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朝關係一再蒙上陰霾


中朝友誼橋

江迅

韓國國防部長宋永武前往板門店聽取朝鮮軍人投誠調查報告;中朝友誼橋暫時關閉及金正恩不見中共訪朝特使,令中朝關係布滿陰影。

南北韓軍事分界線,板門店,韓美共同警備區。十一月二十七日,韓國國防部長宋永武前往板門店共同警備區警備營第二哨所,與韓美官兵一起午餐。歷屆韓國防長中,他第一個登上鄰近停戰線的韓美共同警備營哨所。宋永武聽取聯合國軍高層對兩週前朝鮮軍人南逃投誠的調查報告,視察了棄朝投韓士兵的南下路徑及韓方哨所的執勤區域。

宋永武指出,共同警備區是韓朝對話談判場所,與嚴陣以待的邊防哨所不同,韓方及早部署兵力,並透過紅外熱像儀發現死角,一些媒體所謂「第一時間應對延遲十六分鐘」的說法是站不住腳的。宋永武明確指出,除了聯合國軍司令部軍事停戰委員會查出的朝軍槍彈落於韓方一側,朝軍人員越過韓朝停戰線外,朝軍在共同警備區持有自動步槍等行為,都是違反停戰協定的。

據韓國情報部門透露,十一月十三日下午,一名吳姓朝鮮軍人冒著槍林彈雨穿越韓朝非軍事區而越過軍事分界線投誠韓方。事後,朝鮮當局在板門店共同警備區一帶採取嚴密封鎖措施,防止類似事件重演。朝鮮在開城到板門店的主要通道「七十二小時橋」上設置了關閘,並部署警備力量。四十一年前「板門店斧頭事件」後,朝鮮當局在七十二小時裏建成這座橋,由此得名。這次投韓的朝鮮軍人,就是駕駛軍用吉普車穿越該橋而走進共同警備區的。此橋坐落於軍事分界線上,在一九五三年朝鮮戰爭結束時,韓朝雙方就是透過這座橋交換戰俘的。在這一次投韓軍人跳下吉普車後經過的通道上,朝鮮當局還派出軍人和工人深挖了最深達一米的溝壑,以防車輛和人員越過軍事分界線。投韓事件後,朝方撤換了板門店共同警備區所有警備兵力。據悉,包括軍官在內,朝方共同警備區警備兵力的規模近五十人。

據一位韓國外交官透露,目前,投韓朝鮮軍人經兩次手術已恢復意識,能與他人對話,已轉入亞洲大學醫院外傷中心內的普通病房。這名朝鮮軍人在越過分界線時,五六處中槍,被韓方營救後送醫治療。該朝鮮軍人非共同警備區警備兵,而是負責支援共同警備區警備兵的後方支援部隊。自二零一六年六月以來,已有四名朝鮮人成功越過非軍事區投誠。叛逃的朝鮮士兵都冒著生命危險,躲過幾可奪命的嚴密火力布防,才成功抵達安全地帶。

十一月二十九日凌晨,朝鮮再次發射一枚彈道導彈,美國國防部表示該導彈是洲際彈道導彈,發射高度是歷來最高,據推算可覆蓋美國東岸大部分地區,令半島局勢再次升溫。

連接中國丹東和朝鮮新義州的中朝友誼橋日前暫時關閉。北京外交部的解釋是「由於朝方提出要維修橋面,這一兩國之間陸路通道的大橋短期關閉,以供朝方維修」。由於長期來中朝貿易有七成是在丹東靠這座大橋運行的,突然關閉引發諸多猜想。據悉,中朝友誼橋將於十二月三日重新啟用。鴨綠江兩岸曾由一座公路橋和一座鐵路橋貫通。公路橋,即下橋,今稱斷橋,又稱端橋,一九一一年建成,五零年遭美軍攔腰炸斷。鐵路橋,即上橋,今稱中朝友誼橋,一九四三年建成,五一年由鐵路複線改為單線,拆除部分改為公路,此橋變更為一側公路橋,另一側仍為鐵路橋。據丹東市政府一位官員說,中朝友誼橋上一次關閉,是二零一五年九月,當時因為橋面破損和一輛卡車傾覆而臨時封閉,一個月後重新通車。

中朝兩國近期關係一再蒙上陰霾。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特使、中共對外聯絡部長宋濤十一月十七日出訪朝鮮,通報有關中共十九大的情況。中共上次派遣特使前往朝鮮,已經是二零一六年二月的事了。十一月十七日和十八日,宋濤先後與朝鮮勞動黨中央副委員長、朝鮮勞動黨第二號人物崔龍海,及朝鮮勞動黨中央副委員長李洙墉會面。宋濤此行未能見到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連送給金正恩的禮物也是由崔龍海轉交,而沒能親自給金正恩本人。宋濤在抵達當天就見了崔龍海,因此這時候他已經知道此行見不到金正恩。不過,諸多媒體當時仍誤導讀者,抱持金正恩會出面見他的期待。

二零零七年十月,中共十七大後,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宣部長劉雲山訪問朝鮮,先與時任朝鮮勞動黨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中央書記崔泰福舉行會談,並於次日會見金正日。一二年十一月,中共十八大閉幕後,時任中央政治局委員、全國人大常委會副主任兼秘書長李建國訪問朝鮮,會見的首位朝方代表是時任朝鮮勞動黨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金己男,次日李建國就與金正恩會面。劉雲山、李建國都是政治局委員,而這次出訪朝鮮的宋濤尚不是政治局委員,派他赴朝引發金正恩的極度不滿,中朝關係依舊布滿陰霾。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