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省調動有玄機 統戰部成晴雨表

雖然十九大之前,各省人事大局已定,但十九大之後,從十一月至十二月,仍進行了一波密集的省委常委跨省異地大調整。幾家歡樂幾家愁,起落沉浮互不同。本輪調整當中,統戰部長成為一個耐人尋味的角色。

有人以此為晉升之階,異地升遷;對另一些人則成為貶謫之所,淪為邊緣人物。譬如,山東省委宣傳部長孫守剛調任河南省委統戰部長,河北省委宣傳部長田向利調任四川省委統戰部長。而兩人的前任,原河南省委統戰部長陶明倫調任安徽省委秘書長,四川省委統戰部長李靜調任重慶市委常委。

矮化團派 發配統戰

雖然近幾年中共強調「大統戰」,統戰部長也跟組織宣傳負責人一樣,進入常委班子,規格有所提升,但是與掌管「印把子」、「筆桿子」、「刀把子」的組織部、宣傳部、政法委等單位相比,統戰部仍屬於相對弱勢的部委。組織部主管幹部人事,宣傳部執掌新聞出版、廣電影視,政法委統轄公檢法司,而統戰部則主要是管理「無知少女」的黨外團體,即泛指無黨派、知識分子、少數民族、女性等等。

內地坊間有段子曰:「跟着組織部,年年有進步;跟着宣傳部,總是犯錯誤;跟着統戰部,沾光受照顧。」形象地刻畫了幾個部門的職能特點。但跟着統戰部「受照顧」的也多是黨外官僚。

故此,若同樣是省委常委,由其他崗位調任統戰部,相當於貶謫;反之,則屬於重用。孫守剛、田向利都屬於團派,二人分別擔任過山東、河北等省的團委書記,三十幾歲拜正廳,四十出頭升副部。孫守剛二○一○年已擔任山東省委常委兼宣傳部長,已長達七年,且一二年就當選十八屆中央候補委員。結果十九大出局,未能蟬聯。山東無論是經濟總量還是政治地位,都較河南為重,宣傳部亦優於統戰部,今次調職,貶官意味明顯。田向利同樣如此,其資歷更老,副部已近十年,擔任過「政治夏都」秦皇島市委書記,如今遠調千里之外的四川,刻意「矮化」,政治生命實際上已告終結。

其實,類似例子早已有之。原重慶市委常委兼秘書長范照兵,在薄熙來時期被調為統戰部長,薄下台後又被外調河北省委統戰部長,直到省人大退休。新疆的宋愛榮,是原「新疆王」王樂泉一手提攜,○五年就擔任政府副主席,後任黨委常委、紀委書記,是中共十六屆、十七屆中央候補委員、十八屆中紀委委員的「三朝元老」,一五年被外調重慶市委統戰部長,今年五月調任市政協黨組成員,以十二年副部資歷退居二線。這都是用統戰部作收容所的典型。

另一方面,以統戰部為墊腳石的亦不乏其人。李靜今年五月當選四川省委常委,十九大又當選中央候補委員,今次重用為重慶市委常委。

跨省重用 轉任要職

同樣的例子是原廣東省委常委兼統戰部長嚴植嬋,五月升常委,九月調任安徽省委組織部長,十九大當選候補中委。湖北省委統戰部長梁惠玲去年底調任河北省紀委書記,十九大當選中紀委委員。紀檢、組織崗位的重要性自然遠較統戰為高。

不止是地方層面,在中央亦是「同此涼熱」。令計劃由中央辦公廳主任調任統戰部長,藉此貶黜,調虎離山。而近十五年來,曾慶紅、賀國強、劉雲山、趙樂際均由中組部或中宣部部長躋身政治局常委,這也是統戰部長無法企及的。在上一屆中,孫春蘭臨時救火以政治局委員兼任統戰部長,但十九大之後,新任統戰部長乃是尤權以中央書記處書記兼任,較之中組部、中宣部由政治局委員兼任部長,仍矮了半截。

政情觀察員 白非

東方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