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志豪:朱經緯案最可怕的不止是打人

退休警司朱經緯被判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成。說是遲來的公義,實不為過。

然而現在慶祝,未免太早了。

警司協會、警務督察協會、警察隊員佐級協會,口徑一致,對判決感到失望遺憾,而沒有任何一個警察代表會根據法庭的判決,向市民大眾致歉。

裁判官判決朱經緯使用不必要的武力,其實和大眾透過新聞影片得出的結論完全一致,一個有普通常識的人都能作出的判決。但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只有警察高層不知道。事發3年,他們對朱經緯案件的辯護理由仍然荒謬可怕。

譬如他們仍然堅持,事主在現場出現,並非善男信女,深信必定有份參與佔領,所以用警棍驅趕是合理武力。

就像朱經緯兒子,向記者爆粗「咩對唔住啊,打×多佢(事主)幾下?啊」,似乎警隊3年來根本沒有改變自己的看法——原來在警察心目中,任何在集會現場附近出現的人都是有問題有可疑,而不容許市民只是看熱鬧圍觀。

警察離開民眾愈來愈遠

而更可怕的是,警方似乎認為,警察是沒有能力也無需要在那麼混亂的情况下,判別哪一個是佔領者。因此他們才會撐朱經緯警棍打人,潛台詞便是「打錯又如何?兵荒馬亂『殺錯良民』好出奇?真係良民就唔會喺咁混亂嘅場合出現,被人打也是咎由自取」。

員佐級協會指前線員工對如何合法使用武力感到困惑。市民聽到這種意見還真是困惑了——因為另一邊廂,保安局長李家超強調,警察對使用武力有清晰的指引。

其實雨傘運動已經過去3年了,但警民關係的傷口從未癒合,而責任大部分是在警察身上。因警方對警察犯事護短縱容,寧願發動大集會、爆粗示威,再加上那些「愛字頭」、「撐警字頭」的組織推波助瀾,都令警察自我感覺良好;但離開民眾,卻愈來愈遠。

作者是傳媒工作者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