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改气引发的中国北方供暖危机背后

先解说一下北方的煤改气运动。这场席卷整个北方农村及城郊的浩大环保运动,源起于2017年夏季,一开始只是各地相对小规模的环保举措,鼓励农村统一安装供气管道并配装相应的暖炉,以减少散煤使用量。在推进的过程中,还出现过“煤改电”与“煤改气”这两种改造方向的争议。到了秋季之后,整个中国都卷起了一场环保运动浪潮,大力查禁各类环保不达标的企业。在这种背景之下,“煤改气”由于强大的政治正确性,一夜之间就提升了层次,各地纷纷加大了推进力度。到12月5日,发改委、财政部与环保部等十部委联合下放《北方地区冬季清洁取暖规划(2017-2021年)》,算是此前所有地方性煤改气举措的集大成者。这份文件我强烈建议各位去搜出来读一下。在这份文件中,讲述了当前天然气供应上的的种种不足以及改进举措,这些都是小问题,最关键的文字就在于下面这一段,煤改气的总体改造目标:“到 2019 年,北方地区清洁取暖率达到 50%,替代散烧煤(含 低效小锅炉用煤)7400 万吨。到 2021 年,北方地区清洁取暖率达 到 70%,替代散烧煤(含低效小锅炉用煤)1.5 亿吨。

 

对老蛮我这种全国首屈一指的经济数据狂来说,看到这组数据,真是眼前一亮。OK,我们来做一组最简单的计算。看看要替代这1.5亿吨煤,需要多少天然气。散煤的热值约为5000千卡/千克,7400万吨散煤的热值就是370万亿千卡,1.5亿吨散煤就是750万亿千卡。这就意味着,如果按照这份规划的字面意义来说,最迟到2019年,我国需要通过新增天然气供应,补足370万亿千卡的热值缺口;到2021年,补足750万亿千卡的热值缺口。请各位记住这两个数据,非常非常的重要。如果热值缺口无法补足,那北方人就要集体挨冻,不会有任何意外。

 

接下来的计算就更加清晰了。液化天然气的热值约为12000千卡/千克。2019年370万亿千卡的热值缺口,需要新增3083万吨的液化天然气。2021年750万亿的热值缺口,需要新增6250万吨的液化天然气。就算天然气在使用上的效率比散煤高吧,我这里将液化天然气的新增需求量再打个八折,然后取整数,我国为了实现清洁取暖的目的,2019年的新增液化天然气供应量需要达到2400万吨,2021年需要达到5000万吨这组数据已经没有任何折扣可以打了,再折扣下去的话,北方人就要集体挨冻了。并且,由于存在能量守恒的终极定律,即便是我大中国,也无从规避这个定律,哪怕还有“煤改电”或者集中供暖等其它选项,新增的能源需求,依然是必须的。所以液化天然气的新增需求,乃是刚性的,根本无从替代。

在这里我先强调一下,由于2017年秋季以来,北方各地运动式的推进“煤改气”工程,大干快上,砥砺奋进,事实上到2017年末,还没有实施煤改气工程的北方城郊和农村已经不多了。虽然我国现在没有整体上的统计数据,但是从各地政府此前接连发布的各种喜报来看,相信至少已经提前实现了2019年的小目标,距离提前实现2021年的大目标,也差距不远了。

然而现在问题来了:我大中国的天然气供应量,到底是多少?受益于越来越完善的国家统计局数据库以及海关进出口数据库,老蛮我很容易的就整理出了下表的数据。说明一下,气态天然气与液化天然气的换算公式为:1吨液化天然气=1495立方米气态天然气。事实上液化天然气最终都要被还原为气态天然气以供使用,因此下表中的国内气态天然气产量,已经包含了全部的液化天然气的供应量数据。

 

2017年1-11月,我国生产了1338亿立方米的气态天然气,同时进口了383亿立方米的气态天然气,总量1721亿立方,折11512万吨液化天然气,12月份的数据还没出来,不过从各种新闻上看,我国大力增加了进口规模,预计全年的供应量可折为13000万吨液化天然气,这个数据不会有太大的出入了。现在我们的问题在于,这13000万吨的液化天然气,能至少拿出其中的2400万吨,也就是至少拿出18.5%,供北方居民取暖之用吗?

2014年我国的气态天然气供应量可折算为8947万吨液化天然气,2015年的数据可折为9659亿吨液化天然气,2016年折11752万吨液化天然,呈现逐年稳步提升的趋势。这些天然气都已经有了既定的用途,最主要的用途是发电以及各类工业用气,比如陶瓷以及化肥行业。

 2017年,在我大中国大力推进“煤改气工程”的同时,从1月份一直到11月份,无论是液态天然气供应数据还是气态天然气的供应数据,一直维持着平稳,没有任何大规模提升的征象。进口数据同样非常的平稳,看不出任何大规模增加进口的迹象。这个国家从上到下,没有任何人意识到,煤改气工程将会带来至少2400万吨的新增液化天然气供应缺口。大家一起懵懵懂懂的高歌猛进,庆贺着环保的胜利。一直到11月份,取暖季到来,一场猝不及防的气荒由此席卷全国。

 一项注定要对数以亿计的北方平民百姓的生活造成根本影响的国策,无论是在制定上,还是推行上,根本没有经过全面科学的论证。没有任何人做过本文中的最简单的计算,没有任何人想到过天然气的供应缺口,没有任何人制定过应急预案。就如同开玩笑一般,一项国策就此出台,就此推行于天下。

我们必须知道的是,至少2400万吨的新增液化天然气需求,并不是分散在全年的,它集中在11月至来年2月,每个月都要新增至少800万吨液化天然气的量,而我大中国2017年11月份的最终供应量为161亿平米气态天然气,仅折1077万吨液化天然气,这个数据在整个2017年都维持着大致平衡。这个1000万吨左右的供应能力是与整条天然气产业链相匹配的。由于我国在2017年的一整年里,根本没有考虑过产量提升的问题,因此也根本无法在短期内提升供应能力。这意味着从2017年11月开始,至少8成的天然气产能要转为给北方民众取暖。并且这种非正常的状态,必须持续到2018年2月份之后。

并且,现实中我国大跃进似的“煤改气工程”推进得越彻底,这个冬季的天然气缺口就越大。我大中国在前期的欢庆了越多的环保胜利,在现在就要还更多的债。

 能源供应是一环扣一环的,能量守恒定律是必须发生作用的。彻底剥夺了发电与工业用气的需求,南气北调,去补足北方居民的取暖需求,接下来怎么办?电力所需的能源缺口怎么补?工业用气的缺口怎么办?要知道电力锅炉一旦从用煤改成用气,根本就不可能改回来。至于工业用气,同样根本无法用其它能源进行替代。这里的缺口又怎么办?难道为了取暖,就可以不发电了?就可以牺牲掉全国的天然气相关工业?

 我无从回答上面的问题。

 现在,北方的天气还不算很冷,还没有大规模的冰冻天气出现。就让我们一起祈祷,倘若天佑中华,这个冬季,就给我们一个暖冬吧。

 

老蛮,老蛮评说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