,中央網信辦「四個意識」不強,貫徹落實中共總書記習近平重要指示和工作要求不夠堅決、不夠及時。

二零一七年六月十日,中央第八巡視組組長寧延令曾向中央網信辦領導班子反饋巡視情況。三月六日至四月六日,中央第八巡視組對網信辦展開機動式巡視。寧延令說:一段時間來,中央網信辦「四個意識」不強,貫徹落實習近平重要指示和工作要求不夠堅決、不夠及時;政治責任感不強,落實中央網信工作重大決策部署不夠到位;政治擔當缺失,不正確使用權力問題時有發生,維護政治安全不夠有力;政治生態不良,存在「小圈子」問題;廉潔意識淡薄,管黨治黨不嚴。巡視組還收到反映一些領導幹部的問題線索,已按有關規定轉中央紀委、中央組織部等有關方面處理。

魯煒落馬,隨即在中國大陸網絡引發一片「歡呼」,網民歷數其罪狀,各類關於魯煒是非的微博、微信帖子和文章層出不窮。有趣的是,拍手稱快者涵蓋官方傳媒、自由派、左派人士等不同政治光譜,情況相當罕見。之前,有學者指他善於融合不同政治觀點和立場的朋友,不過在中南海高層眼中,他卻是政治「兩面人」。

魯煒與各陣營交往甚密

他落馬後,網上貼出不少魯煒與不同政治觀點人士聚會的照片,包括被視為自由派的微博「大V」、網上「公知」(公共知識分子),也有經常為當局辯解的左派人士,顯示魯煒與民間不同派別人士交往甚密。那張「微博大佬的最後晚餐」照片流傳最廣,圖中是魯煒與任志強、李開復、鄭淵潔、于建嶸、程益中等人的所謂「經典」合影。魯煒常約見門戶網站高管,在一些非工作場合,魯煒常以「兄弟」江湖口脗,讓門戶網站配合國家互聯網管制政策,不把魯煒的話放在眼裏的天使投資人、網絡大V薛蠻子,後來因涉嫌聚眾淫亂被北京警方逮捕。據多位熟悉魯煒的微博名人說,魯煒很善於營造他是習近平身邊紅人的形象,談話中總是隱晦提及他似乎前不久才與習近平討論互聯網安全等網絡議題。

二零一四年十月,中央在北京舉行的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經網信辦推薦的網絡作家周小平及花千芳獲習近平特別鼓勵,不過,這兩人在文壇和社會上口碑極差,事後讓習近平身邊的人極為不滿;二零一五年二月全國人大和政協「兩會」前夕,原央視記者柴靜拍攝的聚焦霧霾的深度調查視頻紀錄片《穹頂之下》引起轟動,一時成為熱點話題,卻被高層認為給當局添亂,後來傳出此片創作是獲魯煒支持的,他本意是要傳遞習近平的環保思想;二零一六年三月初新疆政府背景的網媒《無界新聞》刊出「關於要求習近平同志辭去黨和國家領導職務的公開信」,事件轟動一時,令習近平頗為震怒……

魯煒受查消息發布後,不論左右陣營都拍手稱快,有人稱魯煒是中國「漢奸極右勢力」的網絡保護傘,也有人說魯煒「左得不同尋常」,是一個「善於偽裝」的貪官。自由派對魯煒的批評主要集中於他的網絡管制政策,以及私人作風。北京當局卻指,魯煒接受調查釋放了中共反腐一刻不停歇的強烈信號。官方數據顯示,中共十九大後不滿一個月,新一屆中紀委已經處理了三名中央一級官員和二十七名省管官員,其中十四名為首度通報被調查。當局還處理了六千一百九十人。從處理人數級別上看,地廳級四十八人,佔百分之零點八;縣處級五百二十五人,佔百分之八點五;鄉科級五千六百一十七人,佔百分之九十點七。從查處問題類型看,違規公款吃喝、公款國內旅遊、違規配備使用公務用車、違規發放津補貼或福利、違規收送禮品禮金等問題依然多發。截至目前,中國各級紀檢監察機關共查處逾十九萬件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問題,處理黨員幹部二十六萬餘人,中紀委監察部網站連續四十九個月發布「月報」數據,發揮了教育、警示和震懾作用。

魯煒生於一九六零年,安徽巢湖人,曾任新華社記者、分社社長、總社副秘書長、副社長等職。二零一一年三月,魯煒出任中共北京市委常委、宣傳部長、北京市副市長。二零一三年四月,轉任中國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主任兼中共中央對外宣傳辦公室、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副主任。二零一四年四月,任中共中央宣傳部副部長、中共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中國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主任。在此期間,因為主掌中國網絡審查,魯煒的曝光率一度大增。二零一五年四月,魯煒入選《時代雜誌》二零一五年「百位最具影響力人物」。二零一六年六月,魯煒不再擔任中共中央網信辦主任、中國國家互聯網資訊辦公室主任。

據新華社一位傳媒人說,魯煒廣開財路的能力在新華社內部讓人刮目相看,他的腐敗主要發生於他在新華社任職期間。他任北京市委宣傳部長時,經常在下屬單位簽單高消費。據《北京晚報》老報人爆料,魯煒簽單欠北京日報新聞大廈吃喝款七百多萬元人民幣(約一百零六萬美元),兩年內,平均每天吃喝一萬多元不買單,無法報賬而至今掛在賬上……對魯煒的揭發仍在繼續。勁不可洩,勢不可轉。中共十九大後,全面從嚴治黨正向縱深發展。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