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重拳反腐敗啓示中共政治改革

江迅

越南政府加大反貪力度,重拳「打虎」,清化省人民委員會副主席吳文俊違規「火箭式提拔」情婦陳氏瓊安,被解除黨內一切職務。越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丁羅升涉嫌在兩起特大經濟案件中濫用職權、貪污財產,是越南數十年來第一位因涉貪被捕的越共政治局要員。


丁羅升:被捕的越共中央政治局委員


陳氏瓊安學歷未達標卻快速上位


吳文俊違規提拔多人到管理層

越南一名三十一歲女子陳氏瓊安,在當地遭遇社交媒體一波又一波的熱議。她有著亮眼外貌,在毫無成績建樹的狀況下,竟一再獲「火箭式提拔」而迅速升官,有傳言紛紛指陳氏瓊安是靠美色誘惑高官才迅速上位,她更被爆料是當地清化省人民委員會副主席吳文俊情婦。網絡上沸沸揚揚,幾個月後的十二月十七日,越南共產黨中央委員會宣布,解除吳文俊黨內一切職務。在之前一天,監督機構已發聲明指吳文俊「一再嚴重違規」,包括二零一零至二零一五年擔任清化省建設廳長期間,違反黨內「民主集中制」原則,違規「火箭式提拔」官員。

因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亞太經合組織APEC會議而廣受關注的越南,最近又因反腐而重拳「打虎」,再度吸引世界輿論的目光。十二月八日,越共中央政治局對丁羅升起訴、拘留,這是數十年來第一位涉貪被捕的越共政治局要員。十多天後,省人民委員會副主席吳文俊和情婦案又引發關注。

事緣二零一六年三月,當地傳媒揭開陳氏瓊安獲「火箭式提拔」經過,而且背後可能涉及重大利益。她住別墅、開名車,惟收入絕對無力負擔。陳氏瓊安生於一九八六年,未經正規招聘程序,卻在二零一一年任職清化省建築廳臨時僱員,一年內搖身一變正式成為國家公務員,二零一五年四月被提拔為部門副經理,十月,她學歷要求未達標,仍出任辦公廳經理。二零一六年九月,越南社交平台上爆出更多證據,指控陳氏瓊安跟某省級已婚男高官關係千絲萬縷。陳氏瓊安靠美色上位的消息傳出後,她立刻辭職。半年後監察部門就證實她能快速上位,皆因背後有吳文俊撐腰支持。已婚的吳文俊違規提拔女下屬陳氏瓊安,安排她在短時間內由小職員升至經理,還獲提名擔任一處副處長,並接納其入黨。除她以外,吳文俊也提拔過多名不符合任職資格者到管理層,又在未經授權下,於廳內新設無功用的部門,安插這些受提拔者。由於陳氏瓊安已經主動辭職,不再是公務員,根據當地規定,當局不得在未經她本人同意下進一步核查資產情況。

有趣的是,相關新聞在越南掀起熱議,有媒體更把一名長相甜美、身材姣好的二十三歲女大學生網紅照片,誤當成陳氏瓊安,在媒體發布後,攪動新話題,這位女大學生和她母親匆匆上網澄清,並非這起新聞的主角。

這是越南長年來出重拳反腐敗的新話題。「內寇不除、國難不已。」這是越南社會對腐敗分子的普遍認識,越南民眾視腐敗為「國難」,視腐敗分子為「內寇」。越南反腐有著深厚的社會民意支持,因此,越南二十世紀八十年代中期「革新開放」以來,越共用重拳「打虎」始終不遺餘力,更主張以規章制度的健全來預防腐敗行為的再次發生。

十二月八日,越共中央政治局作出停止丁羅升參加黨的組織生活的決定,越南第十四屆國會常委會則通過了對丁起訴、拘留並終止其國會代表權限的決議。同日,越南公安部調查警察機關辦公室對丁羅升發出起訴書和拘留令,對其與兩起特大經濟案件的關聯展開調查。丁羅升一九六零年生於越南南定省,現年五十七歲的他是有博士學位的「六零後」政壇明星。他當過企業主管,在地方黨委任領導職務,曾任交通部長,自二零一六年一月當選越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同年二月被任命為胡志明市市委書記。

據越南一位外交官說,越共十二屆五中全會原來主要討論經濟發展問題,人事問題只佔會議議程一小部分,但由於越南油氣集團腐敗案,人事任免成了會議主要議題之一,可見越共中央對反腐的重視。丁羅升是數十年來第一位涉貪被捕的越共前政治局要員,此舉昭示越共反腐敗「打虎」、「拍蒼蠅」上的堅定決心。此前,越南只有陳春柏和阮河潘兩名原政治局委員受過免職處分;越南前國家主席張晉創也受黨內警告處分,但沒有被開除出政治局。丁羅升被免職後,十九人的越共第十二屆中央政治局剩下十八名委員。

越南政壇流傳一說法,丁羅升是越南少見的「敢說話」的官員,在一些敏感議題上往往直言不諱。因此,越南民眾對他始終有熱議話題。丁羅升涉及兩起正處於調查階段的特大經濟案件:一是在越南國家油氣集團與大洋股份商業銀行合資中,違反刑法關於經濟管理的規定而造成嚴重後果,違反刑法規定濫用職權侵佔財產並造成八千億越南盾(約三千五百萬美元)的損失;二是其在越南油氣安裝總公司任職期間,違反國家關於經濟管理的規定並造成嚴重後果,違反刑法而貪污財產。對丁羅升兩起特大經濟案件展開調查,其弟丁孟勝及其他多名涉案人員也被拘押或起訴。

廣西民族大學東盟研究中心研究員葛紅亮認為,從中可以看到:一,「革新開放」進程中,特大經濟案件使越南蒙受巨額損失;二,「革新開放」進程中,存在明顯官商勾結及在這一過程中漁利國家財產的行為;三,國家經濟管理規定、刑法是越南重拳「打虎」和懲治經濟領域犯罪分子的重要依據。葛紅亮認為,丁羅升一案只是腐敗問題持續發酵的一個涉及越共前高官的特大案件。在「革新開放」後不到十年,即一九九四年,越共七屆中央委員會代表大會就將腐敗列為越共面臨的「四大危機」之一,除腐敗外,其他三大危機是經濟滯後、偏離社會主義方向與和平演變。越共承認「腐敗」及「和平演變」足以給越共的執政帶來致命威脅。二零一二年,現任越共中央總書記阮富仲就強調,「腐敗現象在越南多個領域和部門存在,而這對越共領導和國家的管理已形成巨大挑戰」。

多年以來,越南在政治改革方面取得不小成就,一再於中國共產黨內部引發熱議:越共行,為什麼中共不行?越共透過黨內直選、自薦參選、差額選舉、黨內質詢制度、重大事項由黨內無記名投票來決定等,初步實現黨內民主;針對腐敗問題,越南立法要官員公開財產。上世紀九十年代以來,越共始終致力於擬定和確立反腐領域的相關制度。一九九二年,越南以新憲法規定黨政之間和政府部門之間的權責界限。一九九八年,越南公布三部涉及反腐領域的法律制度:《幹部、公務員法》、《厲行節約、反對浪費法》與《反貪污法》。二零零五年,越南國會修改《申訴控告法》,隨後制定《防治腐敗國家戰略》。同年十一月,《預防和反腐敗法》正式通過與頒布,標誌反腐工作的法制化形成。二零一二年十一月,越南又修正該法,在法案中明確要求高官申報財產和解釋新增財產,越南職能部門還在該國刑法中明確補充相關貪腐行為。近年,輿論普遍指越南腐敗最嚴重的領域是警察、海關、稅務、醫療與教育、銀行與金融等職能部門。

越南反腐聯席機制

據悉,越共中央二零一六年成立類似反腐敗協調小組的聯席機制,由總書記阮富仲擔任組長,加大反腐力度,並把反腐與黨的建設相結合。二零一六年一月召開的越共十二大提出越共六大核心任務,列在前兩位的就是黨建和反腐。二零一六年四月,阮富仲在越共中央反腐敗指導委員會常委會會議上,要求依法嚴厲處理引起輿論關注的案件,並點名要求嚴厲處理幾件金融大案。阮富仲決定成立八個行動組,以在全國二十個省檢查監督備受輿論關注的特大經濟案和腐敗案的調查、起訴、追訴、審理等工作,同時指出存在的不足及其原因,從而明確方向與措施,進一步提高反腐敗案查處效率。二零一三至二零一六年,越南中央反腐敗指導委員會已成立三十二個行動組,在十五個中央部委和四十三個地方監督相關工作。

近年來,越南黨和政府加大反腐力度,多名高級官員落馬。二零一七年二月,河內法院以貪污罪判處國有航運企業越南遠洋運輸公司前總經理陳文廉、前銷售部代理經理江金達死刑,兩人合計貪污二千五百八十一億越南盾。二零一六年十一月,越共中央書記處免除時任越南工貿部前部長武輝煌的工貿部黨組書記職務,他任命其子武光海為越南煙草總公司紀檢委員和西貢酒業公司副總經理等職務,違反越共中央委員會和中央書記處有關黨員幹部行為準則的規定。此次丁羅升的落馬,令越南油氣集團腐敗案再度進入公眾視線。二零一六年九月,越南油氣集團子公司越南石油建設股份有限公司的四名前高管,因管理不善、導致公司損失一點五億美元而被起訴,警方對另外一名在逃高管鄭春青發出「紅色通緝令」。鄭的犯罪已導致公司損失三點三萬億越南盾。二零一五年七月,越南油氣集團前董事長阮春山因違反國家有關經濟管理的規定、瀆職和濫用權力導致嚴重後果而被公訴。

丁羅升曾怒斥中方人員

丁羅升在中國人眼裏並不陌生。二零一五年一月六日,越南VTC電視台播放兩天前的一則三分鐘報道,越南交通運輸部與城軌項目中國總承包商中鐵六局代表會議上,時任越南交通運輸部長的丁羅升滿臉怒容,怒視中方人員,並用手指著中方人員大聲發洩不滿。城軌項目發生事故,造成一死數傷,丁羅升「高聲怒斥」的影像報道是在晚間黃金時段播出,收視率頗高。

十二月十四日,河內國防部會場,越南老戰士協會第六屆全國代表大會開幕式,全國六十三個省市老戰士協會的五百多名代表出席。越共中央總書記阮富仲強調,協會應繼續落實好首要任務,即堅決保衛革命成果,為粉碎敵對勢力的「和平演變、軍隊非政治化」陰謀及手段作出貢獻,積極參與建設和保衛黨、國家、人民和社會主義制度。尤其是,協會需積極參加反貪反腐反浪費鬥爭,提高警惕,不讓不良分子和敵對勢力利用破壞內部團結,誣陷攻擊黨、國家和社會制度。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