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路撒冷是谁的首都?美以说了算吗?

Le Premier ministre israélien Benyamin Netanyahu et la chef de la diplomatie de l’Union européenne Federica Mogherini à Bruxelles, le 11 décembre 2017. REUTERS/Francois Lenoir

 

继巴黎之行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今天(12月11日)到访欧盟总部布鲁塞尔,并同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莫盖里尼举行会晤。

法新社报道称,内塔尼亚胡在会见前的发布会上重申,美国总统特朗普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是承认无人能否认的事实。内塔尼亚胡坚持认为,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事实,并不会消除和平,反而只会使和平成为可能。

莫盖里尼则表示,她和许多欧盟成员国领导人的意见一致,即不赞同美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决定。莫盖里尼强调,欧盟坚决支持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通过和谈解决耶路撒冷的地位问题,耶路撒冷应成为巴以两国的首都。

然而,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星期天则批评欧盟在巴以冲突上双重标准,他在一份声明中说:“我听到欧洲有声音要求谴责特朗普总统的历史性声明,但我没有听到有声音要求对向以色列发射火箭,以及对反犹言论煽动予以谴责。”

在上周末,阿拉伯国家联盟表示,美国总统特朗普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决定是危险的,使美国站在了偏袒占领、违反国际法和决议的立场上。这一声明是阿盟外长在开罗召开紧急会议后发表的。声明还说,特朗普的这一决定使美国失去了在中东和平进程中扮演“赞助者和中间人”的角色。

阿盟秘书长呼吁各国承认巴勒斯坦为主权国家,其首都为耶路撒冷,以此作为对特朗普决定的回应。

围绕耶路撒冷的冲突可追溯到数千年前,但当前这场冲突完全是20世纪的事,根源则在于殖民主义、民族主义和反犹太主义。纽约时报专文指出,1917年12月,也就是100年前的这个月,英国将领埃德蒙·艾伦比(Edmund Allenby)击败奥斯曼土耳其守军,夺取了对耶路撒冷的控制权。此后的一个世纪里,耶路撒冷成为各方争夺的猎物,不仅有犹太人、基督徒和穆斯林,还有外部力量,当然还有当今的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

二战结束后,联合国在1947年批准了一项两个国家“一个犹太与一个阿拉伯”分治的方案,耶路撒冷因地位特殊而由一个“国际特别政权”管理。

阿拉伯人拒绝分治方案,并且在以色列1948年宣布独立一天后,阿拉伯国家就对这个新成立的国家发起了攻击。不过他们被打败了。耶路撒冷就被一分为二:西边一半属于刚建国的以色列(按1950年通过的以色列宪法的规定,也是其首都),靠东的一半,包括老城,则被约旦占领。

等到1967年的第三次中东战争,则极大地左右了对耶路撒冷的现代争夺,在那场战争中,以色列不仅击败了入侵的阿拉伯军队,而且占领了埃及的加沙地带和西奈半岛,约旦的约旦河西岸和东耶路撒冷,以及叙利亚的戈兰高地。从那以后,以色列士兵在哭墙祈祷的画面便深深印在以色列的国家意识中。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现代阿拉伯研究教授拉希德·哈利迪(Rashid Khalidi)对纽约时报说:“1967年以来,整个国际社会一致认为,以色列吞并东耶路撒冷并在那里定居是非法的,并且拒绝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 他还表示“如果特朗普改变这个立场,那么考虑到耶路撒冷对阿拉伯人和穆斯林的重要性,长期的巴以协议或阿以关系的长期正常化将会很难达成。”

1993年的《奥斯陆协议》提议建立一个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管理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但没有就边界、难民和耶路撒冷的地位等核心问题达成协议。巴勒斯坦人认为,犹太定居者侵占了东耶路撒冷,以色列以取消巴勒斯坦人的居住许可作为回应,导致问题更加复杂。

耶路撒冷是三个宗教的圣地,但是现在,在以色列这片土地上出现了两个国家。一个是犹太人的,一个是当地阿拉伯人的,他们都想要耶路撒冷。不是耶路撒冷需要他们,而是他们需要耶路撒冷。

法广RFI 夏榕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