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為何在中東出險招?

劉國興 退休大使、台大政治系兼任副教授

川普6日宣布正式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並將搬遷在特拉維夫的大使館,在12分鐘半談話中川普堅決表示已下令國務院找建築師準備蓋新使館,對每6個月總統可簽署搬遷中止令的一向做法則絕口不提。平地一聲雷,世界各國除以色列外多表示反對,並十分擔心中東將會有災難性的後果,聯合國安理會8個理事國也呼籲緊急集會應變。國際反應看來是一面倒認為川普此舉將為中東添亂,但川普「逆向操作」也自有其考量,分析如下。

首先,川普已開始了「保位」行動。自1月就任以來川普內外施政爭議頗多,民調持續下滑,目前只剩約百分之三十七,是歷任總統就任未滿一年最差的。尤其近月以來對內有競選「通俄門」醜聞案司法調查壓力,對外之朝核危機則一籌莫展,北韓洲際飛彈進逼美國本土。民心不安對總統漸失信心,領導困難度將倍增。故此次川普聲稱兌現競選諾言將美大使館遷往耶路撒冷,頗有鞏固選舉基本盤的味道,同時轉移施政不順的焦點。

其次,川普之中東政策將進一步確定為拉以色列、沙烏地對抗伊朗及俄羅斯。因基本上美國不可能放棄在中東的戰略、油源等利益考量,但歐巴馬總統為對美國進兵伊拉克及阿富汗多年無功善後而在中東消極退縮,遂使伊朗在俄羅斯撐腰下乘虛擴大勢力範圍,假宗教派系之名資助多國恐怖組織及反對勢力,使反恐變得更恐,美國利益難以維繫。

怕得罪金主以色列

要重振美國在中東之影響力,必須正面對抗伊朗及俄國的坐大。川普自然想到了伊朗的死敵以色列和沙烏地。川普1月就任5月首次出訪就選定了以、沙兩國,實不足為奇。

沙烏地是世界最大產油國,與伊朗分別為回教遜尼派及什葉派的龍頭,兩國並互爭區域霸權,2016年1月進一步斷交。

以色列則除為美國傳統忠實盟友外,也素被認為是美國總統大選誰都不敢得罪的幕後最大金主。至於糾纏數10年未解決的以巴衝突,其中3個關鍵問題都愈來愈無解。第一,目前最受支持的解決辦法「兩國方案」,是根據安理會的242號決議案而擬。中心主張是以色列必須退出1967年六日戰爭所佔領的大片鄰國土地,然迄今除西奈半島還給埃及做建交交換條件外,餘各地仍在以國掌控中,並不斷擴大在其中的屯墾區而形同永久佔領。

第二,1948年以國獨立之戰迫使約七百萬巴勒斯坦人民逃離故土流亡國外,這批人堅決主張有權重返家園,然無論就產權糾紛、將來投票人數考量,以色列都無法接納這批人。第三,巴勒斯坦一向堅持東耶路撒冷為建國後之首都,以色列也無法妥協,臥榻之旁豈容他人安睡。

3個問題均為死結,川普了解此情形後,與其漫長無謂拖延,何不配合當前所需,孤注一擲支持以色列。至巴勒斯坦最有力的反撲也不過是哈瑪斯可能發動的第3次「起義」動亂,對以色列而言即使沒有川普此次的大力相挺,也早應有因應的腹案。

台灣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